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长老来了(第一更)

  在这些壮汉眼,张千帆只是一个年纪不小的糟老头子,根本没怎么把他放在眼。ww

  但先前那三个曾经在张千帆手吃过亏的壮汉却没有这种感觉。

  此刻听到萧动尘这么说,只感觉心底咯噔一声。

  实在是,先前在火车时,张千帆的表现太过惊人,哪怕是现在,也都还心有余悸。

  不过,虽然他们其他人更早的预知到了危险,可相对来说,也还是太迟了。

  张千帆身为品宗师,出手速度何其之快,一众壮汉只看到面前忽然出现一道残影。

  紧接着,便是有着剧痛涌入脑海。

  这剧痛痛入骨髓,此刻出现,立刻让几人的惨叫在这片空间之内响彻起来。

  在周围,很多驻足观看的路人都已经开始想象接下出现的惨状,可此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却是让他们瞬间变得呆滞起来。

  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去,然后紧接着便是有倒吸凉气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

  只见在以萧动尘和张千帆为心的那片区域,一众圣蛊帮的成员宛如天女散花般的,朝着四方摔倒出去。

  每个人胸口的衣服都已经碎裂,露出其一个狰狞可怖的拳印,显然是先前张千帆出手所造成的结果。

  “这......这也太猛了吧,这么多人,竟然瞬间被击败了。”

  “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动手这么快?”

  “他真的是个老头子么?我怎么感觉他年轻人还要厉害?”

  “简直是不可思议,这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一个老人这么厉害,那个年轻人呢?“

  “这下他们算是闯大祸了,敢这么殴打圣蛊帮的成员,圣蛊帮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没错,是不知道这两个到底是不是有真本事,能不能挡住圣蛊帮的报复。”

  ......

  众多看客们议论纷纷,但祁志虎却满头大汗,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本来以为先前在火车张千帆的表现已经足够惊人了,却没想到,张千帆竟然还有保留。

  “现在呢?是不是他的真实实力?”

  想到这里,祁志虎忍不住惊颤,绝对心有些没底。

  “怎么样?现在答应了么?”

  萧动尘似笑非笑的盯着祁志虎,用平淡的语气轻声道。

  张千帆站在萧动尘身后,脸根本没什么表情,好像先前动手的不是他一样。

  但祁志虎却不敢再小看他,他毫不怀疑,萧动尘的这个问题,他只要敢拒绝,张千帆绝对会让他和地那些圣蛊帮成员变成一个下场,说不定还会更惨。

  “答应,我答应!”

  无奈之下,他只好点头。

  萧动尘淡淡一笑:“那走吧。”

  说完,带着张千帆朝着听在路边的一辆轿车走去。

  祁志虎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但在眼底却有着愤恨与怨毒。

  ......

  ......

  一直等到萧动尘、张千帆和祁志虎三人离开之后,火车站周围还有不少人没有散开。

  其的一块空地,圣蛊帮的一行人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不断的发出轻微的申银声。

  而也在他们离开不久,苗疆,一座豪华会所之内。

  苗疆虽然地处略有些偏远,但城市该有的东西却一样不少。

  东圣会所,苗疆有名的豪华会所之一,据坊间传言,东圣会所的幕后老板,正是如今在整个苗疆如日天的圣蛊帮。

  此时,在这座豪华会所,灯火辉煌的大厅,一个巨大的圆桌正坐着一群人。

  这群人的年纪都不怎么年轻,即便是最小的一个看起来也有三十岁左右,此刻坐在圆桌的最下首,负责端茶送水。

  他的脸带着笑意,更有敬畏,此刻看向坐在他对面的一道身影。

  这是一名须发都发白的老者,他面容淡漠,虎背熊腰,白色的头发绑在脑后,虽然看起来年纪已经不小,但眼的光芒却是相当强盛,而且如果细心感受,会发现,他体内的生机同样旺盛,只是坐在那里,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而在他身边,则是坐着一个同样年纪不小的老者,这老者身穿着一身红色衣,虽然保养的同样不错,但相起旁边那位却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这个时候,如果有这个城市的人在这里,一定会一眼认出,这名穿着红色衣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如今圣蛊帮内权力最高的一人。

  圣蛊帮帮主,祁远峰。

  “邢长老,这次您老来的突然,如果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可一定要海涵。”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祁远峰端着一个酒杯,对着身旁的老者恭敬道。

  他的老脸有些发红,身也全都是酒气,一看知道是因为喝酒太多而导致的。

  身为圣蛊帮帮主,祁远峰堪称是位高权重,加他年纪大了,平日间,算是和圣教的圣师吃饭,他也很少会去喝酒,大多都是旁人给代劳。

  但是今天,他却不敢找旁人代劳了。

  身边这位,可是丛圣教走出来的长老,起他见过最强大的圣师都还要强大不少,地位也高的离谱。

  给他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找别人代劳啊。

  这位从圣教走出来的刑长老,自然是在鬼蛊门内掌管刑事的长老,邢云。

  这一次,因为鬼蛊门有两位长老接连陨落,所以算是他这位刑事长老,都不可避免的被派遣出来,调查两位长老的死因。

  此刻,面对祁远峰的敬酒,邢云却没有怎么在意,只是点了点头,却根本没有拿酒杯的意思。

  见此,祁远峰心底暗暗叫苦,他的酒量本来不怎么好,平日间又大多是让别人来代劳,此刻早已经接近了极限。

  可虽然如此,他却不敢有半分怠慢,随着邢云的点头,哪怕心不愿,也只能将杯酒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祁远峰立刻打了个饱嗝,然后他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手掌颤抖的将酒杯放回到桌面,他深吸一口气,将醉意压制下去之后,再次看向邢云。

  “对了,你不是说要给我引荐一下你的另一位儿子么,他人呢?”

  这时,邢云忽然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神级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