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山熊

  第264章山熊

  山熊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老子跟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能拎着砍刀直闯别人地盘砍对方老大了,你呢?除了争风吃醋玩女人还会什么?要不是你妈临走前让我照顾着你点,你现在跟一个要饭的有什么区别?”

  李俊被山熊骂得抬不起头来,他却一句也不敢反驳。

  “追个女人都要老子出面,施些下三滥的阴谋诡计,要是老子,要么霸王强弓,要么用魅力征服她,没用……”

  虽然被山熊骂的狗血淋头,但李俊还是小心翼翼的说:“舅舅教训的是……”

  正在李俊被骂的无地自容的时候,匆匆走来的黄毛为他解了围,这黄毛原本是跟着眼镜哥混的,刚混没几天,眼镜哥因不开眼被军方带走吃花生米了。

  这黄毛在那一带做了几天小混混,觉得没意思,所以便投奔了山熊,倒也受山熊器重。

  “老大,李少……”黄毛恭恭敬敬的打了个招呼。

  “黄毛,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那戒毒所的医生嘴严实不?”山熊问。

  “老大,请放心,我已经交待过,要是他想自己的妻儿好过的话,最好放老实一点……这家伙把什么事情都揽到自己的身了。”黄毛说。

  “恩,那好……”李俊点点头。

  黄毛犹豫了一下又说:“老大,那个姓叶的医生插手这件事情了。”

  “你认识那小医生?”山熊问。

  黄毛点点头说:“这个人……不简单。”当初叶皓轩与林老的事情在黄毛的心留下太多的印象,现在黄毛提起来他还是心有余悸。

  “好了好了,一个破医生,能有什么不简单了?下去吧。”李俊恨透了叶皓轩,一提到有人说叶皓轩怎么的他心烦。

  “是,老大,李少,我先下去了。”黄毛点点头退了下去。

  叶皓轩开车来到郑双双的小区,刚一下车老五子弹跑了过来,叫了声“老板”。

  叶皓轩点点头,子弹是王铁柱派来的,叶皓轩觉得幕后的人没那么轻易的放过郑双双姐妹,“有什么情况没有?”

  “有几个可疑的想去骚扰他们,被我教训了一顿。”子弹说。

  “知道什么身份不?”叶皓轩问。

  “只是一些小混混,受一些人指使,幕后的人雷电已经去查了。”

  叶皓轩点点头,“辛苦了……”

  他正要楼去,郑双双的电话打了过来,叶皓轩神色微微的一紧,连忙接通了电话。

  “皓轩,兰兰的毒瘾又犯了,怎么办?”电话里传出来了郑双双焦急的声音。

  “我在楼下,我马过去。”叶皓轩心一凛,然后便挂了电话匆匆的向楼跑去。

  来不及等电梯,叶皓轩一阵风似的从楼梯向跑去,要知道,郑双双可是在二十二楼住着呢。

  二十二楼对别人来说跑一半可能会累得半死,但叶皓轩一阵风似的跑去,也仅仅是呼吸稍粗。

  推开郑双双的家门,只见室内一片狼籍,室内的沙发翻倒在地,茶杯碗碟等落了一地,郑双双六神无主的在流泪,而她妹妹郑兰兰则是倦缩在墙角处,喘着粗气。

  “皓轩……”看到叶皓轩来了,郑双双象是看到救星一样抱着叶皓轩哭了起来。

  叶皓轩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我过去看看。”

  走前去,只见郑兰兰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她的脸色苍白,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额头落下来,毒瘾犯的人向来是没有理智的,她这样,几乎可以将自己的牙咬断。

  叶皓轩转身道:“有没有香烟和头疼粉?”

  “有……有,我去拿……”郑双双连忙点点头,转身跑到了卧室找了起来,片刻后一包香烟和几包头疼粉拿了过来。

  这些烟是以前李俊留下来的,今天反而派了用场,叶皓轩取出一些烟丝,然后将头疼粉放得烟卷,用火机点着,送到郑兰兰的唇边道:“先用这个应付一下,可能会好一点。”

  头疼粉含有微量的麻,在某种程度可以减缓毒瘾,等郑兰兰的互瘾过了,叶皓轩在为她施针排毒。

  岂料郑兰兰现在神智有些不清,她突然抱着叶皓轩的手,一口咬了去。

  叶皓轩眉头一皱,连忙将自己的浩然诀收回气海,现在的他身具浩然诀二层的修为,受到严重的外力时会自动发出护体罡气。

  如果不将罡气收回气海,多半会将郑兰兰的这一口牙给震掉。

  只是他护体罡气一除,一阵外心的疼痛从手背传来,紧接着鲜血直流。

  而郑兰兰死命的咬着,似乎要从叶皓轩的手背咬下一块肉来才算甘心。

  “兰兰,你醒醒,你不要这样,兰兰……”郑双双大惊,眼见叶皓轩的手背鲜血直流,她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叶皓轩示意没事,他咬紧牙关,忍受着手背传来的剧疼。

  过了五分钟,郑兰兰才松了口,她混身颤抖,有些惊恐和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当看清楚姐姐的时候,她突然扑过去抱着郑双双有双腿哀求。

  “姐姐,我求求你,给我点……给我一点吧,我好难受,我真的很难受……我发誓,在抽一次,我以后会戒的,我真的会戒的……呜呜……”

  郑双双感觉整颗心都要碎了,她闭眼,泪水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看到唯一的亲人这个样子,她痛不欲生……

  郑双双附下身去,抱着郑兰兰哭道“兰兰,你要坚持,你一定要坚持下去,皓轩说你只要坚持七天,他会将你的毒瘾完全的排去的……”

  “明天开始,明天开始好不好,姐姐我求你了,要不你让我去死吧,你让我去死……”郑兰兰嘶竭底里的叫道。

  “我不想在拖累你的,你交男朋友了,我是个包袱,我是你的累赘,你让我去死吧……”

  “妹妹……”郑双双痛心疾首的叫着,看着亲生妹妹痛苦的样子,好象是在刀割在她身一样难受。

  她咬咬牙,转身从室内取出一小包白粉,这白粉是她为了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而备的。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