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你们求我啊

  第297章你们求我啊

  萧煜微微的感觉到恼怒,看来萧海媚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在京城彷惶无助的小女孩了,人情冷暖以及这些年来的磨练,让她成熟知性,更有一种高高在的冷艳。

  “我听说,你们清源有位神医。”萧煜说。

  “没听说过。”萧海媚淡淡的说。

  “老爷子病了,医生说,最多还有两个月。”萧煜神色显出一丝无奈,萧家老爷子是萧家的顶梁柱,如果老爷子在,萧家在熬几年,可能会让自己的家族在一步。

  如果萧老爷子归天了,他的影响力骤然锐减,萧家的地位可能会止步不前,那些对萧家生意虎视眈眈的人会疯涌而来,以萧家现在的地位,极有可能会生意一落千丈。

  “那老东西要死了?”萧海媚猛的抬起头,露了一丝喜色。

  “萧海媚,别忘了你还姓萧,如果没有父亲,根本不可能有你,萧家不欠你什么,相反,你欠萧家这份骨血情分。”萧煜看到她喜悦的表情,忍不住发火。

  “是吗?萧家当初这样待我和母亲,难道我不应该恨你们,相反要感激你们这份骨血情分吗?”萧海媚冷冷的笑道。

  当初萧家不接纳自己,甚至连母亲过世也没有资格进入萧家陵园,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那老东西的极力反对,而萧海媚的父亲,原本是个没有魄力的软骨头男人,他不敢忤逆萧家老东西的心,所以咬着牙把自己赶出萧家。

  自己身只剩下几十元,在京城流落街头,那段日子,是萧海媚心抹不去的恶梦。

  “难道不应该吗?萧家生了你,”萧煜喝道。

  “生了我又怎么样?我在你们萧家,算是人吗?萧家老东西,死了更好。”萧海媚冷声道。

  “萧海媚,我来只是向你打听那神医的下落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什么求着你。”萧煜大怒。

  “我不知道你说的神医是谁,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萧海媚冷笑道。

  “之前京城黄家独子黄邵辉因强直性脊柱炎全身瘫痪,被医生宣判了截肢甚至死刑,但是清源回去后,他竟然活蹦乱跳的当兵去了,家里设尽千方百计打听,才知道他在清源遇到一名神医。”

  “黄家提起那神医,对他赞不绝口,声称他有起死回生的能力,所以我想找到那神医,给爷爷治病。”

  萧煜对于清源是人生地不熟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求到萧海媚这里来,毕竟萧海媚在清源土生土长长大的,而且人脉也不错,或许会有办法?

  “黄邵辉。”萧海媚的神色闪过一丝诧异,她知道黄邵辉的病是叶皓轩治好的,萧煜口的神医,正是叶皓轩。

  “你知道他,你认识这位神医。”萧煜的神色马激动了起来,他猛的站起来道:“如果你能帮忙找到这神医,是大功,我可以让你回到萧家,你母亲可以葬到萧家陵园。”

  萧海媚冷冷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回到萧家?我现在能自食其力,我现在还有着不错的事业,够养活自己,回到你们萧家干什么?受你们的白眼还是巴结你们?能葬到萧家陵园是我母亲临终的愿望,她爱着那个没用的男人,这一点,我以后会堂堂正正的让你们萧家低头,风风光光的把母亲迎到那里,而不是你这种施舍。”

  “萧海媚,你不要不识抬举。”萧煜大怒,指着萧海媚喝道“马告诉我,那神医是谁,不然,我让你好看。”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样才能让我好看。”萧海媚冷冷一笑,站起身来,盯着萧煜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医生我认识,而且跟我的关系还很好。”

  “告诉我,他是谁”萧煜心一跳,这医生关系到萧家老爷子的命,也关系到整个萧家的命运。

  “求我啊,你跪下来求我,或许我心情好了,会告诉你他是谁。”萧海媚冷笑道。

  “萧海媚,你这个贱人,跟你母亲一样,”萧煜大怒,让他向这个萧家的野种下跪低头?做梦吧。

  萧海媚神色渐渐变得有些狰狞,母亲是她心的逆鳞,谁都不可以侮辱,尤其是萧家。

  “来人,丢出去。”萧海媚淡淡的说。

  两名保安马冲了进来,一人拉着萧煜的手,往外拖去。

  “萧海媚,你动一下我试试。”萧煜大怒。

  “先打一顿在说。”萧海媚淡淡的说。

  两名保安毫不犹豫的把萧煜按到了地,手的警棍没头没脸的向萧煜脸抽了过去。

  萧煜被抽得连连惨叫,他向两名保镖吼道:“你们两个,是死人吗?”

