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触电的感觉

  第344章触电的感觉

  这个混蛋,刚才碰到自己那里,让自己有种触电的感觉,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呃……事态紧急嘛,我又不是故意的。”叶皓轩做出一幅正人君子的样子。

  “是不是故意的你心里清楚,这些人是冲你来的吧。”陈若溪道。

  “不大清楚,我惹的麻烦不少,国外和国内的杀手都咬着我不放,嘿嘿,要不帮我弄把枪吧,你是有杀人执照的,这应该不难吧。”

  “可以,次不是有个姓龙的老头找你吗,你加入他的组织行了。”陈若溪淡淡的说。

  “呃……那还是算了。”叶皓轩缩了缩脑袋。

  开玩笑,那种地方是人去的吗?一进去把脑袋别在腰,成天面对的不知道是什么怪物。

  “胆小鬼”陈若溪不屑的瞟了叶皓轩一眼。

  “今天这些人以前几次身手都要厉害的多,到底是什么来头?”叶皓轩有些疑惑的问。

  陈若溪一言不发,她拿出手机拔出一个特殊的号码,接通后报出自己的番号,然后挂断了手机。

  过了五分钟,有一条短信直接发到她的手机,陈若溪翻看了几眼,皱眉道:“天杀组织的银牌杀手,难怪身手不错的样子,冲你来的,你可小心点。”

  “呃……又是天杀,这个天杀的组织,老子总有一天要把他们连根拔起。”叶皓轩咬牙切齿的说。

  以前这个组织确实小瞧叶皓轩了,每一次派来的都是铜牌杀手,他们的杀手素质是世界都出名的,他们认为对付叶皓轩足够了。

  可是一连折损了几个杀手,到最后连清源市都没进去被人莫名其妙的干掉后,组织的头目这才感觉到叶皓轩的不寻常的地方,这才重视了起来。

  按说这个组织跟叶皓轩并没有多大的深仇大恨,他们只是收古家的钱来刺杀叶皓轩,只是他们屡次失败,让他们的声誉受损了许多,所以这才急红了眼,破格出动两名银牌杀手。

  可是这一次的任务还是以失败告终。

  不说叶皓轩的实力又有突破,单是一个陈若溪,够这两个杀手头疼的了。

  叫了拖车把汽车拖到了维修场,两人打的来到了陈若溪的家里,陈若溪的家里依然象一次那样小资,叶皓轩下意识的向阳台看去,只是这一次没有看到那性感的衣服,这让他多多少少有些遗憾。

  似乎是明白叶皓轩龌龊的想法,陈若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变态……”

  叶皓轩有些尴尬,这也不能怪他好不好,谁让她一次把自己性感的衣服挂在那么显眼的地方,她难道不知道女人贴身的东西对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吗?

  “那个,开始吧,脱衣服吧。”叶皓轩讪讪的说。

  陈若溪咬咬嘴唇,没有作声。

  她背的疤痕较多,需要脱下衣服,但是在一个大男人的跟前脱衣服,还是让她感觉有些难为情。

  “那个……我是医生,你不用顾忌着,要不让我代劳吧?怕什么,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叶皓轩呐呐的说。

  “不用……”

