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勒索

  第442章勒索

  鼻环仔和他的小弟神色一滞,一时间怀疑自己听错了,十万啊,可不是十块钱啊,他们只是想恐吓恐吓叶皓轩,顺带捞点保护费,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道,一张口是十万出手。!

  “少了?那二十万吧。”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哥们儿挺道的……”

  几个人的喉结下嚅动着,感觉到口干舌燥,他们这些小混混,平时敲诈勒索,顶多也是弄个千儿八百的花花,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钱?

  “那好,二十万,拿二十万,你诅咒我,还有你侮辱我人格的事情这样算了。”

  鼻环仔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

  “那好,拿钱吧,支票?现金?还是刷卡?我什么都要,来吧。”叶皓轩顺手拉过一个pos机笑道。

  几个小混混一怔,这才知道这家伙在故意耍自己。

  鼻环仔大怒,他一折桌子,指着叶皓轩喝道:“你妈的你是不是活腻歪了,要不要我们兄弟帮你松松骨,啊……”

  他的话没有说完,叶皓轩已经抓着他的手指轻轻的一拗,咔嚓一声轻响,鼻环仔的一根手指已经软趴趴的耸拉了下来。

  “我的手,我的手指断了……”鼻环仔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有点强迫症,一看到有人用手指指着我说话,我忍不住要把他的手指弄断,我记得前几天一直掰断一个人五根手指。”叶皓轩笑了笑,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

  “去叫人,把这家店给我砸了,通知老大,快,快去。”鼻环仔一边惨叫一边吼道。

  “是,是,我马去,你妈的,你死定了,我们老大会弄死你的……”

  一名小混混转身跑了出去,把一根烟花点着,然后向半空一扔,半空发出一声巨响。

  叶皓轩啼笑皆非,这跟周星驰的‘功夫’里传唤斧头帮的情景何其的相似,那小混混差点在说一声“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的台词了。

  “你等着,你千万别走,敢惹我们斧头帮,你等着被剁成肉酱吧。”小混混放出了飞箭,心里有点底气了。

  “尼玛,还真叫斧头帮啊?你们电影看多了吧。”叶皓轩神色一滞。

  过不多时,一群小混混向这边奔了过来,为首的却是熟人,是刚刚被叶皓轩把两条手臂接去的大黑。

  “大黑哥,这小子不交保护费,还把我的手指弄断了,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教训他。”鼻环仔忍着疼痛,跑到了大黑的跟前。

  “教训,教训你妹,这是老子的救命恩人,你特妈的长眼睛没有,连老子的救命恩人你都敢勒索?”

  大黑大怒,一巴掌把跟前的那个家伙甩到一边,然后还不解恨的去踹两脚“你妈的你不争气,我们斧头帮组织起来不是真混黑的,而是把弱者团结起来自保的,你特妈的成天想着捞偏门,看老子不打死你。”

  “大黑哥,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鼻环仔和几个小混混傻眼了,没有想到叶皓轩竟然是他们老大的救命恩人。

  “你们几个,滚过去给叶医生道歉,态度诚恳点,不诚恳看老子回去不扒了你们的皮。”大黑挨个踹了之前那几个跟鼻环仔一起来的几个小混混一脚。

  “对,对不起。”几个小混混老老实实的跑到叶皓轩的跟前,然后深深的弯下腰,态度真的很诚恳。

  “算了。”叶皓轩挥挥手。

  “还不道谢?”大黑双眼一瞪。

  “谢谢叶医生,谢谢。”几个小混混连忙点头哈腰的退了下去。

  “还不快滚,你爸他们都在工地搬砖呢,你们几个什么不学好,来学黑社会?告诉你们,不好好学习的话,将来一定会接你爸他们的班,在工地搬一辈子砖。”大黑对着几个小混混破口大骂。

  “大黑哥,我们不敢了,我们在也不敢了,我们搬完这个礼拜,回去好好读书……”

  几个小混混哭丧着脸,然后一个个一溜烟的跑开了。

  “叶医生,对不起啊,我还没和小弟们交待,结果这几个王八羔子跑来闹事了。”大黑咧嘴一笑,样子看起来极为憨厚,任叶皓轩怎么也不会把他和黑社会联想到一起的。

  “没事,不过我看你们不怎么象黑社会吧,能说说怎么回事吗?”叶皓轩颇感兴趣的说。

  “咳,我们算哪门子的黑社会?我们不过是一群聚起来的农民工,我不过是个包工头罢了,因为这里经常有地产老板欠薪,所以我们装成黑社会的样子去要钱,这算是吓唬人吧。”大黑尴尬的笑了笑。

