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鞭杀

  “这......怎么可能!”

  季大师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那可是足以一击击杀下品宗师的道法天雷,怎么可能被萧动尘抓住。

  “今日我便用它杀你。”

  萧动尘轻轻开口,握住电光的手掌,对着季大师轻轻一挥,那宛如长蛇般的电光,仿佛一个鞭子般,强悍的未能,在空气不断传出炸响,对着季大师劈头盖脸的打去。

  一瞬间,形势突然逆转。

  眼见那雷光长鞭挥来,季大师的脸色顿时变得没有半分血色。

  他可不是萧动尘,没有这种手握雷电的手段。

  若是被天雷轰到身,绝对是死路一条。

  危机时刻,他也顾不得其他了,再次从腰间抽出一张符纸,狠狠朝着前方一抛。

  真气注入其,顿时,那符纸迎风暴涨,变成有一米见方。

  而这还没完,也在这时,季大师再次对着自己的胸口狠狠一拍。

  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落到符纸。

  得到了鲜血的滋养,那一米见方的符纸立刻闪烁光芒,用朱砂画出的字符红光更盛。

  “轰!”

  也在这符纸闪烁光芒的瞬间,从萧动尘手挥击过来的雷鞭,也狠狠的击打在了这黄色符纸之。

  只听一阵宛如金铁轰击的声音在两者碰撞之处传出,明明是雷光和符纸的碰撞,可此刻竟然有火星溅出。

  “噼里啪啦......”

  这片地带,完全被雷光和赤霞充斥。

  被雷鞭抽打,那符纸赤霞连闪,将雷鞭完全挡下。

  符纸后方,见雷鞭被符纸挡住,季大师顿时送了一口气。

  他这道法天雷,虽然恐怖,但却只有一击之威,只要被挡住,算暂时逃过一劫。

  只是,还没等他悬着的心彻底放下去,看到接下来的一幕,再次提了起来。

  只见一击不,萧动尘竟然再次抬手一挥,那雷鞭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是带着更为强悍的威能,再次朝着符纸抽打而来。

  “怎么可能?!”

  季大师惊骇失声,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这样喊了。

  耀眼的雷光,没等季大师的话语说完,第二次落到那符纸之。

  “咔嚓!!!”

  一道裂缝猛然从符纸的央裂开,这裂缝不大,但却是着实存在,让季大师的瞳孔猛地一缩。

  符纸的赤霞继续闪烁,终于是将这第二道攻击抵挡下来,不过,虽然如此,可那朱红色的字符,却是变得黯淡了许多。

  “逃!”

  眼见萧动尘第三鞭要挥出,季大师再也生不起对抗的心思,只想着返回宗门。

  他知道,自己今天太过托大了,萧动尘的强大,根本不是他能对付的,他想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

  逃!

  但也在他这念头刚生出的瞬间,动作都还没来得及做出。

  那雷鞭,以一种前两次速度都要快数倍的速度轰然打来。

  “砰!”

  连续抵御了两次轰击的符纸,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在这雷鞭的击打之下,砰的一声,瞬间化作漫天碎屑,还没落地,纷纷自行燃烧,变成飞灰。

  季大师只见一道耀眼到极点的光芒在他眼前掠过,他下意识的想抬手去阻拦,但还没等抬手,他感觉身体一麻,眼前一黑,失去了全部的知觉。

  而这个时候,萧动尘手掌也缓缓松开,没了他的控制,那雷鞭只是扭动几下,全部消散。

  没了雷鞭的存在,整个走廊的雷光全部消失,顿时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除了墙的大坑和地的灰烬之外,好像刚才的一幕幕都是幻想,从来没有发生过。

  “结......结束了?”

  陈立行不可思议的看向萧动尘,然后目光在周围扫过。

  最后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没有看清,只看到一道强光爆闪,再睁眼时,变成了现在的这一幕。

  “这?”

  穆刑也是一脸茫然,刚才的他同样什么都没有看清。

  萧动尘最后的那一道雷鞭太强大了,那强光刺的他眼睛生疼,完全不敢睁眼。

  他看向站在墙壁边缘的季大师,只见季大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睁着,神情呆滞。

  他的身并没有什么伤口,只有嘴角带着些许血迹,是先前自己喷出来的。

  至于其他人,此刻甚至还都没法睁开眼睛。

  即便是陈方宇几人也都不行,陷入了暂时性的失明。

  “萧前辈?”

  看不出个所以然,陈立行只好看向萧动尘。

  萧动尘负手站在原地,脸无悲无喜。

  此刻听到陈立行的呼喊,微微转身,回过头去。

  “穆刑......对吧。”

  不过,他却只是看了陈立行一眼,将目光移向了穆刑。

  穆刑心底咯噔一声,头冷汗瞬间冒出来了。

  他知道,萧动尘这是要清算了。

  “萧......萧前辈,这次是我穆家错了。”

  穆刑脸色惨白,身体如筛糠,在不住的颤抖。

  也幸亏这走廊没有其他人,否则的话,看到这一幕,定然会觉得怪异。

  一个古稀之年的老爷子,面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竟然会做出这样一幅姿态。

  “我知道。”

  萧动尘点了点头。

  “萧前辈......”

  穆刑还想说什么,但到头来,却忽然化作一声哀叹。

  “萧前辈,还请放过我们穆家一次。”

  穆刑老脸满是悲哀之色,下一刻,他猛然运转起内劲,一掌拍向自己的胸口。

  “噗!”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穆刑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了,更是有一道道死气缭绕去。

  不止如此,他身的气息,也在这一刻全部消散,好像一个迟暮之年的普通老者。

  “算你聪明。”

  萧动尘淡淡说道,背着双手,从穆刑身边走过,走向出口。

  望着跌坐在地的穆刑,陈立行脸忽然涌起复杂之色,他已经看出,穆刑体内的经脉在刚才的那一掌之下已经全部被震断了,虽然还不至于当场死去,但没了修为,他也根本活不了几个月了。

  “少年宗师......”

  他望着萧动尘渐渐离去的背影,心底忽然升起了这么一个声音。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神级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