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欺骗与背叛

  第515章欺骗与背叛

  “不够,因为钱在多,它也无法给我带来什么背景,在这偌大的京城,得罪了人,我还是会死的很惨。!”聂夏夏突然笑了,她笑的有些病态,笑的让人有些莫名其妙。

  萧海媚微微叹息一声,她摇头道:“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想追究下去了,夏夏,恐怕这一次,你站错队了。”

  “站错队?哈哈,媚媚,不是我说,你知道指使我去做这件事情的人是谁吗?她能量很大,大到让我无法拒绝,她可以给我的不仅仅是利益,更是背景,大到让你无法想象的背景。”聂夏夏突然放声大笑。

  “区区一个二流世家的唐蕊,能给你什么背景?”萧海媚淡淡的说。

  正在大笑的聂夏夏神色一变,笑声嘎然而止,她的脸色渐渐的凝重了起来,她缓缓的说“你怎么知道是她?你是不是早怀疑我了?”

  “我没怀疑过你,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们三个的任何一个人,在今天午以前,我还是把你当成我的好姐妹。”

  萧海媚叹道:“在我的小男人告诉我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夏夏,为什么是你?”

  “你的小男人,又怎么查到是我的?”聂夏夏神色凝重的说。

  “你太低估他的能量的,能让我萧海媚死心塌地的男人,又岂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要说是唐蕊,算是唐蕊背后的薛鸿云,在他面前,连屁都不是。”

  “情人眼里出西施,媚媚,竟然还会对一个男人动真情,哈哈,这是我听到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们四个人,哪个不是对男人心灰意冷?可是你竟然又对一个男人动真情。”

  聂夏夏近乎疯狂的大笑,笑着笑着,她的泪突然落了下来,有辛酸,有迷惑,也有痛苦。

  “夏夏,如果你现在回头,我们还是好姐妹。”萧海媚叹道。

  “如果我不回头呢?那是不是我们是敌人了?”聂夏夏道。

  “不是敌人,我只能当你是陌生人,从此以后,我们形同陌路。”萧海媚摇摇头道。

  “媚媚,我回不了头,也不想回头,唐家千金允诺过我的东西,不是你能想象的,那不仅仅只是利益,所以,对不起了。”聂夏夏摇摇头。

  “那好,你我姐妹之间的情谊,此而终。”萧海媚端起桌子的咖啡,缓缓的倒在地。

  “萧海媚,为了这个男人,不值!他得罪的人不是我们能得罪起的,做为曾经的姐妹,我只能这样劝你了,你好自为之。”聂夏夏摇摇头,然后提着包包转身离开。

  聂夏夏刚走出去,包厢的门一开,叶皓轩走了进来,他坐到萧海媚的身边道:“这下死心了?”

  之前化妆品被动过手脚的事情不是一件小事,等王铁柱他们一来京城,叶皓轩让他们马把这件事情查出来。

  这件事情由王铁柱他们这种不可多得的人才去查,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了,不到半天,他们便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查的清清楚楚了。

  没错,化妆品是被人动过手脚,而动手脚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萧海媚的好姐妹聂夏夏,当叶皓轩把这件事情告诉萧海媚的时候,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直到叶皓轩拿出来有力的证据,萧海媚整个人被震惊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出卖她的,竟然是她的好姐妹,她只想在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回心转意,可惜不幸被叶皓轩说了,聂夏夏,已经病入盲膏了。

  她对权势以及流生活的渴望很强烈,这种人,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萧海媚闭着眼睛,有些痛苦的点点头,她靠在叶皓轩的身喃喃的说:“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人都是会变的,利益和超出常人的背景摆在她的跟前,一边是好姐妹,一边是能让她有一飞冲天的机会,我想不管是谁,都会选择背叛吧。”叶皓轩轻轻的抚着她的秀发道。

  “我知道。”萧海媚突然凄凉的一笑,她淡淡的说:“你说我是不是很天真?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竟然还会无条件的相信朋友。”

  “别这样说,发生这种事情,是谁也预料不了的。”叶皓轩宽慰道。

  “我自认为已经习惯了商场的尔虞我诈,但是我绝对没有想过,我最好最信赖的朋友会出卖我,小男人,看来以后,我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了。”萧海媚靠在他的身喃喃的说。

