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6.第五部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上刀山下油锅

  “及后大战结束,一路回来,我正是有感到这件事实在是不好开口……咳咳。”君莫邪故作惭愧之色道:“我的脸皮,终究还是太薄了一点,若不是今天你来逼问,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得以跟你说起,我这人就是这样,容易害羞……”

  乔影霎时间只觉得自己心中翻翻滚滚成了一团。

  一股又好笑,又好气,还有些伤感,或者说有些怅然的感觉油然而生……这许多种复杂到极点的情绪同一时间涌将上来,这种紊乱的感觉,真真是难以形容……

  百忙之中,还是忍不住鄙视了君莫邪这货一眼。就这货脸皮的厚度,估计天柱山的厚度都要俯首称臣,居然还可以摆出一副“我好惭愧”的样子说‘我的脸皮终究还是太薄了一点’……这话才是真正的滑天下之大稽!是问这天下还有人能比你的脸皮更厚么?

  那才是杀了我的头也不信的!

  “既然无法开口,那还是索性不要开口好了!今日之事府主大人就当没发生过好了,乔影自有求生之道,却也不用府主大人劳心费力、勉为其难!”乔影咬着牙,羞恼万端地抛下了一句说词,带着一股香风飘飘摇摇的飞走了。

  一边走一边红着俏脸的乔大美人,不知道是羞怯还是太过于恼怒,低低的声音骂了一句:“还是当日那个该死的登徒子!”

  不过气恼的却是……这家伙居然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貌似是他吃了多大的亏一样……哼!

  只是经过如此狗血的一闹,乔影心中之前那股沉重如山的悲戚,却也在无形之中消减了很多。

  “喂,乔姑娘,关于这件事你说当作没发生过可不行啊……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对于令师古老的临终托故,在下是必定要做到的呀!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你不能陷我于不义之地吧,……恩,我的意思其实,其实……”身后,君莫邪那很有些焦急的声音紧追不舍的钻进了耳膜。

  明显可以听得出来,君大少对这件事很有些执着的意思:“乔姑娘……额,小影…那个…你先别忙着走,咱们俩再商议一下如何才能完成古寒前辈的遗愿,究竟是以什么方式,或者什么仪式,或者什么姿势……”

  某人前半段的说辞可谓极尽道貌岸然之能事,更占据了道义的至高点,可惜再接下去就露出了本来面目,一些该说的不该说的,能说的不能说的话尽都出溜出来了……

  “商议你个死人头!你个卑鄙无耻下流下作的登徒子,谁管你什么仪式,什么姿势……”乔影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带着羞不可抑,最后已渐渐微不可闻……

  显然乔大小姐已经逃得远远的了。一边逃一边骂,几乎要狠狠地咬死他才解恨。完成我师傅的这遗愿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你这无耻之徒……

  君莫邪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老天,可算是对付过去了,真他娘的要命!不过转念一想,顿时又遐想连篇:恩,乔影最后一句话是‘谁管你什么方式什么姿势’……额,这句话,含义很深呐……是不是说霸王硬上弓的方式也可?额,姿势方面就随便?

  想着想着,君大少眯着眼,露出了狼一般的笑容……

  其实人家乔大小姐说的乃是气话,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但君大少却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么一路YY下去,居然就无边无际了,脑袋一转就是无穷无尽的少儿不宜……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大陆各地依然平静无波。

  似乎战狂已经彻底销声匿迹,干尸的类似惨案,再也没有发生。而飘渺幻府方面依旧沉寂,全无动静,甚至没有任何一点信息传出来。

  这次因天柱山意外倒塌,异族全面入侵的危机来的迅速,去得却也迅速,前后就只得两月余光景,这项困扰了玄玄大陆顶级强者身上的终极烦恼彻底拔除了,虽然玄玄大陆方面也为此付出空前惨重的代价,整个大陆的玄者实力层面向下滑落了多个层次,整个大陆的玄者,尽都开始休养生息,往昔随处可见的豪健玄者,如今竟是难觅其踪了!

  至于玄者之外的人群,尤其是寻常百姓,却是几乎彻底游离这次风波之外,基本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随着战局的尘埃落定,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邪之君主君莫邪君大少爷在这段时间,却更加的神龙见首不见尾。

  每天晚上还能见到他的身影,晚间的大少爷找找管清寒独孤小艺苗小苗,或者来个大被同眠,或者单独操练,额,顺便在吃饭的时候调戏调戏众女口花花一番……

  但在白天,大少却是直接不见人影。一直都在鸿钧塔之中潜心修炼。每天十二个时辰,差不多有八个时辰以上的时间都花费在练功之中!

