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京城邵家

  第410章京城邵家

  邵清盈话音一落,现场马响起了一阵欢呼声,刚才卖假酒的事情似乎被客人们都忘记了。!

  叶皓轩暗自点头,这个女人聪明睿智,做事雷厉风行,邵氏能成为华夏富豪榜有名的集团,果然和这个女人是分不开家的。

  “两位,对于刚才的事情,我向两位表示歉意,今天的费用一律免单,”邵清盈说着从秘书手里接过两张金色会员卡道“以后两位如果到我们这里消费,一律打三折。”

  “那谢谢了。”叶皓轩毫不客气的接过会员卡,吃顿饭都吃的让人憋气,这张卡他毫不客气的笑纳了。

  只是他的手不经意的触碰到邵清盈的指尖,叶皓轩只觉得一阵异样传来。

  邵清盈的指尖很冰,很冷,没有一点温度,正常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手温。

  叶皓轩心一动,诧异的看了眼邵清盈的面相,只见她的印堂处微微弥漫着一阵若有若无的黑气,这丝黑气以极慢的速度在她的印堂处成形。

  显然这些天她是有些灾难的,黑气一旦形成,她恐怕会面临一场血光之灾。

  “邵总的这手镯好象很有来历。”叶皓轩盯着邵清盈玉婉处的那只青翠的手镯笑道。

  “你知道它的来历?”邵清盈有些诧异的问。

  “这玉镯灵气逼人,灵动自如,显然是出处大师之手,只是出自哪位大师之手,我不得而知了,不知道可不可以借我看一看?”叶皓轩笑道。

  秘书刚想斥叶皓轩无礼,但是邵清盈微微一笑,竟然真的把玉镯取下来交给叶皓轩。

  叶皓轩接过玉镯,拿在手翻来覆去的看了几下,他的右手不经意的连动,以极其隐晦的动作划出一个道诀,快速的对着玉镯划动了几下。

  他的动作极为隐晦,一般没人会注意到,但是邵清盈却看出了异样,她心微微一凛,表面却依然是不动声色。

  “这玉镯想必是出自长春真人之手吧。”

  看了半天,叶皓轩笑了笑,又把玉镯交还给邵清盈,刚才他不动声色的在玉镯结下一个阵法,希望能助她躲过这一劫吧。

  长春真人,是众所周知的丘处机长春子,相传他是玉雕鼻祖,叶皓轩阵法已经完成,只是随口一说,其实这玉的来历,他也不知道。

  “来历我也不知道,只是祖传下来了。”邵清盈不动声色的把玉镯戴在手,好象是没有发现叶皓轩刚才那怪异的动作一样。

  “邵总的体质偏寒,易招邪魅,也是易生灾,这只玉镯灵动自如,戴在身能化灾解难,以后邵总最好还是不离身最好,”叶皓轩笑道。

  “你是算命先生?”邵清盈问。

  “不是,我只是一个医生,只是精略的通晓一些玄术,这是医的需要,孟浪了。”叶皓轩笑道。

  “不管怎么样,多谢你的提醒,请慢用。”

  邵清盈向叶皓轩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直到邵清盈走了大半天,袁昊还是瞪着一双眼盯着邵清盈的北影,脸依然还是那一幅痴迷的神色。

  “我说你……看够了没有?”

  叶皓轩拍了拍他的肩膀。

  “呃,不够,怎么会看够呢,这是邵清盈啊,京城首富邵家的掌舵人啊,太漂亮了,真的是太漂亮了。”袁昊一幅花痴的样子。

  叶皓轩笑着摇摇头。

  闹了个不愉快,终于能静下心来吃饭了,两人换了一张桌子,今天吃饭不用花钱,袁昊猛点一通。

  一顿饭吃得袁昊皮带几乎都系不了,他方才心满意足。

  叶皓轩无奈道:“袁大哥,以后有的是机会,吃多了不好,咱们改天继续。”

  “那不行,今天免费,我可是要吃够本的。”袁昊含糊不清道。

  叶皓轩无语……

  好不容易,才算等袁昊放下了筷子,两人才一起结伴离开了王府井。

  “兄弟,现在桂老不在京城,等他回来,我一准马通知你。”袁昊打着饱嗝,边走边说。

  “那多谢了。”叶皓轩笑道。

  “谢什么,大家都是哥们儿,嘿嘿,今天这一趟可没白来,王府井的大厨,果真厉害。”袁昊得意的说。

  叶皓轩苦笑,这家伙也是快三十的人了,怎么感觉这么逗呢。

  在这个时候,袁昊的电话响了,他接了电话,微微的一愣,然后急切道“好,好,我马去准备……”

  “兄弟,今天哥们儿陪不了你了,有情况了。”袁昊挂了电话道。

  “那好,你去忙吧,有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尽管说。”叶皓轩笑道。

  “这个你帮不……”袁昊说了一句,然后微微一怔道“兄弟,想不想去京城疗养院看看?”

