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审讯

  第288章审讯

  “好,我明白了”王铁柱说着挂断了电话。

  休息了一阵,叶皓轩的精神稍稍好了一些,他切了一片人参含在嘴里,这样的助于快速恢复体力。

  五分钟后,警察赶到现在,将整个现场封锁了起来。

  在后厨,警察找到了两具尸体,经查是这家店老板和服务员的尸体,杀手是将这店里的两个人杀死,然后冒充服务员,伺机向许彤彤下杀手。

  叶皓轩和许彤彤一起被带到警察局里。

  一记审讯室里,两个警察在和叶皓轩做笔录。

  一连串常规问题问了之后,一名警察问:“那具烧焦的尸体是怎么回事?”

  叶皓轩犹豫了一下道:“这个一时半会儿我解释不清楚,他是杀手,要对我们不利,所以我才杀了他们。”

  “杀手?你电影看多了吧。”警察有些无语的说“那后厨的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杀手杀的,与我没有关系。”叶皓轩说。

  警察拿出一份检查报告说:“杀他们的是那把匕首,经鉴定,面只有你和一个身份不详的人两个指纹,不过面沾的血是你的,这你怎么解释?”

  叶皓轩指着手腕的绷带道:“我是被这匕首刺伤的,所以面有我的血,我拿过匕首跟那杀手博斗,所以面有我的指纹。”

  “据你之前所说,你手臂的伤口是贯穿伤?”警察又问。

  “不错,是贯穿伤口,一个窟窿。”叶皓轩答道。

  “你最好老实交待,据法医鉴定,你手的伤口已经闭合,根本不是今天的伤口。”警察喝道。

  叶皓轩苦笑:“我是一名医生,有快速让伤口愈合的办法。”

  “算能快速愈合,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分钟内愈合到这种程度,你还是老实交待了吧。”警察问。

  “死人我都能救活,何况一个小小的伤口?”叶皓轩平静的说。

  一名警察无语的站起身道:“我建议让精神科的来鉴定一下这个人的精神是否正常。”

  “我的精神很正常,我建议这案子让市局接手,还有,麻烦你让你们所长给市局的毛局长打个电话,他会过来的。”

  “完了……转交精神科吧。”另外一名警察也站起身来。

  开玩笑,他一个派出所的小警察,哪里知道市局局长的电话?他可犯不着在去请示所长,这货估计有妄想症吧。

  “我说的都是真的。”叶皓轩苦笑,他有些懊悔之前怎么没有第一时间给毛成打电话。

  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口一开,毛成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他们的所长。

  “局长好。”

  两个小警察吃了一惊,连忙立正经礼。

  毛成示意了一下,然后直接走到叶皓轩的跟前,“小叶,你没事吧。”

  “毛叔,我没事。”叶皓轩松了一口气,毛成来了好,不然的话会在这里纠缠不清了。

  “这件案子由市局接手,你们不用管了。”毛成转身对派出所的所长吩咐。

  “毛局,我知道了。”所长向那两个小警察一招手,那两个警察连忙走出审讯室。

  紧跟着,一名女警走了进来。

  这名女警察二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身警服,修长的双腿白花花的露在外面。

  在向看,叶皓轩顿时呆住了。

  这警花的脸只能用倾国倾城来形容,让叶皓轩竟然一时间无法把目光从她的脸移开。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市局的副局长,陈若溪,小叶,她有些事情要给你了解一下。”毛成笑道。

  叶皓轩一怔,这才从震动回过神来,他一眼瞥陈若溪的警衔,竟然真是副局长的级别。

  这么年轻能当副局长,要么她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妖孽,要么她的后台硬的让人不敢直视。

  叶皓轩点点头,毛成转身走了出去,临走还把门带。

  叶皓轩眼皮一跳这陈若溪绝对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副局长那么简单,不然算有天大的事情,也不会让毛成这个正局长回避的。

  “姓名。”

  陈若溪摊开笔录本,又开始了盘问。

  自从进警局来,这没营养的话已经问了足足有三次了,叶皓轩有些无语。

  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叶皓轩。”

  “性别。”

  陈若溪头也不抬,淡淡的问。

  “要不你自己看看?”叶皓轩忍不住来了句经典的。

  “脱下来,自己看。”陈若溪抬起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叶皓轩。

  她的目光锐利深遂,仿佛一把箭一般能刺入到人的心里,叶皓轩微微一怔,一般的警察,算是从特种部队出身的警察,也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目光。

