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2.第五部 第五百零七章 恩仇了了,成人之美!

  而灯下黑,更是实打实的诛心之言,动辄可能会牵连到整个管家!

  “是么?那么我要恭喜邪君大人,因为你终于找到我了,再也不需要念想了。”月儿娇躯颤抖了一下,却还是倔强的道:“当年,君战天杀我全家,就只剩下我这一根独苗,而如今,你这位君战天的孙子,灭绝了我,也算是斩草除根,永无后患了。”

  “不!”管清月大声叫了一句,突然转向君莫邪,嘶哑的哀求道:“君三少……请你,请你放过她!放过月儿!求你放过她!她是我一生最钟爱的人!最爱的人啊,没有月儿,我……我活不下去的!”

  他的身躯颤抖着,嘴唇也在颤抖着,眼神中却已经满是绝望。因为他清晰的看到了君莫邪眼中的浓烈杀机,嘶声叫道:“君三少,你现在与我姐已经是眷侣,难道,你连自己小舅子的幸福也要剥夺么?求你……%”

  君莫邪浑身一震。不得不说,管清月这句病疾乱投医的说话,却是刚好说到了点子上。

  君莫邪之所以不能容忍月儿,却是因为这个女子对君家始终存有不良企图,甚至是现在,甚至是在为大陆战斗,但她眼中心中,对君家的愤恨却是始终没有减少半点!

  “月儿,你的父亲是谁?你的祖父又是谁?为何对君家有如此深的仇恨?我相信我爷爷不会是一个滥杀无辜的刽子手,若你能说出一个道理来,我或者可以还你一个公道!”君莫邪轻叹了一口气,慢慢问道。

  “难道还能冤枉了你祖父?我祖父乃是楚铁成,原大燕国护国大将军!天香国立国,君战天率军征伐,我祖父兵败,最终惨死于君战天的屠刀之下!”月儿姑娘双目含泪,瞪着君莫邪道:“当年大燕国亡国,我父亲楚长风带着一家老小投身宇唐,为宇唐帝国大将,却在与君无悔的交战之中,兵败被杀!”

  “祖父父亲先后身死,楚家再无依靠,又或者是人离乡贱,就只在一夜之间楚家被宇唐世家蚕食一空,家败人亡,我千里迢迢赶到天香,就是为了复仇,楚家的一切不幸都是源自于你们君家,你们满门都是最血腥的刽子手!”

  君莫邪冷笑起来:“我还道家祖当真有作过什么丧心病狂、丧尽天良的龌龊事!原来所谓仇怨——就只是你祖父你父亲都在战场被杀,你家因而家败,而姑娘将这份不幸就全归功于我君家头上了!?姑娘就是这个意思吗?看来若以姑娘的论调,当年要是家祖、家父没有在战场上取胜,就会摇身一变,变成姑娘一家的大恩人了是吗?是这样吗?是否败给你祖父,我君家家破人亡就是应该的?!”

  月儿闻言不禁愣然,她自小变因为家败而颠沛流离,受尽苦楚,早将自身的不幸全数归结在君家头上,只觉若无君家,自家仍是美满幸福快乐的世家,却从不曾站在其他立场思量,今日突闻君莫邪反问,竟如醍醐灌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君莫邪又道:“哈哈……姑娘的仇恨论调实在是很强大,若以姑娘的理论说来,那我君家的仇人,当真是要遍及天下?我们爷孙三代征战沙场,死在兵锋之下的,何止数百万而已?每个人的家属都要报仇……区区君家又能有几颗脑袋等你们来报仇?当真是可笑!恩,今日之后,还要再多加上一个满手血腥、残敌无算的君莫邪,本君今日可是一股脑杀死好多好多的异族杂碎,足有数十万!估计他们也很想来找我报复,因为我可是阻止他们进入玄玄大陆的最大阻碍来着!”

  君莫邪之前也没有想到,月儿所谓的血海深仇,竟然是这么回事。这份因果说对月儿来说,或者是委实难以承受的,但对君莫邪来说,却很可笑。

  真的很可笑!

  军人的责任,从来就只有保家卫国,战死沙场,本就应该是每一位战士的最后最好的归宿。若是每一位战死沙场的将士家人都要去找对方敌对将领寻仇,那就真正天下大乱了……

  军人与军人之间,从来也无仇怨!

  就只有彼此的立场不同!

  仅此而已!

  管清月紧紧地拉住月儿,抱着她的胳膊,紧张万状地解释道:“君莫邪,……姐夫,您听我说,这段时间里,我一直都在劝她,其实…月儿的仇恨,如今已经放下很多了,姐夫,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只要月儿跟我在一起,绝不会做出什么有害君家的事!”

  管清月紧张之下,却是连姐夫也叫了出来,不但接二连三地叫了,更是几乎就将这个称呼直接定位了!

