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下跪道歉

  第308章下跪道歉

  “爸,你醒了,你没事了吧。!”萧付又惊又喜,连忙跑到萧益弘的跟前。

  萧益弘双眼圆睁,他喉咙发出一阵嗬嗬的声音,好象是要说些什么,但是他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琴琴,你委屈下,向媚媚道个歉吧。”看到父亲这种情况,萧付咬咬牙说,毕竟老爷子的命关紧。

  “萧付,你是不是男人,你爸的命关紧,我的尊严不关紧了吗?”苏琴怒道。

  “琴琴,希望你大局为重。”萧付无奈的说。

  “大局为重要让我跟那个贱人的女儿下跪道歉?你想过我的感受吗?”苏琴大怒道。

  “现在又加一条,必须自抽耳光。”萧海媚淡淡的说。

  “你……”萧付有些无言以对,眼看时间越来越紧,他咬咬牙,转身喝道:“跪下,道歉。”

  “你妄想……”苏琴大怒,又施出以往的招式,“萧付,我跟了你这么久,有对不起过你吗?我这些年受的委屈有多少你知道吗?你竟然这样对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一哭二闹三吊,只要她跟萧付有冲突,她往往用这招,百试百灵。

  但是今天似乎不太管用了,萧付突然喝道:“如果你今天不跪下,那我们夫妻情分,到此为止。”

  这句话一出,苏琴的神情一滞,她不敢相信的看关萧付,尖叫道:“萧付,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在说一遍。”

  “如果我爸今天有什么事情,明天我们去离婚。”萧付冷冷的说。

  苏琴呆住了,她的娘家是一个没落的世家,家里的风光早已经不在,现在娘家的那些人等于说是依附着萧家才苟延残喘,如果离婚了,等待她苏家的,将是灭顶之灾。

  “还有二分钟,如果在不道歉,我想也没必要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跪下,马。”萧付喝道,他是生平第一次有魄力,也是生平第一次在这个女人面前以命令的口吻说话。

  苏琴身体一颤,她砰的一声跪倒在地,平时她可以对萧付指手划脚,但萧付真正的拿出来一家之主的威严时,还是让她寒噤蝉。

  “对不起,我不该骂你。”苏琴咬牙切齿的说,让她对那个贱人的女儿下跪,这是她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耻辱。

  “你的嘴太贱了,自己掌嘴。”萧海媚冷冷的喝道,母亲是自己心的逆鳞,不允许任何人侮辱。

  苏琴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还有一分钟。”叶皓轩淡淡的说。

  苏琴微微的一颤,艰难的抬起手,不痛不痒的抽了自己两个耳光,虽然这两巴掌并不重,但是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在萧海媚的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了。

  叶皓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转身走到萧益弘的身边,手金针一掌拍出,金针刺入他的百会穴。

  苏琴站起身来,委屈的放声大哭,她边哭边跪着离开。

  萧付现在没空理会她,只要他父亲没事,他回去跪搓板都可以,任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妻管严,竟然有这么威严的一面。

  叶皓轩金针拍入萧益弘的百会穴,他整个人猛的坐了起来,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一口浓痰吐了出来。

  “爸,你怎么样,你没事吧。”萧付紧张的扶着他。

  “差点……要了我这条老命。”萧益弘喃喃的说。

  听他开口说话,萧付紧紧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父亲之前的病可以说是命悬一线,任何医生都断定他活不过今年,没想到叶皓轩一番诊治,竟然会让他恢复了过来。

  “爸,你没事好。”萧付松了一口气。

  “小伙子,你的医术不错。”萧益弘赞许的向叶皓轩说道“你要什么,尽管提出来,只要我萧家出得起,一定会满足你。”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还她一个公道。”叶皓轩向萧海媚一指。

  虽然萧海媚现在面貌大变,但昔日那个清丽的少女轮廓依稀可辨,萧益弘看了一阵,这才恍然道:“是你。”

  “还记得我,看来你还没有老糊涂。”萧海媚冷冷一笑。

  “我救了你的命,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条件。”叶皓轩淡淡的对萧益弘说。

  “你无非是让我承认她的身份,这个我可以做到,我也可以为当初做出的事情道歉,当年我做的确实太过于绝情。

  但是,我萧家的人都是根正苗红的人,她母亲来历不明,身世不清,不可能入我萧家陵园安葬。”萧益弘沉声道。

  “爸,媚媚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她这一点要求,你答应她了吧,况且她母亲当年为我付出的也确实太多。”

