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贵宾病房

  第486章贵宾病房

  南区的贵宾病房,是军区总院最好的病房,虽然算不奢华,但是这里每一间单人病房里都单独配套着一套完善的医疗设备,而且还有知名专家一天二十四小时在这里守着,一句话,算是有钱,你也未必能住得进去。!

  原因无他,只是为是一个老外被蛇咬了,而且这个老外还是国外某个家族前来和华夏谈一项很重要的合作的。

  那个叫杰西的家伙被咬的右腿高高的肿了起来,他的腿有一大片粉红的颜色,这粉色是因为蛇毒所导致的肌肤色变,而且咬他的蛇是毒性很强的银环蛇。

  从他被蛇咬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八个小时了,这家伙还没死,已经是个迹了,而保持这种迹的原因是他被蛇咬的地方插着一圈金针,蛇毒是因为这一圈金针才没有大规模的向外扩散出去,不然的话,这小子有几条命都不够看的。

  虽然有金针控制着,但是毒性还是经过血液循环向四处扩散而去,那个老外半边身子已经麻木了,他一个劲的在叫着“help,help……”那凄惨的程度,象是被一群粗暴的大汉轮番爆了菊花一样。

  他的那个女朋友,也是那个狗眼看人低的洋妞,早吓傻在当场了,她抓着自己男朋友的手,扯着生硬的对着一群专家嘶叫“你们赶快想想办法,饭桶……都是饭桶……”

  这军区总院不是私营医院,平时都不怎么向普通老百姓开放的,它的存在是专门为南海和军队服务的,如果不是这老外的家世不一般,他连门都进不来。

  而且这一群专家都是资深专家,平时接触的都是一些大领导,哪个没点脾气?

  可是现在被人骂成饭桶,这些专家的脸色可想而知,如果不是边对这人的命看的重,而且院长下达死命令,这些专家早摔门走了。

  “布兰妮,你说我会不会死,帝啊,我还没结婚,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杰西之前嚣张的样子早荡然无存了,他象是一个无助的小寡妇一样拉着自己女朋友的手惊恐的尖叫。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麻木,他感觉自己正在一步一步的迈向瘫痪。

  “血清呢,你们这么大的医院难道没有一支抗病毒的血清吗?”布兰妮朝着一群专家尖叫。

  “不好意思,他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抗体时间,所以现在算把血清喝下去也没有用。”一名专家脸色有些不善的说。

  “那赶紧给我想办法,如果杰西出事了,我让你们医院关门。”布兰妮尖叫道。

  “关门?”专家冷笑了一声,你以为这是普通的医院?说关门关门?不要说是一个斯顿家族的小纨绔,算是他老子来了也没有这个能量。

  在这个时候,桂老在一众专家的陪同下匆匆的赶来,室内的专家连忙迎了来,桂老是京军区总院的领军人物,是首屈一指的大国手,他来了,无疑是多了几分希望,他们现在只是迫切的希望把这两个家伙送走。

  “情况怎么样了?”

  桂老走前边搭住杰西的脉边问。

  “不大好,银环蛇的毒素已经扩散到他的血液里了,现在正在慢慢的侵蚀心脏,如果在想不出来办法,估计他的命都保不住了。”那名专家回答。

  桂老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搭了片刻然后又换到另外一只手,然后他站起来道:“我先开些药,护住他的心脉,你们马找来一条银环蛇,取出毒腺。”

  桂老边说边匆匆的拿出药,开了个方子。

  “桂老的意思是……以毒攻毒?”那名专家问。

  “眼下只有这个办法了。”桂老点点头。

  “什么?还要找一条银环蛇来?你是疯子吗?你们这是在谋杀,我会通过外交权利向你们相关部门抗议的,你们这是在杀人。”

  一听到要用银环蛇的毒素治病,这个女人马不干了,她尖叫道:“我不同意这样治疗,你们会害死杰西的。”

  “以毒攻毒是眼前唯一的办法了。”桂老耐心的解释。

  “我不管,你是医生吗?我没见到过用毒还能治病的,你这个恶毒的老头,斯顿家族不会放过你的,现在马给我换一个医生下,立刻,马。”布兰妮指着桂老尖叫道。

  “你疯了吗?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医生,连你们国家的元首都找过他看病,你是不是觉得,这个老外的身份,你们国家的元首还要尊贵?”

