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凝火真形(第一更)

  “我听你儿子说,你身有不少威力巨大的宝物,这把短剑应该是其一吧。ww”

  萧动尘盯着短剑,语气淡然。

  “没错。”

  申无常眼睛微眯,寒光闪烁:“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既然如此的话,你有什么其他的宝物,一并取出来吧,否则的话,待会将你击杀,你没机会了。”

  萧动尘随意的摊了摊手掌,漠然夹杂着挑衅的话语声,在这片天地间悠然传开。

  水潭外,众人错愕,实在想不出萧动尘在哪里来的底气,先前说要用一位天宗来磨砺自身战力,现在又说要将对方击杀。

  最关键的是,他的语气,一直都是那么的从容闲定,一派淡然,根本没法对方放在眼。

  “天宗战斗,虽然常有胜败,但生死大战却很难会发生,萧倚天他到底对自身有多大的自信,才敢开口便说要击杀一位天宗?”

  “不知道他是真的有把握,还是只是虚张声势,天宗交战,想斩杀对手的话,除非实力相差巨大,否则的话,难难难。”

  “静观其变吧,不论谁胜谁败,对我们来说都算不一件坏事。”

  ......

  不只是水潭外的诸多长老,在听到萧动尘这话后,申无常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铁青。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成全你!”

  他忽然伸手在腰间一拍,也不知他从什么地方取出,翻手间,手竟然再次多出了一把短剑。

  这短剑看起来和他手那把相似,但面的纹路却更像鬼蛊门的那一把,非常简单,像是一个仿制品。

  “咦?”

  萧动尘轻呼一声,刚要看向申无常的腰间。

  但这时申无常脚尖轻点,身体已经骤然飞出。

  他双手持剑,虽然个头不高,但此刻气势却极为惊人,每一步落下,都会让这水面震荡。

  至于在他身后,更有黑雾翻涌,声势浩大。

  萧动尘依旧单手持剑,一手背在身后,身火焰燃烧,站在原地。

  “砰砰砰!”

  双方碰撞,立刻有恐怖的剑气朝着四面八方射出。

  申无常身为正牌天宗强者,一身实力自然强悍,他双剑握在手,舞动剑轮,身后黑雾翻涌,伴着森寒剑光,一起朝着萧动尘攻杀。

  萧动尘虽然只是动用肉身之力,但战力也同样惊人,他单手持剑,将所有申无常的攻击全都阻挡下来,不时还会主动进攻,至于那些黑雾,他则是根本不去理会,‘混沌炼体诀’身为最顶尖的炼体功法,一般连攻破他皮肤的防御都难以做到。

  申无常的黑雾虽然强悍,但撞在他身,也最多只能生出阵阵闷响声,无奈消散。

  两人各自出手的速度快到了极致,算是化境宗师都看不清两人究竟是如何出手,只能隐隐看见两人间不断有红黑两色交相辉映,刀光剑影下纷飞,将周围的水面不断切割。

  “他的剑道怎会如此厉害?!”

  申无常越打越心惊,他步入宗师多年,也不是没和别的天宗交战过,但能够只凭剑术将他压制的,他这一生,也只遇到两人罢了。

  一个是现在的萧动尘,另一个则是蜀山派一代剑主,蜀山剑圣剑惊鸿。

  “单以剑道而言,恐怕整个华夏也只有剑惊鸿能和他相提并论。”

  申无常心将两人暗自较,到最后发现两人应该是在伯仲之间。

  但剑惊鸿成名已久,他踏入天宗的时间还要更早,更是被号称蜀山剑圣,萧动尘一个少年,怎么可能在剑道方面有如此之高的造诣?

  “咔嚓!”

  在申无常将萧动尘和剑惊鸿相互较的时候,萧动尘一剑斩出,将火焰长剑斩落在申无常的第二把短剑。

  瞬间,申无常脸色剧变,在短剑断裂的刹那,他身体猛然爆退。

  可即便是如此,也还是被萧动尘的火焰长剑在胸前划过。

  顿时,一股焦糊的气味从申无常的胸口冒出。

  “这是什么术法?!”

  申无常又惊又怒,看着手断裂的第二把短剑,只觉阵阵肉痛。

  这第二把短剑,虽然只是他自己仿造出来,但也是坚韧无,堪称品,

  但现在,竟然被萧动尘用一把术法凝聚出来的长剑斩断。

  “此术名为凝火真形,随我心意变化,只要我想,他可以凝聚成任何形态。”

  萧动尘淡淡开口。

  凝火真形,从本质来说并不能成为一种术法。

  因为,凝火真形的强大与否,不在于施术者如何施展,而在于所凝火焰的品质高低。

  萧动尘的火种,在这个世界绝对堪称最顶尖的火焰,所以逃随便凝练出的一把长剑都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如果换成只是普通火焰的话,虽然同样能够斩杀宗师,与人交战,但在威力方面却要差得太多。

  “凝火真形?”

  申无常在脑海回忆,但却并没有从哪个术法天宗那里听说过这种术法。

  “再接我一剑。”

  萧动尘一步踏出,袖手一挥,火焰长剑立刻对着申无常斩落。

  申无常面色一变,手握长剑对着下方的水面划出一个弧线。

  顿时一面巨浪从水面掀起,形成一道高大的潭水墙壁。

  这墙壁被申无常注入无数黑雾,虽然是潭水形成,但算有人用火箭炮轰击,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轰开。

  但即便如此,对于萧动尘来说也不值一提。

  只见他轻轻一斩,一道火焰剑气冲出,这坚韧的水墙如同豆腐块般被他一分为二。

  他的身体也是从穿过,一剑落到申无常头顶。

  赤红的剑刃在眼不断放大,恐怖的温度,还未邻近将申无常的发丝烧的卷曲。

  危机时刻,申无常也顾不得其他,抬手在腰间一拍,立刻一面圆形盾牌被他举起。

  “轰!”

  巨大的压力当头盖下,申无常再也无法保持在水面站立,被一剑斩入水底。

  但萧动尘的眉头却皱的更进,他回忆着方才申无常取出盾牌的那一幕,片刻后,他那黑白分明的瞳孔忽的掠过一道精芒。

  “储物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神级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