  这种目光象是从刀山血海渡过,看透了人间生死的感觉,这种眼神,叶皓轩也只有从王铁柱他们几个人眼里看到过。

  叶皓轩心一凛,这陈若溪,来历绝对不简单,极有可能是临时抽调过来的,他心隐约有了一丝不详的感觉。

  “男。”

  叶皓轩终于败下阵来。

  陈若溪继续作着笔录,半天后,她终于把该问的都问完了。

  她合本子,淡淡的说:“经查,被烧焦的人是杀手,来自一个叫做‘野狼’的杀手组织。”

  “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想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把我放了。”叶皓轩无奈的说。

  “你自己的事情没有交待清楚,交待清楚了我自然会把你放了。”陈若溪淡淡的说。

  “我没什么好交待的,”叶皓轩说。

  “前些天,黑社会头目山熊被杀,他的外甥得了莫名其妙的怪病,从心脏处长出一株怪的花,而且根部与他的心脏连在一起,他足足哀嚎了一个礼拜才死。这些事情,我想你谁都清楚,交待下过程,我不为难你。”陈若溪瞟了叶皓轩一眼。

  叶皓轩一怔,随即不动声色道:“你所说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山熊我知道,是黑社会头目,后来被警方一打尽,这事还了新闻,至于他外甥是谁,我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陈若溪淡淡的瞟了叶皓轩一眼,又用那锐利的目光瞟向叶皓轩。

  叶皓轩一怔,随即心涌出一丝恼怒,山熊与他外甥死有余辜,算是被人查出来,他也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叶皓轩迎着她的目光,丝毫不退缩。

  陈若溪微微一怔,有些诧异,很少人敢这样直视自己的目光,叶皓轩是独一个。

  “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在我面前,你没必要掖着藏着,老实交待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陈若溪淡淡的说,她端过一边的水杯,一边轻轻的吹着,一边斜视叶皓轩。

  可是叶皓轩不吃她这一套,叶皓轩是谁?脑海有着祖医圣的传承,他祖那位医圣是活了百余年的老妖怪,这几十年的生活阅历,又岂会被陈若溪打败?

  叶皓轩摇摇头道:“我是一个小医生,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如果你还不放我走,我会请律师来的。”

  砰。

  陈若溪的耐心已经磨光了,的确如叶皓轩所想,她的身份不一般,之前她所对付的那些人哪个不是妖孽一般的人物,但在她跟前顶多五分钟撑不住了。

  没想到叶皓轩竟然油盐不进。

  她重重的把水杯在桌子一顿,脸已经带着一丝薄怒“那你告诉我,今天那个杀手,怎么会被烧成那个样子?”

  叶皓轩耸耸肩膀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着火了,可能是他坏事做绝,遭报应了吧。”

  “你……那你告诉我,你手的那个贯穿伤又是怎么回事,这种伤口,换了一般人,没有天强化治疗伤口根本不可能愈合,从出警到现场,不过五分钟时间,你是怎么让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愈合的?”

  叶皓轩无语的说“美女警官,拜托你有点逻辑好不好,我刚才都说了自己是医生,而且我家传的医术有点小手段,用一些自制的药可以快速的让伤口愈合。不信你划个伤口试试,我保证也能让你在五分钟内愈合,还有,做你们这行的,危险系数极高,如果哪天不小心屁股被开洞,或者被毁容了,可以来找我,我免费帮你治。”

  叶皓轩的耐心已经耗尽,他向这位冷艳的美女警官发起了冲锋。

  “混蛋。”陈若溪大怒,犯的一掌击在桌子。

  她跟前的那个审讯桌是实木做的,非常厚实,但陈若溪这一掌含怒拍下,桌子竟然微微的一颤,发出数声微不可闻的咔嚓声。

  叶皓轩的神色变了一变,这陈若溪绝对是个高手,单凭她这一掌可以判断出来,而且叶皓轩相信,她这一掌绝对没有出全力。

  陈若溪将帽子一摘,然后走到审讯室的监控前面,顺手将电源拔了下去。

  她一边活动着十指的关节,一边脸色不善的向叶皓轩走来,她的十指一伸,发出一声劈里叭拉的响声。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