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凄凉

  第496章凄凉

  叶皓轩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坐车离开,看着叶皓轩坐车离开,萧泽阳的脸色越发越显得阴沉了,良久,他才拔通了一个电话,沉声道:“不能在等了,有些人,必须尽早除去。!”

  “又去见萧家那老东西了?”

  萧海媚有些小鸟依人一般的软倒在叶皓轩的怀里,有些失神的问。

  “是,你的二叔,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了解他的性格,你治好萧家的那老东西,等于说是坏了他的好事,他不找你麻烦才怪呢,这段时间你务必要小心一点。”萧海媚道。

  “他要见你。”叶皓轩突然道。

  “他终于肯低头了?”萧海媚有些不敢相信的说。

  “对,现实由不得他不低头,萧家现在其实正处于风雨飘摇的情形,除了你,他实在是想不出有更合适的继承人了。”叶皓轩道。

  “他说见见吗?他真以为,他萧家是什么顶级世家,老娘要巴结着他才行?”萧海媚冷笑道。

  “体谅下吧,能够混到这一步,也算是他的报应吧。”叶皓轩笑道。

  “在说吧,我现在忙的几乎没办法分身,哪里有时间去见他?先晾他一段时间在说吧,他不是死不了吗?”萧海媚笑道。

  “肯定是死不了,萧泽阳虽然想掌控萧家大局,但是还不至于到那种丧心病狂的地步,他顶多瘫痪,或者老年痴呆,不过只要服用我的药,短时间问题是不大的。”叶皓轩笑道。

  “那好。”萧海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转开话题道:“什么时候有空,那几个妖精要见你,我们的新化妆品一市,仅仅只是试营,短短几天时间脱销了,现在的货供不应求啊。”

  “那,赶紧让生产线加工生产啊,这分分钟可都是钱啊。”叶皓轩诧异的说。

  “不急,囤点货在说,其实产品并不是越多越好,供不应求,代表我们这个产品卖的火,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加入到抢购预订的长龙去。”萧海媚笑道。

  “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饥饿营销?象是某米的那款手机一样。”叶皓轩道。

  “聪明,一点通。”萧海媚笑道,“那三个妖精试营的效果非常好,那些用过之后的人都说效果相当不错,一些陈年老伤,只要坚持使用一段时间,保证皮肤不留半点创伤,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预订大军,我们的客服已经被打爆了。”

  “那……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叶皓轩诧异的问。

  “下个礼拜在投一批药品到市场里面去,不过暂时还是只给那三个妖精供货,其他的美容院的人现在急红眼了,是订不到货,我们是靠着这三个妖精打开的销路,你总得把别人给喂饱了吧。”萧海媚咯咯笑道。

  “那……一切有你做主好了,我还是坐等收钱。”叶皓轩笑道。

  “那你还不过来伺候伺候老娘?我包养你,你总得伺候好我吧。”萧海媚一条包裹着咖啡丝袜的腿有意无意的放到了叶皓轩的身,把叶皓轩的激情瞬间点燃。

  “你这个妖精,看爷现在把你伺候舒服了。”叶皓轩咬牙切齿的扑去。

  萧海媚突然拦住了叶皓轩,不让他做进一步动作。

  “怎么?”叶皓轩诧异的问。

  “消停消停吧,我这几天不方便。”萧海媚咯咯一笑。

  “呃……”叶皓轩无语的倒在沙发,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她故意把自己的火气勾来,然后又告诉他自己亲戚来了,太可恶了。

  京城疗养院里,形势有些严峻,在一幢守卫森严的阁楼式房子里,里面的人来来往往,不时的有一两张经常在新闻里看到的面孔出现在这里。

  桂老和汪学义,这两个华夏医学界代表医和西医的领军人物,生平第一次合作了起来,在一起探讨着着病情,一边的助理不时的把两人的话记下,也不时的有人拿着最新的检查报告走出来。

  在场的人无不面色紧绷,因为这一次的病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家的老太爷陈安民。

  之前老太爷因病住进了医院,刚开始只是一些食欲不振,但是在疗养院里住了几天,非但没好,反而有种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在午饭前,老太爷一头栽倒在床,一直到现在也没醒过来。

  陈安民的身份非同小可,一生的事迹直到现在还在一些地方广为流传,他这一病,算是把整个高层都惊动了。

  汪学义放下手的检查报告,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一边的陈渊心一紧,连忙走前道“汪博士,我爷爷的病情怎么样了?”

