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不孕症

  第80章不孕症

  “够了……”萧海媚冷冷的说。

  “海媚,一日夫妻百日恩,难道你真的那么绝情?”

  “我说够了。”萧海媚别过头去,连看都不想在正眼看一眼谢心杰。

  “算是离婚,你也不能这么绝情,你好歹留给我一点东西啊,好歹那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谢心杰终于说到了正点。

  “你还有脸提家产?”萧海媚终于怒了,她气得胸口一起一伏,厉声喝道:“谢心杰,如果你还算是男人的话,痛痛快快的把手续办了。”

  “我……”

  “结婚这些年来,你除了吃喝嫖赌,花天酒地的花钱外,你为这个家挣过一分钱吗?我算什么,一个提款机、一个发泄的玩物,或者是交易用的工具,送给别人用的礼物?”

  “谢心杰,死了这条心吧,现在回想起过去的日子,我都感觉象是在恶梦一样。”

  说到激动处,萧海媚忍不住泪光点点。

  “谢心杰,把手续办了,马。”叶皓轩拿出离婚协议,将其一张甩到谢心杰的身,冷冷的注视着。

  一看到叶皓轩,谢心杰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昨晚叶皓轩折磨人的手段还让他心有余悸。

  在昨晚叶皓轩走后,他经历了最痛苦的三个小时,他在地简直不敢动一下,算是一阵风吹到他身,他都会感觉到象是刀割一样。

  后来还是洗浴心的老板为他叫了救护车,在他的鬼哭狼嚎被抬救护力,然后一番检查下来,却是一点毛病也没有发现。

  他可不想在经历象昨晚那样的痛苦了。

  民政局出现之后,两人手各自拿了一个离婚证。

  萧海媚感觉到一阵轻松,解脱后的她虚脱般的倒在叶皓轩的车,看着手的离婚证,又忍不住泪水连连。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新的生活在等着你……”叶皓轩安慰道。

  萧海媚点点头,猛的扑到了叶皓轩的怀里。

  温存了片刻,叶皓轩便驱车送萧海媚回到她的别墅处,萧海媚所居住的江南岸别墅群,也是高档小区,其实离叶皓轩所住的地方并没有多远。

  午,接到了林大少的电话,约叶皓轩去锦绣江南吃饭,看他的语气,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让叶皓轩帮忙。

  叶皓轩答应了下来,与萧海媚分别,便驱车来到了锦绣江南七楼的包厢。

  “皓轩,来来请坐。”一到包厢的门口,林大少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了,当下热情的将叶皓轩迎了进来。

  “说吧,你小子找我肯定有事。”叶皓轩笑着坐下。

  “嘿嘿,还真什么事情瞒不过你。”林建笑道,然后为叶皓轩倒了杯水。

  “怎么,有什么事情能劳得动你林大少的大驾,”叶皓轩猛的吃了一惊“莫不是你小子对哪里的女孩子始乱终弃,然后让我想办法帮你堕胎吧。”

  “我告诉你,要真是这样,我可帮不了你,你小子要负责。”

  “滚,本大少是那么不负责的人吗?”林建业笑骂道。

  正说着,包厢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林建业前去开门,只见一个年近四十的年人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叶皓轩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个人他也认识,不正是前几天才有过一面之缘的清源市公安总局一把手毛成吗?

  “毛叔,你来了。”林建业将毛成迎了进来。

  “毛局好。”叶皓轩打了声招呼。

  “哟,小伙子,是你啊。”毛成一怔,前笑道:“咱们两个可真是有缘啊,前些日子林老的安全,可全靠你了,我还打算申请个见义勇为奖给你呢。”

  “毛局说笑了,路见不平罢了。”叶皓轩笑道。

  “别毛局了,说这话都见外了,叫毛叔吧,这样亲近。”毛成混迹官场多年,知道能在这包厢里的人都不简单,况且前几天叶皓轩还救过林老,跟林书记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他还是不托大较好。

  “哎,那好,我叫您毛叔了,毛叔请坐。”

  毛成点点头,便坐下,林建业向门外守着的服务员吩咐道:“菜吧。”

  “好的林少,请稍等。”服务员恭敬的回答,然后离去。

  过不多时,菜便来了,这锦绣江南是林大少息的地盘,来的皆是一些特色菜品。

  毛成看了一睛林建业,有些疑惑的问道:“小林,没有人了吗?”

  林建业笑道:“没人了,我们三个……”

  “可是,林老介绍的那位神医在哪里呢?”毛成有些疑惑的问道。

  林建业笑着向叶皓轩一指说道:“不在这吗?”

  “是小叶”毛成吃了一惊,登时有些失望。

  毛成在部队的时候是林老的部下,所以跟林老的关系不一般而他现在年近四十,有些难言之隐,前几天去见林老,得知了他这些年的毛病后,林老便说为他推荐一个神医。

  今天他满怀信心的来到这里,没想到所谓的神医竟然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叶皓轩。

  叶皓轩年纪轻轻,充其量也只有二十二三的年纪,算是懂些医术,又哪里能称得是神医,他自己的毛病他心里清楚,这些年没少看病,却依然没能药到病除。

  “毛叔,你可另看皓轩年轻,他那一手医术可真了不得,我爸跟我爷爷的那些毛病,都是他治好的。”林建业笑道。

  “哦,那好,那劳驾小叶给我看看吧。”毛成虽然不相信叶皓轩的医术,但出于礼貌,还是客套了一下。

  叶皓轩情知自己的年纪被人称做神医是有些怪怪的,当下微微笑道:“毛局的隐疾我心有数,不用看了。”

  “脉都不用把?”毛成吃了一惊。

  “医讲究望闻问切,其实每个人身都有一种气,我只需要望气便可以了。”叶皓轩笑道。

  毛成心登时有些不悦,感觉叶皓轩托大了,且不说叶皓轩年纪轻轻的,跟医那些老头子根本不着边。

  算是你真的是知,好歹也把把脉吧,望气?你以为这是写小说啊,不用看能知道别人得什么病?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