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全军覆没

  第419章全军覆没

  刑思成的手用力一抽,叶皓轩的手纹丝不动,他的手好象是被固定在叶皓轩手掌心里一般,抽也抽不回来。!

  刑思成微微一怔,他猛的用力,想把手从叶皓轩的手里抽出来,但是叶皓轩握着他的拳头,无论他怎么用力,叶皓轩的手始终不动。

  刑思成放弃了抽手,他右腿飞起,向叶皓轩的胸口踹去,叶皓轩突然向前微微踏出一步,身子向前微微的一靠,靠在了刑思成的身。

  刑思成只觉得自己象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撞飞了一般,整个人不自由主的向后倒飞,足足飞了三四米才稳住身形,但是他脚下一滑,跌倒在地,好在他反应不错,身子一着地,马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

  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只要明眼人一看知道他这一次败了,败的非常彻底。

  “你败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这是什么功夫?根本不按照套路来。”刑思成怒道。

  “你抓逃犯的时候,他们会用套路给你对打吗?”叶皓轩淡淡的说“不要以为自己套了散打冠军的名头真以为天下无敌了,你们警界的大,不过是哄人玩的花架子,真正的高手,只会隐藏在暗地里。”

  “小子,你说什么?你说谁是花架子。”

  余下的警察怒了,警局的大每年都要进行,目的是提高警察的素质和战斗意识,怎么到了叶皓轩嘴里成花架子了。

  “你连花架子都不如。”叶皓轩扫了那人了眼。

  “太嚣张了,让我来会会你。”

  一个警察一声大喝,猛的扑了来,一拳向叶皓轩击来,叶皓轩身子一侧,顺手抓住了他的拳头,那名人手臂一抬,一肘向叶皓轩胸口击来。

  叶皓轩抓着他的衣服,毫不费力的把他整个人举起来,丢在一边,然后挑衅性的出一个指。

  “,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余下的人怒了,齐声大喝,一同扑向叶皓轩,叶皓轩双拳飞出,用柔劲,一拳袭出,有一人倒飞出去,他手脚并用,不到一分钟,七八名平时被西城分局冠为精英都败在他手里。

  “……”

  在一旁看热闹的人怒了,他们西城分局是京城所有分局里最能打的警局,号称办案能力最强,办案速度最快,抓捕犯罪嫌疑人最多,可是今天竟然被一个小子给全部放翻了,不给这小子点教训,以后他们警局还怎么在京城立足?

  呼拉拉,又是十几人涌了来,一场大战正式开始,叶皓轩索性也豁出去了,他闯入人群,手脚并用,在不伤到人的情况下把他跟前的人一一击退……

  人越来越多,在局面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住手,你们干什么?”

  随着这个声音,分局的局长和王越泽一起匆匆的赶了过来。

  只是局长一进门傻眼了,只见审讯室里,那些平时很能打的手下一个个倒在地,虽然性命无碍,但是绝对没有在还手的力气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分局局长怒吼道。

  “局长,这是个暴徒,暴徒……”一个还没被叶皓轩放倒的小警察如临大敌的指着叶皓轩说。

  “哪里来的暴徒,这是叶医生,之前的都是误会。”分局局长叫道。

  直到这个时候,倒在地的人才逐一的起来,他们的脸都是一脸的羞愧之色。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局长吼道。

  “局长,我们在切磋。”叶皓轩笑道。

  “切磋?”局长吃了一惊,这小子什么来头,单凭一个人能把他警局所有的人都放倒?弄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以后,警局有些无语的捂住脸。

  丢人啊,太丢人了,堂堂西城分局,每年警队试都是冠军的分局,号称京城最能打的一个分局,竟然全军覆没了。

  “局长,人已经找到了,多谢了。”王越泽看到了叶皓轩,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哎,让你见笑了,我的手下太不争气了,竟然被人全部放倒了,太丢人了,王校,这传出去,我可没脸见人了。”西城分局的局长哭笑不得的说。

  “哈哈,胜败乃兵家常事,局长,改天聊,我家老爷子还在家里等着呢。”王越泽大笑道。

  “好,慢走。”

  “那个,我能不能把那把枪带。”叶皓轩犹豫的说。

  “这个……不符合规定吧!”局长有些犹豫的说。

  “放心吧,回头我会弄张持枪证的。”王越泽笑道。

  “那好,拿去吧。”

  “多谢了。”叶皓轩把自己的枪收好,这可是陈若溪送他的,不能这样丢了。

  “叶医生,跟我回疗养院一趟吧,帮我父亲在看看。”王越泽道。

  “没问题……”

  等叶皓轩和王越泽走后,分局的局长一脸恼怒的看着自己平时很能打的手下,恨铁不成钢的喝道:“怎么了,一个个象病鸡似的?你们不是很能打吗?怎么被一个无名小子给放倒了?”