  “这个……”汪学义握着手的报告,犹豫着该不该把实情给说出来。

  “汪博士,有话您直说吧,一号首长走不开,特意让我过来问情况的。”陈渊身边的一个年人说。

  “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凭检查结果来说,老太爷的情况不容乐观。”汪学义摇头道。

  “什么?”

  陈渊和一号的秘书同时震动了,陈渊更是一个踉跄,脸色苍白,汪学义的话虽然说的含蓄,但是他要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是老太爷恐怕挺不过去这一关了。

  “当然,这只是西医的关点,看看桂老有什么见解没有。”汪学义连忙改口。

  他知道这一件事情非同小可,一旦确诊陈老太爷不行了,那会牵扯到方方面面的,所以虽然结果八九不离十了,但是他也不敢妄下结论,他只希望桂老有什么好的办法。

  正在这个时候,桂老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众人连忙迎了去。

  一看到桂老的脸色,众人心里咯噔一下,情知不妙,因为桂老的神色同样凝重,他默默的走了过来,似乎在沉思。

  “桂老,情况怎么样?”陈渊连忙迎了去问。

  “这个,我先跟王博士商量商量在说吧。”桂老道。

  “好。”

  一众人连忙退开,汪学义和桂老在一边小声的商量着什么。

  “你怎么看?”桂老叹气道。

  “器官衰退,生体机能老化,情况不乐观。”汪学义犹豫了一下道:“但是并不是一定是没有一点希望,只能说是半半之数,你怎么看?”

  “小五衰相,跟你的结论一样,虽然有一线生机,但是极难把握,这一次,要看命了。”桂老叹道。

  “哥,哥。”

  一个三十多岁,身穿着军装的将领冲了进来,他一冲进来大叫,这正是陈渊的弟弟陈志泽,在他身后跟着的是他的妻子赵丰洁,以及陈若溪的母亲林湘君。

  “爷爷怎么样了?”

  一众人围着陈渊急切的问。

  “桂老还有王博士正在想办法。”陈渊镇定的答道,其实他的心早提到了嗓眼了,老太爷,等于说是陈家现在的支柱,他一倒下,陈家等于塌了大半边天。

  这个时候,桂老和汪学义商量完毕,他们向这才走了过来,陈家的家眷以及一些老关系连忙迎了来。

  “两位,老太爷的身体,怎么样了?”陈渊问道。

  “老太爷本身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之所以这样,之所以是因为年事太高,这一次,能不能挺过来,只能看天意了。”桂老犹豫了一下叹道。

  “桂老,你一定要想想办法。”

  陈家的家眷心同时一沉,一种不详的预演涌心头,看来这一次老太爷的病是很严重,不然的话,桂老绝对不会说出看天意这种话来。

  在这个时候,又是一群人涌了过来,为首的赫然是王老,王老等于说是陈家老太爷手底下的兵,当初华夏成立后跟着老太爷没少东征西战,震慑宵小。

  “老将军怎么样了?”

  王老一场急切的问。

  “王伯,老太爷他……”陈渊欲言又止。

  王老是风风火火的性格,他听不得陈渊在那里吞吞吐吐的,他转身向一边的桂老问道:“桂老,老将军怎么样了?”

  桂老只得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那依桂老和王博士之见,希望有几成?”王老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众人的耳朵竖了起来,静静的听两人回答。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无奈的说:“不足三成。”

  “不足三成……”

  现场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看来这机率低的可怜,老太爷这一次怕是真的挺不过去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午老太爷还好好的,他怎么会这样?”

  虽然久经风浪,但陈渊还是忍不住眼圈一红,差点没哭出来。

  “人年纪大了,有时候事发突然也属正常,你不要这样,我们不是一点希望也没有。”桂老安慰道。

  王老沉思了一阵,然后他抬起头道:“桂老,我举荐一个人,或许他有办法也说不定呢。”

  “谁?”汪学义和桂老双双一惊。

  “一个年轻人,姓叶。”王老道。

  “叶皓轩?”

  汪学义和桂老几乎是同时叫出了叶皓轩的名字,桂老随即一拍额头道:“我真是忙糊涂了,怎么把小叶给忘记了,对,小叶的医术达到让我仰望的境界,他或许有好办法也说不定。”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