  萧付叹道,他是一个没有主心骨的人,当年萧老说什么是什么,他根本不敢有半点反驳,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有魄力,萧家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萧益弘一个人撑着。

  “住口,我的决策,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划脚了?”萧益弘喝道。

  萧付果真不敢在开口,他默默的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这么说,你是不想答应这个条件了?”叶皓轩冷冷的说。

  “别的条件都可以答应,只有这个条件,是绝对不可能的。”萧益弘喝道。

  “这是我要的诊金,你不是想不给诊金吧。”叶皓轩脸色微微的一沉。

  “想要诊金,我萧家有的是钱,要多少有多少,唯独这个条件,我不可能答应。”萧益弘喝道。

  “是吗?你是不是以为你能起来说话,可以高枕无忧了?”叶皓轩冷冷一笑道。

  “怎么,这还不算完,我现在觉得挺好的,哈哈哈”萧益弘边说边起身下床,来来回回的走了几步。

  他心里对叶皓轩的医术倒也佩服,之前他半死不活的躺在床等死,叶皓轩来不到半个小时,他可以起身来回走动,这年轻人的医术,果真不一般。

  “忘记告诉你了,你现在状况,是我以真气强行贯通你的经脉,才让你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但你不是习武之人,真气无法存在你气海,所以你这个状况只能维持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你会回到之前的样子,”叶皓轩微微笑道。

  萧益弘的笑声嗄然而止,他喝道:“你在耍我?”

  “不是耍你,”叶皓轩边说边从一个瓷瓶取出一颗药丸来,这颗药丸色泽金黄,入鼻生香,正是他以百年老参,极品灵芝以及混杂了几十名贵药材所制成的保命药丸。

  这药丸一共也只有十颗,之前在清山寺时候给那孕妇服用了一颗。

  “你的病,只有服下这种药丸才能完全算好,”叶皓轩边说边把药刃丸送到萧海媚的手,他淡淡的说“你的生死,现在由媚媚决定,答不答应,看你一句话。”

  “你以为这样能威胁我?我不信这药只有你有。”萧益弘喝道。

  “不要质疑我说的话,算我把药方给你,你们也凑不齐这面的药材,”叶皓轩微微的笑道。

  萧海媚接过那粒药丸,冷笑道:“这药,你要还是不要,要的话答应我的条件,风风光光把我母亲迎入陵园,不要的话,我去喂狗。”

  “你……你在吓我吧。”萧益弘有些半信半颖的看向叶皓轩。

  “是不是觉得你双腿已经有些发麻?这是真气痪散的迹象,不出半个小时,你会象以前那样躺在床,动也不能动。”叶皓轩微微笑道。

  “你……”萧益弘心狂跳,叶皓轩说的不错,他现在的确是双腿发麻,而且他渐渐的感觉不到了双腿的存在。

  “爸,你答应了吧,算为了萧家。”萧付道。

  萧益弘的脸阴睛不定,他已经确定了叶皓轩说的话多半是真的,他思索了半天,将利益权衡了一下,才不得不一横心道“好,我答应你,回京以后,你母亲可以葬在萧家陵园,自我以下,萧家之人全去祭拜。”

  “哈哈哈……”萧海媚突然放声大笑,她笑得有些疯狂,甚至眼睛都笑了现来。

  “你们萧家,不是书香之后吗?不是不接受来历不明的人进入萧家吗?你们萧家不是有萧家的规矩吗?狗屁,刀架到你脖子,你萧家狗屁都不是。”

  萧海媚突然把手的药丸直接丢到地,她冷笑道:“现在用这种方法逼你范,谅你也不服,我答应过母亲,我要堂堂正正的带她走入萧家,而不是用这种逼你范的方法。”

  她突然厉声道:“萧益弘,我要你好好活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把我母亲葬入陵园。”

  一边的萧付边把药捡了起来,然后拭去面的灰尘。

  萧海媚的语气极为不敬,但是萧益弘出的没有生气,相反,他有些双眼放光。

  良久他才点头道:“好,有魄力,你父亲有魄力多了,可惜是个女儿,不然的话我把萧家交给你又有何妨?”

  “你萧家交给我,我还未必看得眼,区区一个萧家而已,还真当你们萧家真的家大业大?”萧海媚一声冷笑,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她转身离开。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