1219.第五部 第四百七十四章 吞噬!【四更!求月票!】

  <第四更!>

  君莫邪顿时就想到:难道我缺少的就是这种媒介?!

  君莫邪看向战狂的眼神,简直就好象猪八戒看着人参果一般。这种眼光,让九幽十四少都感觉到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忒暧昧了吧?

  不过,君莫邪可不敢轻举妄动的。

  因为这里面,毕竟还有战狂的灵魂存在!若是把这家伙完整地弄进鸿钧塔之中,却也不知道会搞出什么意外出来。这家伙可是一个标准的破坏狂……

  还是小心一些为妙。

  但究竟要如何小心、如何才能将两者分离呢?

  君莫邪拧着眉头,看着半空中的烟雾,不断思索着。到底该如何才能吧这家伙灵魂剥离出来?

  眼看着战狂的身体又在半空中再度慢慢凝聚,显然又要重凝人型了;君莫邪突然将心一横,身子一晃消失,他消失得是那么快,竟连炎黄之血也来不及收进去,在外面来回的游荡。

  九幽十四少和古寒不知道君大少爷要做什么,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四处张望,难道这小子看这玩意太变态,胆怯得跑路了?不能吧?!

  就在下一刻,空中贸然出现一片水雾,足足弥漫了方圆十几丈的空间,随即渐次凝聚,将战狂变化出来那团青色烟雾全数笼罩在其中。然后又变成水滴,并且迅速冷冻起来。

  然而那青色烟雾却不因为周遭温度的改变而变化,依旧在冰里面持续氤氲浮动,似乎全然不受影响。

  君莫邪的身体再度出现,伸手一指,一股极寒之气自他的手指尖突兀发出,就在九幽十四少和古寒两个人瞠目结舌之中,之前凝结的那块冰块自普通冰块在肉眼看见的时间里,转化成坚冰,然后眨眨眼之后,已经变化成了玄冰!

  九幽十四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惊人变化,不由得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但他再度睁开眼睛时,却又忍不住大吃一惊。

  因为面前的玄冰,不复存在了,因为玄冰变成了冰髓!

  冰髓!

  居然是冰髓?!

  九幽十四少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

  这等百世无觅、千古难见的奇宝,就在自己的眼前如此轻而易举的形成?

  更是以人力,在顷刻之间形成的!

  九幽十四少当然不知道,这一刻,君莫邪再一次的启动了鸿钧塔的力量!想要将水瞬间凝结成冰髓,若是靠他自己的力量,那是打死都是做不到的!

  眼前冰髓,通体透明,,青色烟雾在冰髓内中虽然还能略略移动,甚至其中一小部分已经成功飘了出来,但看得出来,它的移动速度在冰髓所散发的极寒温度之下,已经变缓了很多。

  君莫邪手一招,炎黄之血闪烁着寒芒来到他手里,君莫邪并无犹豫,更不怠慢,就在那青色烟雾变得稍微一缓的时刻,瞬间立即贯注了全身的灵力于炎黄之血之上,高高举起长剑,一剑斩了下去!

  风雷之声骤起!这近距离的一剑出手,其威势竟然如同天崩地裂一般的威猛!

  君莫邪的目标乃是眼前这块冰髓的一个角。

  在这一角内中包含的淡淡青色烟气并不多,最多也就只占总体数量的二十分之一!

  “刷”的一声,剑刃与冰髓毫无花假的正面接触,即时在空中爆发出一阵五颜六色的奇异光彩,竟没有半点响声,那一块目标冰髓就掉落了下来。

  断落下来的冰髓里面,极少量的青色烟气发出嘶嘶的一声怪叫,有一道白色的光影即时飞了出来;而后面,冰髓之中困囚的那一点青色雾气也似在极力挣扎地往外跑。

  君莫邪随手一指,炎黄之血“刷”的一下斩在了那一点微弱的白光之上;同时君莫邪手一扬,之前被他砍下来的那一块冰髓在眨眨眼的时间里,彻底消失不见,被君大少爷收到了鸿钧塔世界之中。

  至于那一点白光在被炎黄之血斩中的刹那,突然发出一声近乎无声的、却又足堪震撼灵魂的惨叫声。刹那间分成三段,其中两段自剑尖上拼命的分离出去,最后一段才刚接触到剑尖,炎黄之血剑身突然光华大盛,早已将那一点点白点全数吞噬!

  而困囚在那一大块冰髓之中的青色烟雾与外界的烟雾同时剧烈的翻滚起来,随即,一声恐怖到几点的嘶啸颤抖着发出,“砰”地一声,一大块冰髓竟被生生炸裂,一缕青烟以完全不同于刚才的速度迅雷不及掩耳的聚集到一起,然后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破空而去!

  还未来得及眨眼睛,这道青光已经消失在天际!

  其势如电,这样的速度,竟然连九幽十四少和君莫邪也没来得及拦阻!

  这三人正在瞪着眼睛面面相觑之时,炎黄之血的剑身上突然爆发出异样光芒,其闪亮程度将令到这三人也几乎睁不开眼睛,随即又发出一声充满痛苦意味的剑鸣,整个剑身突然颤抖起来!