  一名专家马不乐意了。

  “他?你骗鬼吧。”洋妞不屑的叫道,这个老头是个糟老头子,哪里会有机会接触到他们的元首?

  “那好,既然他不想治,把他们抬出去,爱哪里哪里去。”桂老的脾气也被激出来了,一个破老外而已,身份能有多尊贵?我还不伺候了。

  “好,抬出去。”

  这一群专家早受够了这一对男女了,既然桂老发话了,那他们无所顾忌了。

  一见这些人动真格的,那女人开始慌了神了,她尖叫道:“你们不能这样,我们是外宾,我们来华夏是来谈合作的,你们的领导呢,我要见你们领导。”

  “治还是不治?”桂老冷冷的问道。

  “我,我治,我治……”

  看到这些人玩真的,布兰妮马蔫了,刚刚那幅指手划脚盛气凌人的模样早无影无踪了。

  过不多时,药煎好了,谁知道杰西只喝了一口,把药给喷了出来,直喷了那喂药的医生一身。

  “法克,你们在害人,你们这是在害人,这是毒药……”杰西大叫道。

  “这是药,你爱喝不喝。”那名医生大怒,真想把手里的药整碗扣在那老外的脑袋,只要能换得他片刻安静。

  现在银环蛇已经找来了,杰西一看到吐着信子的黑白相间的蛇,他双眼一翻,干脆直挺挺的倒在床了,他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桂老吃了一惊,连忙走前去取出几根毫针,在杰西的身刺了几下,他这才悠悠转醒,但是他一转醒大叫“蛇……有蛇……”

  “桂老,怎么办?”

  所有的人都是一脸的无奈,看来以毒攻毒这个方法行不通了,因为杰西极度怕蛇,互腺进入体内,只会适得其反,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强,以毒攻毒的方法的前提是病人要配合,如果不配合的话,根本起不到效果。

  桂老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了,这是他能想出来唯一的方法了,如果这个方法行不通的话,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有什么其他好的方法来治疗。

  他一眼瞥见这货的小腿被蛇咬的地方围着一圈的金针,他心一动,前问道:“这金针是谁插去的?”

  “这金针他们来的时候有,听说是一个年轻人当时施的急救,不过这两个人把那年轻人得罪了,所以年轻人不管他们了。”一个人连忙回答道。

  “我认识这年轻人,我现在把他叫来,或许他有好的办法。”桂老一拍脑袋,他倒把叶皓轩给忘记了,如果不是看到这针法,他都忘记叶皓轩已经来京城了,他一眼看出来这针是出自叶皓轩之手。

  “什么?你让那个混蛋给杰西治病,不,我不允许,那个混蛋根本不懂医术。”布兰妮尖叫道。

  “那不好意思,我没别的办法了,通知他的家人,准备后事吧。”桂老摇摇头,你现在请别人,别人都未必来,你还不让别人帮你看病?你以为你真是什么大人物,全天下的人都要围着你转?

  布兰妮神色一滞,床的杰西又尖叫了起来,她这才定了定神前试探性的问道:“那个人,真的能治好杰西?”

  “除了他,我找不了来第二个人,如果不是那年轻人的一圈针,你男朋友早去见耶稣了,还能撑到现在?等会儿人来了,你最好道歉。”桂老扫了这洋妞一眼,然后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现在已经是晚十一点了,刚刚床睡觉的叶皓轩被赵子骞一通电话叫了起来,本来以叶皓轩的性子,算是那外死在他跟前他也不会管,但是赵子骞说这个老外身份非同小可,这一次又是带着很重要的科技合作项目来的,所以请叶皓轩务必出手相救。

  无奈,叶皓轩只得开着车一路赶到了军区总院。

  桂老在军区总院的门口交自把叶皓轩接了进来,因为这里不对外开放,加里面往的又是身份都非同小可的人,所以守卫森严的程度,不亚于京城疗养院。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叶皓轩边走边问。

  “不太好,已经开始向心脏挺进了,如果不是你之前用金针封住他穴道,现在估计早见主去了。刚才我开药试着护着他的心脏,但是这家伙对药过敏,灌下去多少吐出来多少,他又怕极了蛇,所以以毒攻毒的方法也行不通。”桂老摇摇头道。

  “吃不下药?这倒是个麻烦。”叶皓轩皱皱眉头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