  “局长,那小子根本不是人……”刑思成嚅嚅的说。

  “怎么不是人了?不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么?平时会给老子惹事,关键的时候让你们打,你们怎么不打了?丢人……真是太丢人了,以后我们西城分局没法见人了……”

  局长边摇头边叹道……

  “叶医生,你牛啊,西城分局号称最能打的一个分局,每年的冠军都是他们的,连武警大队都拼不过,现在竟然被你一个人全部干翻了,哈哈,厉害。”

  一辆军绿色的军车,王越泽大笑道。

  “长官,我也只是学了一点粗浅的功夫罢了。”叶皓轩笑道。

  “你可别蒙我,一点粗浅的功夫能干翻一队警界精英?你也别谦虚了。”王越泽笑道。

  “刚才还要多谢长官及时赶到,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收场了。”叶皓轩苦笑道。

  “应该的,我已经查清楚了,是警局的协警违规在先,然后闹出这么些误会,叶医生,我父亲的病到底怎么样了?”王越泽问。

  “如果吃了我给的药丸,在吃些泄药的话,问题不大。”叶皓轩道。

  “泄药的量太大了,所以我们减了一半,这个没关系吧。”

  “没关系,在吃一次好了,效果是一样的。”

  “那好,我父亲说要见见你,走吧……”

  车子一路开到了京城疗养院,王老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在病房前面的小竹林里晃悠了。

  “父亲,这是刚才的小医生,姓叶。”王越泽指着叶皓轩道。

  “王老好。”叶皓轩恭敬道。

  “你是小叶,好,好,不错,年纪轻轻的有这一身医术,哈哈,我这把老骨头,差点栽到一个小感冒的手里了。”

  提起自己病情的事,王老还是一脸的愠怒,他一个小感冒,从生病到现在已经将近半个月了,一大车的专家,靠着现代化精密的仪器,不但没有把他的病治好,反而让他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最后差点闹出人命。

  “这帮庸医。”王老恨恨的骂道。

  一直跟在他一边的保键医生一个哆嗦,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王老这一次生病,里面也有他的责任,可是他也没办法,王老的生活习惯改不了,他一个小保键医生,能说什么呢?

  “其实这个不能怪他们,关键还是五老的体质较特殊,不能用西药,所以才导致有这种情形的发生,以后西药要慎用较好。”叶皓轩笑道。

  保键医生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些感激的看了叶皓轩一眼。

  王老点点头道:“小叶,以前我象感冒发热这些小问题,我挺一挺过去了,可是这一次却会弄成这样,这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我老了?”

  “一方面跟王老的身体机能有关系,人到老年,抵抗力是不如年轻人,虽然平时王老注重保养,但是,岁月不饶人啊。”叶皓轩笑道。

  “唉,老了,看来真的是老了。”王老摇摇头。

  “叶医生,那另外一方面是什么呢?”王越泽问。

  “另外一方面,是王老自身情绪的问题导致的。”叶皓轩笑道。

  “情绪?爸,你有什么不好的情绪?”王越泽问。

  “没有什么不好的?我情绪很好吧。”王老诧异的看着叶皓轩。

  “我说的情绪,是‘思’但并不一定是思人,是思物,或者说是想吃什么,但是又不能吃,久思成病,这才是这一次病情的罪魁祸首。”叶皓轩笑道。

  “怎么说?”王老问道。

  “王老的体质跟别人的不一样,容易过敏,我从王老的脉相把出来,在几个月前,王老是因为吃小龙虾过敏过吧。”叶皓轩笑道。

  “厉害,这都能被你把出来!”王老佩服的说。

  原来在三个月前,有一次王老和几个老家伙聚会,吃了一次小龙虾,王老第一次吃那东西,回去后过敏了,身痒难耐,折腾子大半夜,最后是判定小龙虾过敏,虽然没有大碍,但是还是把家里人吓了一跳,并不准他以后吃海鱼类的东西。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