  “原来是这样。”叶皓轩哑然失笑。

  “是啊,混黑社会,我可不是那块料,我们有时候恐吓老板,让他们不敢欠薪,有时候也为帮别的工头要钱,在外面都不容易啊,妈的,那些黑心老板,欠钱还不说,有时候还找真的黑社会人来砍我们,我的双手是一次要钱的时候,被一个老板的保镖给弄伤的。”

  大黑有些感慨的说。

  “能请得起这种档次的高手做保镖的人,一定不是一般的人,他会堕落到拖欠你们工钱的地步?”叶皓轩有些诧异。

  因为之前他替大黑接骨的时候发现,对方肯定是一个内家高手,至少是位黄阶的古武者,能请得起古武做保镖的人,一定不是一般的小老板,绝对是一个大人物,这个大人物,难道还会拖欠他们的工钱?

  “这次其实是我们的错,妈的,都是那群不争气的小子,学什么不好,竟然真的学黑社会流氓,去调戏一个女人,结果被那女人的保镖打一顿,而且把人给绑了,我到那里去要人,结果被他们的保镖打成这样警告一番。”大黑老老实实的说。

  “那女人是什么人?”叶皓轩诧异的问,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寻常,能请得起黄阶古武做保镖的女人,又怎么会被几个小混混调戏?

  “不知道啊,总之挺漂亮的,我去要人的时候,听那保镖好象叫她……龙夫人,对是龙夫人。”大黑思索了一阵道。

  “一品夫人,凤鹤舞?”叶皓轩微微觉的惊讶。

  京城,有一个女人,称之为不老神话,那是一品夫人凤鹤舞,传闻这个女人年纪应该是古稀之年,但是她保养的极好,整个人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因为她老公生前姓龙,是某个大官员,所以又有人称她为龙夫人,或者说是一品夫人。

  这个女人的老公早在几十年前去世了,但是她凭着老公生前积下的人脉以及自已过人的智慧,在京城风生水起,提起她的名字,京城流人士几乎是如雷贯耳。

  她的名声之所以太响,一是她有着一个不老神话的名头,在者是她手掌握的资源以及自己这些年积累下的财富人脉,所以算是庞然大物的商业世家邵家,也要给她几分薄面。

  “你认识啊?我可告诉你啊,那个女人长得真漂亮,不过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城北的一个工地。”大黑自语道。

  “她是做生意的,产业布遍京城,有些地产公司也不足为。”叶皓轩笑道。

  “可是那不是房地产的项目啊,那个工地只是一个庙,但是究竟算什么庙,我不清楚了。”大黑道。

  “有钱人,做做慈善拜拜佛,这很正常的。”叶皓轩笑了笑,没把这件事往心里去。

  “是啊,有钱人是钱多了闲的发慌。”黑子深有同感的点点头,然后笑道“叶医生,去我们那里坐坐吃顿饭吧,我得好好感谢感谢你,要不是你,我的双手,这辈子算是废了。”黑子笑道。

  “那好,反正我也没事,那去叨扰一下了。”叶皓轩笑道。

  “谈不叨扰,呵呵,一顿饭嘛,我们管的起。”大黑大大咧咧的一笑。

  “以前当过兵吧。”叶皓轩转身问道。

  “当过,我是退役的特种兵,不过部队的番号属于保密性质的,所以我不能说。”大黑淡淡的说。

  叶皓轩心一凛,部队番号保密,算是黄绍辉之前呆的精英特种小队的番号也是对外公布的,番号保密,那只有一个可能,那是大黑的档次和王铁柱他们的档次是一样的。

  “特种兵?怎么想起当包工头了?”叶皓轩诧异的问。

  “嗨,俺是个粗人,转业的时候看不惯某些领导的作风,去揍了他一顿,把他弄得全身粉碎性骨折,然后卷铺盖走人,去做包工头了。”大黑无所谓的笑了笑。

  叶皓轩的嘴抽了抽,大凡精英部队转业下来的人,单位大部分都是不错的,象大黑这一种,至少是某暴力机构的单位,他这样把领导打成粉碎性骨折还能从容的卷铺盖走人的,那后台该有多强硬啊。

  不过象大黑这种直肠子的人,是注定适合不了单位的生活的,或许做个包工头,更能让他自由自在一些吧,只是可惜了这种人才,竟然去做了包工头。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