  刚才那一个小光点,虽似细微,实则却是战狂整个灵魂中的一处分点。而他的灵魂,就打散隐藏在所有的九幻流沙之中,一旦被极寒之气冰封,自然要分散于各处。

  而君莫邪刚才冒险所出的一剑,正是借助因为被冰髓封锁的瞬间而导致灵魂意识来不及收拢的短暂时刻予以出手,正可谓是恰到好处。

  最终正好将战狂灵魂的一小部分自整体上生生劈落了下来!

  而炎黄之血的出击,正是击楫中流!

  准确地将那一点点战狂的灵魂生生截住,并且立即开始吞噬,彻底阻绝了其逃生机会!

  但战狂半圣的灵魂也委实是强悍,在发觉到不对的瞬间,竟能当机立断,壮士断腕一般地那一点点灵魂再度分成了三分,自炎黄之血的剑锋下逃出了三分之二,委实了得!

  而刚才炎黄之血的剧烈反应,却是因为吞噬了战狂那一点点灵魂而造成的反噬。

  这种激烈的反应,连君莫邪也吓了一跳!

  季博文身为二级圣君,炎黄之血也是说吞噬就吞噬,可说没有丝毫的难度。但战狂这位半圣的貌似连百分之一也还不到的灵魂碎片,怎地竟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噬,居然还能够与炎黄之血的本体剑灵争夺炎黄之血的控制权!

  君莫邪哼了一声,伸手抓住剑柄,将本身精纯的开天造化功灵气源源输入。

  炎黄之血剑身骤得强助,精神大振,散发出来的光芒越来越耀眼,

  再过片刻,在一声嘹亮的剑鸣之余,剑尖突然射出一道浑圆的剑气,凌空扶摇直上,穿破云雾消失无踪!

  炎黄之血的稚嫩声音在君莫邪脑海中响起:“好险哪,这家伙的灵魂怎地竟这么的强悍!猝不及防之下,险些让本剑大爷吃了大亏!”

  君莫邪似乎看到了一个七八岁的小正太在伸手擦冷汗的黑头模样,不由得微微一笑。这货,几乎吃了大亏居然还自称大爷……有这么当大爷的吗?

  心中却也是暗暗地叫了一声侥幸。

  幸亏自己没有将那整块冰髓全部收进鸿钧塔的内中,看这样子,若是那家伙真个进了鸿钧塔,说不得还能跟自己抢鸿钧塔的控制权,而且看这样子……自己没准还真整不过他……

  不过是百分之一的灵魂碎片,炎黄之血本身都不能以独力制服……

  这战狂的实力当真也太强悍了!

  君莫邪想了想,随即释怀:人家毕竟是活了万多年的老妖怪!一个活了上万年的灵魂得强悍到什么地步?那直接就是想都不用想;更何况,他还是九幽第一少的直系徒孙,若是没有这么强悍的程度,自己反而应该觉得奇怪……

  九幽十四少和古寒这两大高人虽然眼睁睁地看到事态的发展,却仍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人尽都是迷惘地望着君大少爷,一头雾水!

  这是咋回事呢?

  刚才战狂化身的那团青色烟雾不是不能动么?为何在一瞬间之后竟然能动了?而且还是一动就是那种惊雷掣电一般的极速移动?竟快得让自己都来不及反应!

  这可真是奇了!

  他们两个却不知道,刚才战狂感受到了足以致命的极度危险,直接当机立断采取了燃烧灵魂的方法,催发自身所有的残余潜力,将冰髓生生炸开,亡命而去。

  虽然炎黄之血刚才就只吞噬了他百分之一不到的灵魂,但这次伤害对战狂而言,却是永久性的!战狂虽然暂时能够以闪电般的速度遁走,但只要这股因秘法而激发的力量消失,他就会掉下来,而且,实力还要倒退一大截!

  “他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围堵他了!”古寒叹息一声,道:“若是让他吸食了太多生命的精血,重新生长出来人类器官,恢复到一切与人体无异的话,那么,战狂的实力就能恢复到他生生世世最巅峰的时刻!到那时……大陆就会再度陷入危机之中,或者比眼前的危机还要更甚……”

  九幽十四少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君莫邪心情也有些沉重,道:“不管如何,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还是以应付眼前大战为首要,未来的事情未来再算吧!”

  心中却暗想道:他现在的灵魂不完整,难道还能恢复到巅峰吗?

  古寒二人同时长叹,只得如此了!。

  鸿钧塔中,君莫邪刚才将那一整块的冰髓扔进了鸿钧塔第六层,现在,正在缓慢的分解之中……

  鸿钧塔里面,无数的鸿蒙紫气,氤氲围绕过来,按照君莫邪的意愿,一点一点的渐次分解冰髓,此外,鸿蒙紫气更在不断的向着那烟雾里面渗透着……

  君莫邪在等待,也在憧憬期待,鸿钧塔到底能否将这一小片青色烟雾,还原成九幻流沙的原始形状?

  <今天真的码不动了……连续这些天,神经绷得紧紧的,就没放松过。从补欠开始,等于是连续爆发了将近一个月了……

  感谢兄弟们的支持。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感谢烽火铁杆、非非少爷等等兄弟的大力打赏!谢谢你们,你们让我知道,我并不孤独!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