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长老邢云(第二更)

  苗疆深处,鬼蛊门所在的圣山。

  因为地处偏远,所以鬼蛊门,并没有什么发达的科技支撑。

  一切都相当原始。

  夜色下,一簇簇火光亮起,驱散黑暗。

  此刻,长老祠堂。

  一排排灯盏内,诸多火光跳跃,将整个长老祠堂照射的一片光明。

  “什么时候的事?”

  望着木桌那只碎裂的命蛊,邢云的脸色越发阴沉,手掌伸出,一股吸力爆发,将那碎裂的命蛊吸到手。

  “大概十几分钟之前。”

  后方,那名负责看管长老祠堂的弟子道。

  “十几分钟前。”

  邢云呢喃了一句,目露出若有所思:“孟长老虽然只是门的新晋长老,但毕竟也是一位化境宗师,世俗,竟然有人能够杀死他!”

  “把负责门杂务的弟子给我招来。”

  大手一挥,邢云看向先前那位在祠堂等待的弟子说道。

  那弟子闻言点了点头,一路小跑着离开,不长时间后重新出现,身边带着两位负责鬼蛊门杂务的弟子。

  “这次孟长老离开,可有在你等之处报备?”

  望着那两名正躬身对自己行礼的弟子,邢云大声道。

  “有过报备。”

  其一名弟子点头:“这次孟长老出行的地点,是XX省的莒城,按照孟长老的说法,是要去屠灭一个叫做萧家的凡俗家族。”

  “萧家?一个凡俗家族,又远在XX省?”

  邢云皱眉,心底疑惑。

  苗疆的地域,位于华夏的西南,而XX省,则是位于华夏的东部。

  加萧家又只是一个凡俗家族。

  孟谷身为一个化境宗师,更是鬼蛊门长老,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闲心?

  “他有没有说是什么原因?”

  邢云询问。

  “没说。”

  那弟子摇了摇头,眼见邢云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那弟子忽然眼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声道:“不过,我听说过一些想小道消息,是关于孟长老师弟的。”

  “他的师弟?”

  目精芒闪烁,邢云想了一下,道:“苗风?”

  那弟子点头。

  “他又怎么了?”

  脑海浮现出一些有关苗风的记忆片段,邢云脸露出几分不喜,寒声道。

  “据说,前端时间,苗风师兄在海州被杀,而击杀他的凶手,是出自萧家这个凡俗家族。”

  那弟子不敢隐瞒,连忙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

  “哼,果真是个废物。”

  冷冷的怒骂一声,邢云的眉头却并没有舒展开,而是看向那弟子:“如果我记得不错,苗风虽然不怎么成才,但如今的修为也已经到底达到了内家巅峰境界,萧家一个凡俗家族,拥有击杀他的能力?”

  虽然鬼蛊门深居苗疆,但对于华夏大多数城市的一些情况,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一个内家巅峰修为,放在鬼蛊门自然算不什么,但对于一些二三线城市来说,这样的修为,不说称霸,也差不多了。

  “这个弟子不清楚了。”

  那弟子摇了摇头。

  “行了,下去吧。”

  不耐的摆了摆手,示意那弟子离开之后,邢云颇为烦躁的看着手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这只命蛊。

  门长老死去,哪怕只是一个新晋长老,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他身为掌管鬼蛊门刑法的长老,少不了要受些麻烦。

  “一个凡俗家族,先是杀死苗风,可如今,一位下品宗师却也在这个时候死去。”

  眼睛微微眯起,邢云站在祠堂,喃喃自语:“看来,这个萧家,不怎么简单。”

  他这样说着,心也算是有了些思路。

  此刻正要离开,准备一下调查的方案。

  可在这时,忽然的。

  “咔嚓!”

  像是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忽然在这片空间内回荡起来。

  这声音不大,若果是普通人在此的话,甚至都不会察觉。

  但在这声音刚一响起的瞬间,已经抬起步子准备离去的邢云,身体却是豁然僵在原地。

  “咔嚓!”

  余音回荡,邢云那已经来到半空的右脚,此刻骤然收回。

  宛如鹰眼般尖锐的目光,循着声音,霎时便是寻找到了那声音响起的源头。

  神色微变,望着那出现裂痕的圆球命蛊,邢云还未来得及落地的脚掌迅速收回,而后转身。

  “邢长老,邢长老。”

  略显急促的声音忽的从祠堂之外响起,邢云心下烦躁,扭头一看,便是发现,一名只有内家大成修为的弟子急匆匆的跑进祠堂。

  赫然是先前被他随手打发走,那名负责门杂务的弟子。

  一种不好的预感蓦然从心底浮现,邢云脸色铁青,此刻望着那名弟子,声音冰寒,道:“又怎么了?”

  那弟子噗通一声跪到地:“邢长老,我有事禀报。”

  “说。”

  “这次去莒城的,不只有孟长老,苗长老也陪同一起过去了,当时苗长老没有报备,只是告知了一声,之前......之前给忘记了。”

  那弟子身体越附越低,说起话来都变得有些不利索。

  “苗长老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邢云脸色骤然一变。

  孟谷虽然是下品宗师,但毕竟只是刚刚进入,经验不足。

  如果是他孤身一人的话,在世俗界虽然战力依旧强悍,但还不至于说天下无敌。

  但如果加一个苗长老的话,那可不同了。

  苗长老的修为已经停滞在品宗师境界多年,战斗能力,起自己都还要强悍几分。

  孟谷和他一起,怎么会这么死去?

  “这个萧家到底有什么来头,竟然能在苗长老的眼下,将孟谷击杀!”

  他心觉得不妙,同时开始猜测萧家的实力。

  然而,在这时,在他身后,一阵异的声音却是忽然响起。

  这声音带着凄厉,更有不甘之意散发,好像生命走到尽头时,所发出的悲鸣。

  命蛊碎裂!

  脑海这念头刚一浮现,下一个瞬间,只听‘砰’的一声,一道低沉的炸响声响彻而起。

  邢云猛然扭头,循着声音,一眼看到了,那先前还只是浮现裂痕的那只蛊虫,此刻竟是已经裂成了两半!

  “苗长老的命蛊!”

  望着那篆刻在碎裂命蛊之前的名字,邢云只感觉脑海‘轰’的一声,宛如被天雷轰击一般,瞬间爆炸!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神级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