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飞鹰山庄

  经过一段时间的赶路,众人终于来到了断山城。

  断山城,距离青阳镇约有百里之遥,这座城池极为特别,是建立在了一座断山之上,故名断山城,据传,这一座山峰,原本直入云宵,但是后来,两位无上的至尊高手在此激战,一位剑道高手一剑将这一座耸入云宵的雄峰拦腰削断,后人便以此为基,建造了断山城。

  陈雷一行人来至断山城,一临近断山城,陈雷突然一怔,他仿佛看到一位至高无上的绝顶人物,手指间喷射出一道剑芒,向前斩去,闪亮刺目的剑芒锋锐无匹,将一座雄伟巨峰如切豆腐一般轻松削断,景像骇人。

  “陈雷,你怎么了?”

  突然,陈浩天的声音响起,将陈雷惊醒,刚才在即将进入城门时,他连喊了两遍,陈雷都没有听清。

  “哦,没什么?”

  陈雷清醒过来,向周围望去,发现陈浩天等人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异常,刚才的异像,只有他一人感觉到了而已。

  “这断山城下的断山,果然是被人一剑削断,而且还只是并指作剑,根本没有使用任何的兵器,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人物,这样的人物,恐怕已经突破了武帝的范畴了吧。”

  陈雷心中明白,刚才他所看到的,绝非幻像,而是这虚空中残留下来的剑意,一般人根本感觉不到,而他不知为何,机缘巧合却看到了那一幕。

  就是那一幕,给陈雷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刚才幻象中那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远超武帝境,他前世巅峰之时,也不可能一剑将一座绵延千百里的雄伟山峰拦腰斩断,而刚才他所看到的那人,那一剑却是举重若轻,轻松自如,强大到了极点。

  “真不知道如此绝世人物是多少年前的前辈,这座断山城已经存在了上万年,这位前辈至少是万年前的强者。”

  陈雷对于刚才机缘巧合下见到的那名前辈佩服的五体投地,也让他的眼界进一步拓宽。

  陈雷骑在马上,一边感悟,一边伸出手指不住的比划,刚才他虽然只是匆匆看到一个画面,但是对他的冲击却是巨大的,尤其是那惊天动地般的一剑,几乎定格在他的脑海之中,让他不由自主的开始参悟,想要还原出那惊天地动的一剑。

  “啪!”

  突然,一道清脆的鞭声在陈雷耳边响起,一道劲风狠狠向他脑袋上抽了过来,并且伴随着一声喝骂:“你他妈的聋了,敢挡我们公子的路。”

  陈雷抬起手指,手指上一层淡不可察的剑芒在闪动,拂向抽来的长鞭,嗤的一声轻响,那一根千年蟒筋编织的长鞭,居然被他轻松削断。

  “敢毁我兵器,找死……”

  一名下人错愕的看着断掉的长鞭,突然一愣,继而恼羞成怒,一把向着陈雷面门抓了过来。

  “断!”

  陈雷此时,正处于领悟那一道惊天剑意的妙境之中,感觉到危机降临,自然而然反击,并指如剑,向着抓向自己的爪子斩了过去。

  “啊!”

  一道血光迸现,并伴随着一声惨叫,这名下人的手掌,直接被削断了四根手指,一脸怨恨的望向陈雷。

  “这位兄台,你出手也太重了吧。”

  这名下人旁边,一名面容阴鹫的锦袍少爷,出声责问。

  “哼,刚才你这名仆从向我出手时,怎么没见你出言制止,现在吃亏了,反倒怨别人出手重,像他这种行事风格,我没直接割下他的狗头,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虽然陈雷刚才处于奇妙的悟剑境中,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这名锦袍少爷的手下向他出手,无论是抽向他脑袋的长鞭,还是直奔他面门的爪子,下手都狠辣无比,若换做另外一个人,就算不死,恐怕也是重伤,而这名锦袍少爷,就在一旁冷眼旁观,根本未曾出言制止,现在,他击伤了这名仆人,现在却跳出来,他哪里会对这样的人客气。

  “兄台,你这话有些过了吧,我这位仆人纵然不对,要责罚也是我这当主人的动手,还论不到你一个外人教训,你自断一臂,这件事情我不再追究。”

  锦袍少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随意说道。

  陈雷看了一眼这个自高自大的少年一眼,问道:“你是什么东西,一句话就想要我留下一条胳膊,有病是吧,而且还病得不轻。”

  陈雷他们此时正处于断山城城门入口处,他和锦袍少年之间的争斗,顿时引来了众人的围观。

  锦袍少年脸色阴冷,看了一眼陈雷等人身上的穿戴,冷声问道:“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看你们衣着,应该是从乡下来的,一群土包子,现在跪下磕头求饶,还能保住小命,否则,你们都别想活着走出这断山城。”

  赵家长老赵阳华看了一眼少年锦袍上的标识,面露隐忧,沉声喝道:“陈雷,按他说的做,跪下磕头,赔礼道歉,他是飞鹰山庄的人,我们惹不起。”

  陈雷这才注意到,这名锦袍少年两只袖口处,各自纹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目光冷冽,惟妙惟肖。

  锦袍少年脸上露出得意笑容,道:“就连你家长辈都这样说了,还不赶快跪下赔礼,我可网开一面,饶你们一命。”

  说完,锦袍少年下巴高高扬起,鼻孔朝天,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

  飞鹰山庄,在这方圆千里之内,绝对算是一个庞然大物,就连血狼盗匪团,都不敢轻易招惹飞鹰山庄。

  赵阳华此时一个劲的向陈雷施眼色,让他服个软,毕竟若真的再惹怒飞鹰山庄,他们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陈雷冷哼一声:“要跪你跪,男儿膝下有黄金,想让我下跪,没门。”

  赵阳华脸色一沉:“大胆,陈雷,你如此任性,会给我们带来大祸,我以长老的身份命令你,下跪,道歉。”

  陈雷冷笑:“赵长老,你好大的威风,不过,你这长老只是你赵家长老,而不是我陈家长老,你有什么权力命令我。”

  赵阳华气得发抖,见奈何不了陈雷,扭头向着陈堂云长老说道:“陈长老,你难道就眼睁睁看着陈雷任意非为,给我们惹祸吗?”

  陈堂云长老扫了一眼赵阳华,淡淡道:“赵长老,我看这件事情错不在陈雷,不需要道歉。”

  (..n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长乐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