  “京城疗养院?”叶皓轩微微一愣神。

  “是的,咳,说了你可能不知道,普通人是没听说过这个地方的,也是国家一些高级干部或者将领休养的地方,普通人可是进不去的,里面全是一些大人物。”袁昊笑道。

  “刚才什么情况?”叶皓轩问。

  “有个老将军不舒服,闹腾了几天了,吃不好睡不下的,疗养院那边没办法,现在京军区总院要成立一个医疗小组去帮那老将军看病,我要去做助手。”袁昊道。

  “原来是这样,”叶皓轩心一动道“那能把我也带吗,我也想去见见世面。”

  “没问题,这点小权利老哥我还是有的,走,现在去。”袁昊爽快的说。

  京城疗养院的某个独立阁楼内,里面乱做一团。

  在一间摆满现代化仪器的屋子内,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人躺在床,他的眉头紧锁,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在一旁,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在忙的团团转,又是测心跳,又是做透视,总之是检查一个接着一个。

  检查结果一分又一分的送到客厅里面,有几个头发花白的专家在焦急的讨论着里面那位老人的病情。

  要知道,那老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自身是京军区一少将,而且立下过无数战功,现在因为他的这个病,连面的人都惊动了,所以说这些专家的压力很大。

  讨论了半天,也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几个专家各抒意见,如果不是他们所在的地方不是一般的地方,估计现在早吵作一团了。

  几个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坐在正央的一个一身军装的年人在也忍不住他,他忍无可忍的重重的在桌子一拍,起身喝道“我现在只想知道,我爸到度怎么样了?”

  王越泽这一怒,几个马要吵开的专家马安静了,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专家小心道:“王校,王老首长的病是因为前几的感冒经起来的,我们西医认为……”

  “别给我说西医怎么认为,医怎么认为,我只想知道你们现在有没有办法把我爸的病治好。”

  王越泽越说越怒,什么特妈的狗屁专家,他父亲王老也是一个星期前有点感冒,当初没在意,服用了些感冒药,想挺挺过去了,谁知道感冒越来越严重,到最后不得不住进了疗养院。

  疗养院所谓的专家,检查来检查去确定老爷子确定是感冒了,建议休养,可是在这里休养了一星期,非但没有把病好,反而又把病人折腾的下不了床了。

  现在的王老吃不下东西,一吃吐,而且腹一阵阵的绞痛,想吃东西偏偏又恶心反胃。

  一晃几天了,这些狗屁专家做了一遍又一遍的检查,可是王老越来越严重,到现在竟然连床都下不去了,这些饭桶,要是在战场,王越泽都有一枪毙了这些家伙的冲动。

  几个专家马不说话了,王老的病因他们查来查去还是感冒,可是这个常见的病在王老的身是那么的麻烦,什么方法都试过的,是不见效,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门一工,又是五六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人精神奕奕,头发花白,正是京军区总院的专家刘付清。

  刘付清的身份和桂老一样,同样是国手,这次王老的病折腾了快十天了,甚至连床都下不来了,所以面把刘付清从军区医院派来了。

  见到刘付清来,几名专家连忙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刘老。”

  同时他们心里松了一口气,军区总院总算来人了,刘老一出手,肯定药到病除。

  刘付清号称刘快手,之所以说他快,是因为他治病的过程极快,在难缠的病,只要一经他的手,很快可以药到病除了。

  王越泽连忙站起来迎了去道:“刘老,可算是把您看来了,我父亲的病,全指望您了。”

  “小王,不要急,我先去看看王老。”刘付清示意他不要着急,然后走到病房去了。

  叶皓轩也混在这七八个人里面,和袁昊一起充当刘付清的助手。

  由于病房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所以叶皓轩和袁昊几个闲杂人等只得在外面站着,站在门口,叶皓轩看了看王老的神色,心已经有数。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