  叶皓轩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他知道萧海媚一时接受不了聂夏夏出卖她的事实,只得宽慰她。

  “你打算怎么办?”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萧海媚在也不是当初在京城那个孤苦无依小女孩,她片刻便回过神来,身恢复了之前的自信和泰然。

  “你已经给过她一次机会了,是她不好好珍惜,既然如此,那我让她知道胆敢对不起我女人的下场。”叶皓轩冷冷的说。

  “不,在给她一次机会,她能走到今天的这一步,也不容易,她只是一个小角色,不是吗?”萧海媚连忙道。

  “媚媚,你的心还是太软了。”叶皓轩微微的叹息一声。

  “不是我心软,而是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你永远都不会明白。”萧海媚痛苦的闭双眼,喃喃道,“我们在一起读书的时候,如果不是她们三个的帮助,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下去,所以,算她对不起我,我还是愿望给她机会。”

  帝景宫。

  一间豪华的包厢里面,唐蕊一脸的薄怒,她紧紧的盯着跟前的聂夏夏,冷冷的说:“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我要你有什么用?”

  “蕊蕊,对不起,是我没用,求你原谅我。”聂夏夏一脸的恐慌,她突然砰的一声跪倒在地,紧紧的抱着唐蕊的双腿惶恐的说“不要生气,你千万不要生我的气。”

  “没用。”唐蕊一脚把她给踢开,冷冷的说:“既然被发现了,你还回来干什么?你是不是已经出卖我了?”

  “不,蕊蕊,我没有出卖你,你在给我一次机会,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想办法补救的。”聂夏夏惊慌失措的说。

  “补救,怎么补救,你告诉我怎么补救?”

  唐蕊尖声大叫,她的脸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潮红,她突然一把将聂夏夏的裙子撕开,那件白色丝质长裙嗤一声裂开,聂夏夏凹凸的身才这样毫无保留的呈现的她的眼前。

  唐蕊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皮截,她对着聂夏夏没头没脑的抽了过去,边抽边疯狂的吼道:“姓叶的,我让你死,我一定要让你死。”

  每一鞭落下,聂夏夏的身会出现一道鞭痕,虽然没有破皮,但是每抽一鞭,她身落下一道鞭痕,聂夏夏在地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响。

  “痛吗?”

  抽了半天,唐蕊抽累了,她这才微微喘息着问。

  聂夏夏怯怯的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叫?你叫啊,你越叫大声,我越兴奋,你叫啊。”

  唐蕊一边尖叫,一边拿起手的鞭子在次向聂夏夏的身抽去。

  “啊……”

  聂夏夏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呼了起来,但是随着她每一声痛呼,唐蕊脸的兴奋多了一分。

  最终她将鞭子丢到一边,走前去,一把抓住聂夏夏的秀发,近乎病态的柔声道:“夏夏,不是我想这样对你,可是我忍不住,我真的忍不住,如果我能早点遇见你多好,那样,我不会便宜那些臭男人了。”

  “蕊蕊,我理解你,我能理解你,我现在离不开你了,跟你在一起,我才有安全感。”聂夏夏恐慌的点点头,生怕一不小心,触怒了唐蕊一般。

  “你能理解我好。”唐蕊突然伸出粉红的舍头,向她的脸吻去,聂夏夏同样一脸的痴迷,回应了回去,两人拥抱在一起。

  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一响,薛鸿云走了进来。

  看到室内的这情景,他眉头一皱,关了门轻轻的咳了一声。

  但是前面的两个女人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一样,依然缠绵在一起。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两女才分开,唐蕊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丢给聂夏夏一件裤子,聂夏夏这才站起来,穿衣服,看了薛鸿云一眼,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薛少好象不怎么礼貌。”

  唐蕊恢复了一幅冷冰冰的模样,她转过身去,坐在沙发倒了两杯红酒。

  “没有想到堂堂的唐家二小姐,竟然还好这一口,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唐家二小姐竟然是一个男女通吃的主。”薛鸿云摇摇头道。

  “跟男人之间,只是玩乐,满足需求罢了,女人和女人之间才是真爱,可惜……”唐蕊摇摇头。

  “可惜女人不能满足你,所以你对男人,只是玩乐满足需求,对于女人才是真感情?”薛鸿云替她说下去了下半句话。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