  连吼数声,却没人回应,他连滚带爬的滚出办公室,只见两个保镖趴在地,痛苦的扭曲。

  他的保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实力不凡,算是退伍军人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只是不知道这两个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保安,是怎么无声无息的把自己的人弄倒的。

  看来萧海媚没有自己想象的简单,普通的公司,绝对不可能会有武力这么强悍的保安的。

  萧煜刚到清源,还不知道雪莲养颜露的火爆程度,全国下下,也只有京城那些自以为是的走高端路线的人,不知道雪莲养颜露的效果。

  两个保安拿着警棍没头没脑的抽,把萧煜打得惨叫连连,他一边双手护头,一边大叫:“萧海媚,你这个贱人,如果你在不停手,回到京城,我让你好看。”

  “停手。”萧海媚手一挥,然后站起来,一边的开水壶里咕咚咕咚冒起白气,茶水被烧开了。

  她倒了一杯开水,然后端起桌子的杯子,一边吹着滚烫的茶水,一边走向萧煜。

  “贱人,我知道,你不敢把我怎么样,否则的话我让你死的很难看”萧煜面目狰狞,盯着萧海媚,他刚才被保安一顿痛揍,被打的鼻子青脸肿的,看起来极为可怖。

  “回去告诉萧家的人,他们当初怎么对我的,我会十倍让他们还回来,还有,萧家的那老东西,会下地狱的。”萧海媚一声冷笑,手那杯开水砸向萧煜。

  一杯滚烫的开水全部倾泄到萧煜的裤裆处,萧煜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双眼翻白,倒在地。

  “丢出去,以后在门口立下牌子,京城萧家与狗,不得进入。”萧海媚冷冷一笑,转身走进办公室。

  保安点点头,用对讲机呼叫了几句,又有几名保安跑过来,架起保镖和萧煜,拖死狗一样的拖了出去。

  萧海媚回到办公室,泪水止不住的流下,过往种种,在那瞬间涌心头,母亲病逝,那个叫父亲的男人从头到终都没有露过面,当初她带着母亲的骨灰去京城找他,可是受尽了白眼和嘲讽。

  当年的事情,她永远也不会忘,迟早有一天,她会让萧家加倍还回来。

  她突然有种无助的感觉,她迟疑了一下,拔通了叶皓轩的电话。

  “媚媚,怎么了?”

  话筒的另外一边,传出了叶皓轩的声音。

  “没什么,我想你了。”萧海媚勉强笑了笑。

  “我马过去。”

  叶皓轩毫不犹豫的说,因为他听出在话筒的另外一边,萧海媚语气的悲伤与无助。

  半个小时后,叶皓轩匆匆的赶了过来,专属电梯那里的保安连忙把电梯打开,叶皓轩直顶楼。

  “他是谁,为什么可以不排除不预约?”一边等着不耐烦的人怒道。

  “他是我们的老板……”前台小姑娘两眼直冒星星的说。

  叶皓轩一出现,萧海媚直接扑到他的怀里,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泪水悄声息的落了下来。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会让他死的很难看。”叶皓轩抱着她,沉声说。

  萧海媚摇摇头,拭去泪道:“萧家的人来了。”

  “萧家?他们来做什么?”叶皓轩诧异的问。

  萧海媚摇摇头:“抱紧我。”

  叶皓轩紧紧的抱着她,让有些无助的萧海媚感觉到了一丝温暖,感受着他结实的双臂以及熟悉的气息,她的心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沙发,萧海媚小鸟依人的偎在叶皓轩的怀里,脸带着一丝喜意“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萧家的老东西快死了,刚才那个人的儿子来这里,被我狠狠的教训一顿。”

  萧海媚的事情叶皓轩很清楚,也知道萧家的家主萧战,也是萧海媚的爷爷当初是怎么对她的。

  “那应该高兴,你哭什么?”叶皓轩诧异的问。

  “我之所以今天有底气教训萧家的人,全是因为你给我的底气,谢谢你。”萧海媚脸带着一丝迷醉的笑意。

  “你是我女人,我对你做什么都是理所应该,以后不许在提谢字。”叶皓轩伸手,在她臀部拍了一下。

  萧海媚点点头,紧紧的抱着叶皓轩,有些神伤的说:“我想起我母亲临终前对我说过的话。”

  “什么话?”叶皓轩问。

  “从始至,她都爱着那个没用的男人,尽管他抛弃了她,但她对他还是死心塌地,临终前,她抓着我的手对我说,她算死,也想葬在萧家的陵园里,永远看着那个人。”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