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结工资走人

  第426章结工资走人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人走了进来,正是叶皓轩昨天见过的,邵清盈的秘书月。!

  “,秘书……”保安头目吃了一惊,他不明白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帝景宫,是邵家的产业,也是邵清盈名下的公司,而月是邵清盈的秘书,根正苗红的大内总管,大人物,要知道邵家是京城首富,他们这些小人物,平时只能见见这些大人物的照片,哪里会料到有一天他们的总管会突然出现。

  “所有人,全部去财务结算工资,你们以后不准出现在帝景宫。”月冷冷的说。

  一众保安傻眼了,他们没有想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被解雇的有些莫名其妙。

  “秘书,算是要把我们解雇,也要让我们知道做错了什么吧。”保安的头目战战兢兢的说。

  帝景宫的工资非常的高,几乎能抵一些层白领了,在加这些保安收些停车开门的小费,所以说一个月的工资是相当可观的。

  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在京城和他们相同职业的,他们差了五六倍,要是这样丢了,让他们去哪里在找这么好的一份工作?

  “你们是帝景宫请来的保安,不是某些大人物的狗,对待客人,要公平公正,你们已经违反了帝景宫的声誉,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们了。”月淡淡的说。

  几个保安心里咯登一下,知道坏事了,帝景宫是有这个规定,保安是负责会所的安全的,不是什么阔少的打手,今天他们为了巴结李元明,所以替他来教训叶皓轩,没想到这么巧被他们老总的秘书给撞了。

  “秘书,我错了,我们都知道错了,你在给我们一个机会吧。”保安头目哀求道。

  “这是邵总的决定,你样怎么不去问问邵总?”月冷冷的说。

  几个人登时蔫了,邵清盈知道这件事了,他们是没有任何希望了,几个人垂头丧气的离开,临走时还不忘记拖象死狗一样的保安队长。

  “叶先生,对不起,让几位受惊了,今晚的费用,一律免单,希望叶先生不要介意。”月微微笑道。

  “没关系,还要多谢小姐替我们解围,代我谢谢邵总。”叶皓轩心一凛,月怎么知道他姓叶?事先大家只有过一面之缘,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她怎么知道自己姓叶?

  “那大家玩的开心,不打扰了。”月说着退了出去,掩了门。

  “刚才,那是邵氏集团的秘书?”尚平目瞪口呆的问。

  “是的。”

  “你跟她认识?”尚平吃了一惊。

  “有过一面之缘……”

  “牛,邵氏集团啊,京城首富啊,你都能扯关系……”尚平佩服的五体投地,对于叶皓轩,除了佩服,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叶皓轩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一行人直玩到半夜,才算是散了,由于后天李小美结婚了,所以大家很快能见面了。

  叶皓轩正要离开帝景宫的时候,门口一个声音叫道:“叶先生,请留步。”

  叶皓轩回头一看,却是月在帝景宫的门口,看她那样子,似乎是在这里等自己很久了。

  “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吗?”叶皓轩有些诧异的问。

  “我们邵总想见叶先生一面,不知道方不方便。”月道。

  “现在吗?”

  “邵总是帝景宫,已经等候多时了。”月道。

  “好。”叶皓轩点点头,然后随月一起,转身又进入了帝景宫。

  帝景宫八楼,总经理办公室。

  在办公室的前面站着一个胖子,这个胖子显然是在外面站了很久了,由于站的时间久,他的双腿都有些发酸发疼了,他暗暗叫苦,也不知道邵总在等什么人,在这里一坐是大半夜。

  老总没离开,他这个小经理也不敢离开,只得在门口苦苦的守着,以便老板有什么吩咐的话,他可以第一时间去办到,进而给老总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月带着叶皓轩走了来,总经理那张胖胖的脸挤出一丝难看的笑意,他连忙迎了去笑道:“秘书,你来了。”

  “邵总要见这位客人,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了,你可以下去了。”月淡淡的说。

  “是是,我退下了,有什么吩咐的话叫我行。”总经理连忙点头哈腰的退下了,临走时他瞥了一眼叶皓轩,深深的把他的样子记在心。

  邵氏是京城首富,在京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步,邵清盈十六岁接管邵氏,创下这么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在京城,乃至首富榜,她都是一个传般的人物。