  陈若溪咬咬嘴唇,还是顺从的把那一身长裙脱了下来,露出里面蕾丝紫色衣服。

  她从小接受严格的训练,所以身材非常火爆,没有一丝赘肉,完美纤细的身材让人忍不住要伸出手去触摸一下。

  叶皓轩感觉鼻孔里有些温热的东西要流出来了,他连忙屏息凝神,把身的杂念摒弃出去。

  尤其是他看到陈若溪背的疤痕时,他的脑袋象是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一样。

  这个女人年纪并不算很大,但是她为这个国家奉献出的太多,那一条条狰狞的疤痕让叶皓轩突然觉得有些心疼。

  他伸出手去触摸着那一条条恐怖的伤痕。

  “你到底是在给我治病还是在占我便宜?”陈若溪突然冷冷的说。

  “呃,马开始,我只是在酝酿酝酿!”叶皓轩连忙缩回去手。

  按照叶皓轩的吩咐,陈若溪顺从的趴在床,那形象要多乖巧有多乖巧,跟平时冷若冰霜的样子大不相同。

  “你身的伤愈合太久了,如果要祛除,我要把它再次切开,可能会有些痛,你忍着点。”叶皓轩手多了一把薄薄的手术刀。

  “你废话真多。”陈若溪白了叶皓轩一眼。

  叶皓轩点点头,伸出手去解开她身的衣服,这女人的衣服真性感,真引诱人,叶皓轩只觉得双手都在颤抖。

  解开身后的衣服,叶皓轩拿起手术刀,小心翼翼的把她后背的伤痕按着原来的纹路划过。

  每一刀切下,他的心都是一阵揪疼,陈若溪的身体也是微微的一颤抖,叶皓轩切开一条疤痕,赶快用金针止血,然后把自己特制的药涂。

  忙活了大半个小时,这才算是把她身的伤完全涂药,叶皓轩双虚空乱点,一个肉眼不可见的金色符?浮在半空,他右手微微的一点,那个金色的符?隐入陈若溪的背。

  自从突破浩然诀第三重以后,叶皓轩完全可以凌空虚绘符?,根本不用借助朱砂黄纸这一类的东西。

  她背的伤以极快的速度愈合着,随即生出新肉,只用了十多分钟,她背那狰狞可怖的伤口消失不见,只是新生的新肉颜色多多少少有些不协调。

  这些状况过几天会好的,陈若溪身的伤顶多三天会完全消失不见。

  “好了,你可以穿衣服了,三天内不要吃辛辣的东西,三天后一点也看不出来了。”叶皓轩舒了一口气。

  “还有一个地方。”陈若溪涨红着脸说。

  “还有哪里?”叶皓轩诧异的问。

  陈若溪翻过身来,她原来松在身的紫色纹衣服掉落,顿时让叶皓轩眼前一亮。

  叶皓轩的脑海一片空白,这……她这是要干什么,要诱惑自己吗?自己从还是不从?不会吧,自己只是帮她治好伤而已,用不着以身相许吧。

  “这里……是从有的一个胎记,你想办法帮我把它祛掉。”陈若溪脸色绯红的指着右峰的点拇指大小的瘊子说。

  原来是这样啊,叶皓轩这才松了一品气,但随即有些恼怒了起来,你不能先说吗,有你这样诱惑人吗?象是把人挑拔的心急火燎的,然后在给你泼一盆凉水一样。

  “我看看……”叶皓轩试探的伸出手,看她没有拒绝,这才一手放到她的身,试探她的病情。

  柔软,圆润光华,不失弹性,绝对的纯天然。

  正在沉浸以那种不能自拔的爽点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阵凌厉的杀意从她双眼迸发出来。

  “我……我只是看看具体情况,然后才能做定论。”叶皓轩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

  “我长在右边,你摸我左边干嘛,你这个混蛋,你是故意占我便宜。”陈若溪怒道。

  “呃……不好意思,我弄错了。”叶皓轩连忙把手从左边放到右边。

  “滚,”如果现在陈若溪手有一把刀子,她绝对能把叶皓轩的手给切下来,这货是打着看病的幌子占便宜的。

  陈若溪这才省悟这过,叶皓轩号称神医,不用号脉能把人身的病症看得清清楚楚,哪里需要近距离的又是摸又是捏的。

  她快速的把衣服穿,然后套长裙,冷冷的扫了叶皓轩一眼:“便宜占完了,说说怎么办吧。”

  “这个没什么问题,只是一个瘊子罢了,我配的这些药完全可以把这东西化掉的。”叶皓轩讪讪的说。

  “那你不早说,你是想占我便宜是不是。”陈若溪怒道。

  “你没给我说的机会啊,你直接脱了给我看的。”叶皓轩无辜的说。

  “你……变态,龌龊……”陈若溪又急又羞的盯了叶皓轩一眼。

  自从她认识这个家伙以后,她似乎都没有在他身占到过便宜。

  本来今天想感谢他,请他吃顿饭的,但是现在陈若溪一点心情都没有了,直接把叶皓轩赶了出去。

  “过河拆桥”叶皓轩无语的说。

  军刺打来了电话,“老板,事情已经查清楚了。”

  “什么情况?”

  “你说的没错,这两个人是天杀的铜牌杀手,他们之前派来的铜牌杀手根本进不了清源,这次我们大意了。”

  “不管你们的事情,清源这么多人,你们也不可能防的过来,查到他们的落脚点了吗?”

  “查到了,随时可以行动。”

  “先不忙,晚我过去,我要亲手把这两个杀手抓住。”叶皓轩双眼露出一丝狠厉。

  古家这招借刀杀人,确实玩得漂亮,不过天杀的老板象个傻逼一样,这样甘心做别人手的刀?

  已经快午了,叶皓轩来到了养生膳坊,打算在自家的地方吃点东西。

  六楼有一间包厢,是专门给叶皓轩留的,本来想请夏寸心她们一起,但午的时候是她最忙的时候。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