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那你是狗还是耗子?

  第46章那你是狗还是耗子?

  “那你是狗还是耗子。”叶皓轩有些生气了,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嘛,她干嘛总是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连这点耐心都没有,你怎么当医生?”唐冰反问。

  “我……”叶皓轩哑口无言,他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真的不好对付。

  “一分钟,在我眼前消失。”唐冰甩下了一句,然后砰的一声把门给堵了。

  叶皓轩苦笑,他摇摇头,又跟了去。

  唐冰在厨房里面,她在洗着一些水果,当然,她不是给叶皓轩吃的,而是让自己吃的。

  叶皓轩像是鬼一样的从厨房的窗口里挤了进来,他走到了唐冰的跟前。

  “你在这样下去,我真的报警了。”唐冰把手里的水果一丢,任由水龙头向水池里淌去。

  “一个人,心里不能装太多东西了。”叶皓轩把苹果洗干净,然后拿起一把水果刀,水果刀在他指间快速的翻飞着,片刻之后,苹果皮被他精准的刀法削了下来。

  然后叶皓轩把苹果放在他的手心里,只见苹果一片片的散开,化成了玫瑰一样的东西。

  这是叶皓轩最新想出来的撩妹手段,他感觉,这对任何妹子都管用。

  但可惜的是,唐冰依然还是一幅冷脸看着他,似乎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手里的水果。

  “好吧。”叶皓轩无语了,她对这个根本不感兴趣,他指着水池道:“一个人的心,存的东西是有限制的,心里装满了东西,会造成太多负荷,像是这池水一样,水满了,会溢出来,水溢出来,会弄湿了厨房。”

  “你现在要做的,是把水池关了,然后把里面的水放了。”叶皓轩说着关了水池,关了水龙头,一满池的水很快流失了。

  “我很好,不需要关心。”唐冰有些松动,但是这句话还是从她的牙缝里挤了出来。

  “你天天这样,会让你的精神承受不住的。”叶皓轩摇摇头道:“你失眠,对这个世界充满恐惧,你不相信任何人,包括你的亲人。”

  “迟早有一天,你会垮掉的,但是这个世界,你留恋的东西还有很多,你的亲人,还有你院子里那些漂亮的花。”叶皓轩道。

  唐冰终于松动了,她伸出手,让叶皓轩替她把脉,叶皓轩伸出手去搭在她的手腕,片刻以后才松开。

  若论平常的脉象来说,唐冰的身体很健康,从脉象之看不出一点毛病,但若细看,则看得出她脉象微滑,略显紊乱,这是因情绪导致的五脏失调之象。

  医讲究五脏主五志,人情绪的变化,可以影响到五脏六腑,而唐冰所患的感情抑郁症,已经导致五脏失调,此时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若不在及时治疗,怕是会伤及五脏,到时麻烦了。

  他缓缓的收回手说道:“因你的情绪原因,已经导致五脏失调,长此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不知道,为了这世你在乎的人,可否让我为你治疗?”

  “不能,我对这个世界,没有一点感情。”唐冰冷冰冰的甩出一句,转身离开,她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松动,若在平时,她是不可能让任何男人碰自己的。

  叶皓轩也无奈,她病的不轻,他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直到晚唐进与唐渊一起回来,唐冰才从地站起来,一言不发,犹自回房去了。

  “小叶,不知道唐冰她怎么样了。”待唐冰离去,唐渊才急急的问道。

  “感情抑郁症,因情绪已经导致五脏失调,而且濒临崩溃的边缘,在不及时治疗,恐怕会有麻烦。”叶皓轩神色凝重的说道。

  “那不知道小叶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唐渊也是学医的,自然懂得五脏失调,只是医对于精神方面着实不太擅长,所以他也只能干着急。

  “办法是有,以鬼门十三针治疗,效果必定会很好。”叶皓轩说道。

  “那你帮她施针了吗?”唐渊问道。

  叶皓轩摇摇头,“这种病症大多缘自心结,如果她不愿意,即使是强行用针,也达不到治疗的效果。”

  “那该怎么办?”唐渊问。

  “这事急不来,放心吧唐老,这件事情交给我了,我要想办法打动她,只是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叶皓轩说道。

  天色已晚,当天叶皓轩便留在唐渊家里吃饭。

  被叶皓轩接连打脸,唐进早已没了吃饭的欲望,随便扒拉几口便回房去了。

  唐进医术不错,但为人高傲,被一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给打败,心情低落是在所难免的。

  唐渊看着唐进郁闷的离去,笑道:“唐进天资不错,但一向喜欢炫耀,这次给他点教训,让他以后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然后唐渊话峰一转,当下便与叶皓轩讨论起一些医病例了。

  叶皓轩得到祖医道传承,他外公的祖是一位游历四方的道士,所以对医道一道疑难杂症颇有见解。

  在唐渊看来一起麻烦的很的病例,而叶皓轩往往是一针见血,所出的方案极为妥当。

  唐冰也是学习医的,虽然为人冰冷,但涉及医,也颇为感兴趣。

  虽然一晚她一言不发,其实对两人的谈话都是听在耳,只是她只是听,而并不发言,叶皓轩所说的医疗手段,她倒也认同。

  而在这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之声。

  唐老家的有保姆跑去开了门,却是见一对年轻的夫妇抱着一个小孩急匆匆的门来求医了。

  原来唐渊一天看的病人只有那几十个,但架不住了些熟人门来求医,这对年轻的夫妇,正是唐老家的远亲。

  这小孩大约两岁多的样子,生得白白胖胖极为可爱,只是不知道为何从前天晚起,每天晚高烧不止,打了退烧针也不管用,连看了许多大医院也不管用。

  而且在大人的怀哭闹不已,喉咙都有些沙哑了。

  唐渊看了看小孩的情况,微笑道:“不碍事,只是受了惊吓罢了,我给他扎几针没事了。”

  说着唐老便拿出一玫毫针,对着小孩两手指的关节各刺一下,然后挤出一点透明的液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