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命蛊碎裂(第一更)

  察觉到众人投射过来的目光,尤其是那位苗老先生也看过来后,饶是以赵传熊的心性,也是忍不住的有些紧张,额头冒汗。

  “你对这个有什么异议?”

  苗老先生盯着赵传熊,眼眸微抬,淡淡问道。

  赵传熊心头一紧,脑海组织了一下语言。

  对着苗老先生一抱拳:“苗老先生,令徒的实力我们都见过,别说在莒城,算是放眼整个XX省,都是顶尖的好手,我只是觉得,以令徒的实力,怎么可能落到性命堪忧这种地步?”

  “说的没错。”

  赵传熊跟前的老者开口,为赵传熊附和。

  这是一位年纪非常大的老者,哪怕放眼整个场,也都能算是看起来最苍老的。

  他的下颌,一簇白色胡须一直耷拉到胸口的位置。

  而在手,则是拄着一根漆黑的实木拐杖。

  这是一根阴沉木雕刻成的拐杖,别看只有一米多长,但价格却是高,只是这么一根拐杖,价值几十万。

  这种拐杖,如果放到一般人家,肯定会被卖掉或当做传家宝。

  但此刻在老者手却没什么不舍得的。

  因为,他叫赵华,来自莒城三大家族的赵家,是赵传熊的亲生父亲,同时也是如今赵家的当代家主。

  可以说,以他的地位,哪怕是放眼莒城,也都是首屈一指。

  “苗老先生。”

  赵华一抱拳,虽然年纪不小,但抱起拳来还有些力道:“以令徒的实力,在莒城根本没什么能威胁到他的,这么长时间没回来,说不定也只是游玩一番罢了,我看,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应该也快回来了。”

  苗老先时没有再说,正迟疑间,可在这时。

  “咔嚓!”

  清脆的响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但下一刻,众人瞳孔是骤然收缩。

  只见在那苗老先生的跟前,那只原本满是裂痕的所谓命蛊,此刻竟然再次多出一道痕迹。

  “咔嚓咔嚓......”

  余音回荡,更有阵阵凄厉的悲鸣,从这命蛊不断传出。

  苗老先生脸,向来波澜不惊的面色,此刻终于是变得难看起来。

  “轰!”

  他身衣袍猎猎作响,一股强悍的劲气从他体内爆出。

  于此同时,他手掌伸出,雄浑真气流转,要将这命蛊抓在手。

  可在这时,几乎也在苗老先生伸出手掌的瞬间,还没等落到那只命蛊。

  “砰!”的一声,意外发生。

  整个命蛊,竟是徒然炸开。

  青绿色的血液,混合着一些不知是什么东西的腥臭物质,猛地朝着四面八方溅射开来。

  赵家和郭家的两位老家主都分别坐在苗老先生的左右两侧,因为离得最近,所以此刻根本没有多少反应的时间,刚下意识的用手臂把脸挡住。

  直接被这些物质溅到了身。

  至于其他人,虽然离得稍远,但毕竟桌子这么大,也都多多少少沾染了一些。

  “嗤嗤!!!”

  腥臭的气息,从所有被这种物质溅射到的地方散播开来。

  然后,众人便是看到,那些地方,竟然开始迅速变黑,继而开始腐烂。

  在衣服的也罢了,看到这个,都连忙把身的衣服脱掉,

  可那些被沾染到身的,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当即一个个都是脸色大变,连忙去擦拭。

  所有人都被镇住了,谁都没想到,这一只所谓的命蛊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都已经死了,身迸溅出的物质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腐蚀性。

  “别动!”

  坐在首位的苗老先生脸色越发难看,呼然传出一声暴喝后,只见他双手猛然在身前凝成一道手印,强悍波动传出的同时,他忽然双手对着空一抓。

  霎时之间,那些溅射到周围,带着腐蚀性的物质全都从众人身脱离,然后凝聚到苗老先生的掌心,形成一个青绿色的圆球。

  “哼!”

  冷哼一声,苗老先生袖手一挥,那青绿色圆球直接被他抛出,落到地面,把地面腐蚀的一片漆黑。

  众人都被这一幕弄得头皮发麻,尤其是那些被这物质溅到皮肤的,更是狠狠的咽了口唾沫,睁大眼睛死死的看着地面,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多谢苗老先生救命之恩。”

  众人纷纷对苗老先生抱拳行礼,刚才的时候,如果不是苗老先生出手的话,简直不堪设想。

  “到底是谁?!”

  不过,苗老先生却没有去在意众人的拜礼。

  他的脸色阴沉到极点,扭头看着不远处的那摊青绿色物质。

  命蛊炸开,这代表着,他的徒弟......已经死了。

  “谁敢杀我徒儿!”

  他猛然抬头,眼神盯着众人,阴鸷的目光射出:“我的徒儿死了,你们身为莒城人,知不知道是谁?!”

  他眼角微微抽搐,心底暴怒,此刻说起话来,也是夹杂怒意。

  众人心头颤动,都低着头,闭口不言。

  “苗老先生,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一直等了好一会,见众人都不说话,赵传熊暗自一咬牙,沉声说道。

  “你是说我的判断错了?”

  苗老先生猛然看向赵传熊,他的脸很是阴沉,双目宛如暗含利剑。

  只是一个眼神,让赵传熊身体狂震,面带恐慌。

  他虽然在莒城流社会都是顶尖人物,但面对这位苗老先生,却丝毫不敢有不敬的表现。

  这一次,对付萧氏,之所以十八家族都能一起联手,其根本原因,可是因为这位苗老先生。

  “哼,我这命蛊,可是从苗疆深处代代相传,绝不可能出错,而且,以我对我那徒弟的了解,他也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苗老先生冷哼,声音宛如冬日寒风,冰彻刺骨。

  然后,他目光扫向众人,寒声道:“莒城,有没有什么实力特别高强的武者?”

  他怀疑,有人对他的徒弟下黑手。

  否则,一个下品宗师,怎么会这么不明不白的这么死了?!

  “这.......”

  在场众人都皱眉,整个莒城,也有些商业家族,根本没听说过那个家族存在武者。

  “对了。”

  这时,赵传熊忽然一拍脑门,传出话语。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神级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