  可是这么一个大人物,突然来到小小的帝景宫,等了大半夜,只为等一个年轻人,不管是什么事,做为总经理的他都要把这个年轻人记住,列入以后不能得罪的行列。

  “叶先生,请……”

  月打开了门,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等叶皓轩进去以后,她轻轻的掩了门。

  办公室里面灯火通明,做为京城最高档的会所,总经理办公室装饰的十分豪华,古代的宫殿也没法跟这里相。

  邵清源坐在办公室前,正在认真的看着一本关于商业方面的书,她脸宠辱不惊,好象是窥破红尘的仙子一样,如果说这间豪华的办公室是皇宫,那她是当之无愧的女王。

  “来了?”

  邵清盈放下书,淡淡的说了一句,那说话的语气,好象是两人认识多年了的老朋友一样。

  “有事吗?”叶皓轩坐在办公室对面的椅子,淡淡的问道。

  “听说你是个医生,所以想请你来帮我看看。”邵清盈微微的一笑,那笑意足以能让世间万物失色。

  “我只不过是懂一点粗浅的医罢了,承蒙邵总看重,我先为邵总把下脉吧。”叶皓轩点点头。

  邵清盈伸出右手,放在办公桌,叶皓轩把两根手指搭在她的脉博,过了片刻,换了另外一只手。

  大概三分钟之后,叶皓轩才把手收回去,然后笑道:“邵总的身体很好,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这段日子没有睡好罢了,平时要注意养生,不要太劳累了。”

  邵清盈微微的摇摇头,她淡淡的说:“我有病。”

  叶皓轩微微一怔,心想你果真有病,神经病吧,明明身体好的很,象她这种人,平时肯定很注重生活质量,有专门的营养师,一般来说身体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而且她的脉象很平稳,根本没有一丝异样。

  “那对不起了,你的病我真的看不出来,我的医术,只能达到这个境界,邵总还是别请高明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听说你在清源是位名医,号称能起死回生,今天看来,不过如此。”邵清盈微微的摇摇头。

  “你不是听说,是调查过吧。”叶皓轩淡淡的说“我的医术是给真正有病的人看来的,不是来听你这些无聊的话的,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恕不奉陪。”

  邵清盈微微的一怔,她缓缓的站起身道:“你是第一次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人。”

  “那又怎么样,你们有钱人的生活,我不懂,我只知道我的医术是用来救人的,不是让别人取乐的。”叶皓轩道。

  “我真的有病,只不过你没有看出来罢了。”邵清盈发出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一种忧郁的情怀从她的身发出,让人有种忍不住去要怜惜一翻的冲动。

  叶皓轩微微诧异,他抬起头,看向这个传一般的女人,邵清盈迎他的目光,她清冷的双目之依然是无悲无喜,好象有种洞悉世间万物般的感觉。

  “你的确有病。”

  这一次,叶皓轩总算是看出来了,邵清盈的阳火很弱。

  人的身有三把火,一把在头顶,两把在肩膀,相传在走夜路的时候,有人叫你的话千万别回头,如果回头的话易招邪魅。

  叶皓轩双眼紫瞳一闪而过,在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片黑白色有色彩的世界,邵清盈头顶的一把阳火微微闪烁,火势微弱,这是受到惊吓所致,如果阳火变弱,容易失眠,而且晚恶梦连连。

  他这才算明白邵清盈为什么会看起来精神较差,显然是这些天做恶梦导致的,人在做梦的时候,大脑还在运转,所以根本不能算是休息。

  “我想知道我这是什么病?”邵清盈道。

  “这不算是病。”叶皓轩犹豫了一下道“如果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帮你治,能让你以后不在做恶梦,如果不相信我的话我也没办法。”

  “能一眼看出来我做恶梦,你的医术果然不简单,我为什么不相信你呢。”邵清盈微微一笑。

  “你的阳火较弱,是昨天受到惊吓所致的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昨天有人暗杀我,你还没告诉我什么叫阳火。”邵清盈语气很淡,暗杀,在常人看起来很危险很可怕的事情,在她看起来却是那么稀松平常。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