  月儿被他抓住胳膊,心中虽然仍有几分不情愿,脸上神情依然悲愤,但却没有再挣扎,其实她如何不明白个中道理,只是因为心灵的一线寄托,而不愿正视这个问题,今日得君莫邪当头棒喝,什么也都了然了。

  “你保证?你保证得了呢?!若是我要斩草除根、非杀不可呢?”君莫邪脸色一寒,森然问道。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杀意。月儿的仇恨,说起来貌似是不共戴天,但实际上,就只是一个小女孩的心灵寄托罢了。

  楚家家破人亡,正是因为“报仇”这个思想才支撑她活下去,一直持续到如今。

  若是连这份信念也倒塌,恐怕这位月儿姑娘也就随之崩溃了。

  君莫邪不杀的主因,却也不是为了月儿是自己小舅子可能的女人,小舅子……确实是有一定面子的,但这面子,却也要看君大少肯不肯给他,能给几分……

  最主要的因素,却是在于……现在的月儿,实在太弱,是在太……弱了!

  她现在仍就只有不到金玄层次的粗浅修为,这样的修为,就算是现在君家实力最低微的一人站出来一动不动的让她拿着刀砍,恐怕直到她累死也未必能砍倒一根汗毛去。

  阴谋诡计确实可以对付高手,但可以针对的范围仍有其极限。对付超出世俗力量的高手……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笑话一则。

  君莫邪从来都是最现实的人,以君家现在所拥有资格地位强大实力,月儿这样的存在,在他心中只怕连蝼蚁都不如,根本就不必特别在意。

  “若是你一定要杀,清月愿以身代!”管清月神情一怔,突然两眼一红,咬着牙说道:“若不能以身代之,情愿同死!执子之手,同赴黄泉!”

  一句话说完,管请月的嘴唇已经被他自己生生咬破了,鲜血直流!但他却是擦也不擦,两眼眨也不眨的看着君莫邪,缓缓跪了下去!

  “清月!”月儿一声惊呼,心痛万分地看着他,只觉得心神激荡难言,一时间竟然完全说不出任何的一言片语。

  就是这个男子,一路的追求自己,从未改变过。哪怕是自己从未假以辞色,他却是从未改变初衷。一直傻傻地做着自己所看不起的事情,尽一切可能来讨好自己。

  当初,自己为了报复君家,布下计谋,特意的接近他,利用他,他却对自己从未怀疑。等自己得到了想要的情报,一声不吭地离开他去了天香城,他也毫无怨言。再到后来在天香城重见自己,他仍是一如既往的痴情。

  后来,自己的计谋被君莫邪洞悉,迫于无奈逃离天香城,却赫然察觉,在君家如今的强大势力之下,天地之大,竟然似已无自己可以容身的地方。也正是在这时,管清月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宁可与家族反目,也要保护自己。在之后的这段日子里,为了保护自己,几次被父亲管东流打得遍体鳞伤,却也始终不悔。

  今日,又是为了自己,就在自己大仇的面前,强得无可抗拒的绝代强者面前,他放下男人的尊严为自己求情,他更甘愿放弃自己的生命,来换取自己喘息的机会。若是自己一定要死,那么,他竟然要与自己同去!

  如斯真情,天下间几个男子能为自己做爱的女人做到这一点?

  自己已经得到了这么多,为何还不知足?

  如此真情,为什么自己从前就从来没有注意到!难道我的心真的瞎了吗?

  这一刻,月儿一直尘封的心,竟然被管清月这个痴情少年深深地拨动了。

  管东流长叹一声,呐呐道:“君……三少,这件事,说起来委实是我管家对不住君家,清月就是如此的痴情,老夫一时间无可奈何……也只好将这件事暂时拖下来,此次前来天南助战,原本也就只是打算为大陆出尽一点心力,若是能遇见你,解说清楚自然最好,若是遇不见,一家人也就战死在这里,一切也就都随风去了……”

  一侧的管清波神色淡淡的看了这边一眼,其实这位管家的大少爷,对自己的弟弟如此痴迷一个女子,很是不屑,大丈夫何患无妻,至于这样吗……

  君莫邪淡淡的点点头,向管清月道:“管清月,你真肯替她而死吗?也罢,你已经开口了,我怎么也得买你一个情面,也不用同赴黄泉,若是你真的替她死去,我便饶她一命,也无不可,反正我能收到一命也就足够了,或者你死,或者她死,谁都可以!”

  这句话一说出来,谁都知道君莫邪是非杀月儿不可了。

  一时间众人尽都脸色大变,纷纷心中暗骂君莫邪太过于不近人情了。

  但管清月却是一跃而起,大喜过望的道:“此言当真?”

  “人言为信,人无信何以立足人世,我君莫邪从来不说戏言!”君莫邪淡淡地道。看这小子这样子,当真是情入骨髓了……也罢,我就成全他一把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