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我跳海给你

  第119章我跳海给你

  系好安全带,唐冰一言不发,回想起刚才两人暧昧的姿势,她都觉得脸一阵发烫,生平,第一次脸因为一个男人脸红,第一次感觉到心怦怦直跳。

  “我这是怎么了?”她心如是想着,轻轻的抚着自己胸口,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清源市依江临海,开车将近两个小时,由繁华的清源市来到郊区,在来到海边。

  唐冰的生活几乎是封闭的,她几乎从来不跟人交往,从来不逛街,从来不向别人倾诉心事,从小在清源长大的她,竟然连海边也没有来过几次,而此时往带着海风的海边一站,广阔的视野让她的心田瞬间放开。

  屹立在岸边的沙滩,向远处望去,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还是天,正所谓: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远处的海水,在娇艳的阳光照耀下,像片片鱼鳞铺在水面,又像顽皮的小孩不断向岸边跳跃。

  一瞬间,唐冰感觉心有一种前所未有过的放松,她缓缓的沿着海边的长廊走到尽头,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

  “张开双臂,放松,把自己想象成风。”

  身后一个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这声音仿佛带着魔力,让唐冰不自由主的按照着他的话去做。

  她缓缓的张开双臂,海风吹起她的衣襟,一瞬间,她真的感觉自己仿佛化做一阵清风,融入这清凉的海风之。

  则此时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一双有力的手臂,从她的身后将她环抱了起来。

  她的娇躯微微的一震,但随即恢复了平静。

  “还在生我的气吗?”叶皓轩笑道。

  唐冰默默不语,只是之前对叶皓轩的怨怼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她觉得,自己的一生,怕是跟身后小她几岁的男生在也分不开了。

  “我喜欢你,你呢?”叶皓轩突然说道。

  唐冰的娇躯猛的一颤,她突然挣开叶皓轩的双臂,冷冷的吼道:“不要在拿这些甜言蜜语来哄我,你会喜欢我吗?”

  “我会……”

  唐冰突然泪如雨下,她边哭边说:“我感情封闭,几乎与这个社会脱节,我不懂男女之间的暧昧,我讨厌这个世界的男人,我甚至让别人误以为是石女,性冷淡,或许得到了我你才会发现,我什么都不懂,麻木的象一个充气娃娃,除了一张漂亮一点的皮囊,我一无所有,这是你想要的吗?”

  “那都是遇到我之前你的生活,以后,不会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叶皓轩坚定的说道。

  “不……我不相信,我不敢在相信……”唐冰哭道。

  “如果你不信,我现在可以跳海给你看。”叶皓轩突然说道。

  唐冰不语,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头。

  叶皓轩转身顺着长廊的台阶便向下走去,片刻海水便浸入他的膝盖处,继续向前走,海水侵入了他的腰部,紧接着,海水淹没了他的脖子。

  当唐冰猛然惊醒的时候,海水已经失去了叶皓轩的身影,她心一紧,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叶皓轩,叶皓轩……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回应她的只有那漫天呼啸的海浪。

  她猛的走下台阶,向海水走去,边走边焦急的呼唤着,尽管她知道自己不会游泳,但她此时已经顾不自己,她怕失去眼前这个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男人。

  只是入眼处是一片汪洋,丝毫也看不到叶皓轩的身影。

  “叶皓轩,你出来,你快出来。”唐冰疯狂的大叫着,心的恐惧越来越重,她不顾一切的向海水深处走去。

  而此时她被一双结实温暖的手臂抱住,同时一个声音温柔的在她身后响起“我知道,你舍不得我。”

  猛的转过身紧紧的抱着身后的人,唐冰生平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流下了泪水。

  当两人混身湿淋淋的回到唐家的时候,唐老惊得老花镜都差点掉在地,他指着两人连话都说不囫囵了“你……你,你们干什么去了?”

  唐冰的脸难得的一红,然后一言不发,转身踩着高根鞋噔噔的跑楼去。

  “唐老,如果没事的话我改天在来坐”叶皓轩说完,一溜烟似的跑了。

  “莫不是这两个人去打水战了?”唐老一脸狐疑的说。

  又到了班的点,医院各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来来往往,今天是唐冰与关允一同坐诊。

  次被叶皓轩狠狠的耍了一顿,关允被弄得失禁,回家之后她几乎把自己身的皮给搓破了,用了一大瓶沐浴露,但每当她穿起衣服的时候,她总是感觉闻到一股淡淡的大便味道。

  之前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个大人,放了一堪轰炸机一般的响屁,在加失禁,关允感觉自己走到哪里,总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

  平时在科室和她关系有一点暧昧的那些男同事,也有些疏远她。

  若不是舍不得这份来之不易的高薪工作,她几乎都有辞职离开的冲动。

  经过次的丢丑之后,关允低调了很多,同时也对叶皓轩与唐冰恨之入骨,今天与唐冰一起坐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冷哼一声,打开诊室的门,走了进去。

  而她的神色一滞,只见在会诊的桌子,摆着一束金黄色的花,花色金黄,集荷瓣、素心、金花于一体,而这束花包得极为别出心裁,如一颗金光闪闪的心一般。

  今天是七夕节,相传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也是传统的情人节,有人送花也属正常。

  “天逸荷”颇有见识的关允吃了一惊。

  天逸荷,是兰花的一种,是极为名贵的花,之前曾在某处花展之,一株极品天逸荷,竟然拍到千万的天价,这花的名贵程度,可想而知。

  任谁,有这么一束天价的花,也会忍不住砰然心动的。

  关允迫切的向花的名片看去,却犹如当头被浇了一盆凉水般的冰凉,只见一个小小的纸片,写着两个醒目的大字“唐冰。”

  显然,这价格不菲的花,是送给唐冰的。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