  不仅是他,梅雪烟现在也是这个样子,每天跟着君莫邪进入鸿钧塔练功,全力以赴的提升自己的修为。

  现在整个天罚,甚至玄玄大陆整个世界,就以他们两人实力最强。若是战狂一旦出现,必然也会有他们两人作为绝对主力出战!

  万万是松懈不得的!

  这两人的实力虽然已经极强,君莫邪目前更已挤身半圣强者层次,但距离战狂,这个老牌子终极强者还有相当的差距!尤其如今的战狂还是一个几近打不死的异人,他的这项特殊能力对于这场大战无疑更是增加了许多的难度。

  君莫邪除了加倍努力练功之外,更将大量的精力都用在炼丹上,鸿钧塔之中的天材地宝可谓堆积如山,用之不竭,任他如何挥霍,也挥霍不尽,不知道是不是熟能生巧,反正君大少爷目前的炼丹手法可说是越来越熟练了……

  至于梅雪烟则是心无旁骛的专心用功。一心修炼开天造化功,晋升本身功力层次。

  与君莫邪不同,君莫邪的本身修为与开天造化功的境界乃是齐平的,连心境,也可以慢慢的调整上去。心境、神魂境界、功力浑厚程度、开天造化功进境、鸿钧塔境界……这都是完美地达到了同步,更自发地融成一体!

  只要以上几项真正完美融合成功之后,也就意味着君莫邪再度达到突破边缘,到达开天造化功第八层境界的边缘,随时可能再度突破。

  这却是君莫邪特有的特性,别人羡慕不来的!

  而且君大少爷体内五行之力、风云之力、雷电之力,这些神通自然之力也尽都达到了完美的平衡。现在唯一欠缺的,就只有阴阳之力。

  现在的君莫邪,处在阳亢阴抑的微妙状态。

  一旦能够调整到阴阳平衡的地步,便会即时开启鸿钧塔第八层,正式步入开天造化功第八重境界。但君莫邪却隐隐感到,这方面却是决计不能有丝毫躁进。功力未到,就贸然提升的话,恐怕不是什么美事。若是不小心来个阳剥阴消,亢龙有悔什么的,事情就真正大条了!

  所以君莫邪现在正在鸿钧塔中竭尽一切可能锤炼自己的力量、心境,所有属于他的力量,无论是玄功还是神通术法,所有的能力都在一一的压缩,一一的互相并拢,然后再进一步熟练掌握,最后将之融成一体。

  但在最后融合的那一刻,却总是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难以水到渠成……

  君大少仍旧持续在艰苦奋斗之中……

  梅雪烟则是一心一意的冲击开天造化功。

  她与君莫邪有着太大的不同——她的本身心境和功法境界,远远超越她目前所达到的开天造化功境界层次。

  梅雪烟目前所拥有的功力,却是战后回归天罚之余,君莫邪不断地炼丹,梅雪烟自然是第一个服用对象,如此连番提升之下,功力已经飙升到了圣君四级层次,而她的开天造化功修为境界,却仅仅才是突破第三层而已。

  这无疑就是一个相当之明显的瑕疵,就好像一个人的身体之内同时存在天与地一般,差距实在太大了。

  所以梅雪烟必须要在开天造化功上多下功夫,尽快提升本身修为境界,以她圣君四级的强横功力,若无相当的心境加以驾御,极容易出现走火入魔的现象,而她又不象君莫邪有鸿钧塔自发加以制约,而要比较完美的驾御圣君四级功力,至少也要拥有开天造化功第五境界,才能彼此匹配,正常运用,进而发挥。

  君莫邪因为有鸿钧塔傍身,可以完美地弥补他之缺陷,却也因此抽走了君莫邪所吸纳的大部分力量,所以君莫邪目前虽然已臻至开天造化功第七层的巅峰层次,但实际上的能力,却有差不多五成的功力完全施展不出来。

  这一点又与梅雪烟截然不同。

  总而言之一句话,两个人都是在昏天黑地的修炼,力求可以尽早使本身能力得以最大显得的发挥运用……

  鸿钧塔之中的灵气,每天都如同山呼海啸一般的来去,有如百川汇宗一般疯狂注入两人身体之中,然后又自动地从外界吸取海量能量,补足进鸿钧塔之中。

  鸿均塔的作为令到天罚森林上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斗形,上方的宽阔足足有数千里方圆,越往下越窄,以至于整个大陆的灵气,就这么从四面八方的汇集过来……

  …………

  <听说乌山云雨那货的《玄天邪尊》进入了移动手机阅读书库……羡慕嫉妒恨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