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犯险

  第564章犯险

  结下阵法之后,叶皓轩微微摇头,这玄术虽然是得祖传承,但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好好研习过,所以用起来有些生疏,看来以后要多练习才对。

  做完了这一切,叶皓轩在一边静静的等了起来,一等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叶皓轩皱皱眉头,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两点了,李言心还没有出现,而在庙里还是一片安静。

  难道这丫的耍自己,又或者放自己鸽子了?

  叶皓轩忍耐着要打电话质问她的冲动,开玩笑,要是现在她正潜到别人的地盘,自己一通电话过去,她暴露了,那不是害了她。

  在这个时候,叶皓轩神色一凌,下意识的向寺庙方向看去。

  他的感知力极其强大,因为身具玄术的原因,他的感知力甚至要一般的古武者还要强很多,在他的感知里,五条强大的气息从寺庙的方向传来。

  片刻,五条人影果然出现在叶皓轩的视野里,借着月光,不难看出前面一条纤柔的人影在逃,身后四人在追。

  前面那条身形纤弱的人影正是李言心,她一身黑色做战服,面部以黑纱蒙着,在前面快速的奔跑。

  她的身法十分轻快,每一步踏出,她的人会轻飘飘的向前掠出丈余远,好象她本身没有一点重量似的。

  如果不是她身后的四人都是高手的话,恐怕早被她逃脱了。

  突然,一名内息较悠长的黑影猛的向前跨出一大步,呼的一拳向李言心后心袭去。

  他的修为非同小可,这一拳猛的击出,他的手臂在那瞬间好象突然长了半尺一样,眼见这一拳要袭到李言心身后。

  李言心猛的转身,足尖在地下轻轻的一点,她的身形如柳絮一般的骤然后撤,轻飘飘的向后移出丈余,随即她一声清叱,一掌还了回去。

  砰……

  李言心身形一震,在次后退数米,借着这一震之力,她转过身去猛的向前掠出十多丈。

  那名和她对了一掌的古武者突然身形一震,两道暗劲同时袭来,他一声闷哼,嘴角一缕鲜血溢了出来。

  “是暗劲,小心……”

  那古武者连忙提醒了众人一句,他强行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依然追着李言心的身形,只是他的身形慢了许多。

  眼见众人越逼越近,叶皓轩反手将背心脱下来蒙在头,随口打了个尖锐的口哨。

  李言心微微一怔,她已经听出来这是叶皓轩的声音,她一个返身,向叶皓轩所在的地方奔来,身后的四人也紧追不舍。

  在李言心逼近叶皓轩身旁的时候,她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她身边的景物如风云变幻,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置身于一个迷茫的世界。

  “幻术了……这小子阴我。”

  这是李言心的第一个想法,而她身后的几名古武者眼看着李言心突然不向前跑了,在原地团团转,他们心一喜,想也没想,也跟着一头扎进叶皓轩刚刚布下的迷踪阵去。

  玄奥的图案在度亮起,几个人在十几米的空间里,转来转去,只是无论怎么样,都走不出叶皓轩所布阵法的十米范围,这情形多多少少看着有些诧异。

  在李言心有些慌乱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她心呈惊,反手要劈过去。

  “是我……”

  听到叶皓轩熟悉的声音,李言心这才安心了不少,叶皓轩拉着她的手,内息一吐,轻轻一扯,李言心便走出了幻阵,待她回过头时,只见刚才穷凶极恶的追她的四个人,现在一个范围内滑稽的转着圈子。

  “走……”叶皓轩拉着李言心,快步的跑到了树林一侧,两人钻入车,汽车之发出一串尾气,车子呼啸而去。

  “我还以为你要出卖我。”李言心幽怨的扫了叶皓轩一眼。

  “我象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吗?”叶皓轩淡淡的说。

  “不象,所以我才找你合作,嘻嘻,你今天的收获不也挺多的嘛。”李言心扯下脸的丝巾,一张祸国殃民的面孔露了出来。

  “这不是合作,而是我无条件的帮你。”叶皓轩无语的摇摇头。

  “你摸都摸了,看也看了,床单也滚了,你还说这是无条件,人家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呢。”李言心做出一幅幽怨的样子。

  “你?黄花大闺女?”叶皓轩扫了她一眼,无语的摇摇头,这么会勾引男人了,很难想象,她还是黄花大闺女。

  “嘻嘻,我是没接触过男人,平时不过是自己解决而已。”李言心咯咯娇笑道。

  她笑得花枝招展,一不小心碰到了肩膀的伤,她咝的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气。

  “受伤了?”叶皓轩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恩,被某个孙子的刀划了一下。”李言心点点头。

  叶皓轩把车停到了一边,打开灯道:“我看看。”

  李言心把身的劲装脱了下来,小心的解开衣服,只见在她的肩膀,一道半尺长的伤痕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完了,完了。”李言心皱眉道。

  “怎么了?伤口有毒吗?”叶皓轩诧异的问道。

  “这肯定要留下一个很长的疤,呜呜,这该怎么办,以后还怎么嫁人。”李言心夸张的说。

  “这又不是长在脸,这能有什么?”叶皓轩无语的摇摇头,这个女人,太会做作了,人家陈若溪那时候一身伤口,也没见过人家这样啊,还是自己的女人坚强。

  “忍着……”

  叶皓轩取出了几根金针,刺在李言心肩膀的几处穴位处,李言心身原来还在向外溢血的伤口,马止了血。

  叶皓轩转身下车,从后车厢里取出了自己的行医箱,然后取出玉红生肌散,撒在了她肩膀的伤口。

  “喔……”

  李言心突然发出一声勾魂夺魄的轻吟,现在的她,一袭半透明的内衣,然后香肩微露,这声音对任何男人,可以说是秒杀。

  叶皓轩双手一个哆嗦,手里的药瓶差点掉在车厢里,他怒道:“你叫什么?”

  “太舒服了,这是什么药?”李言心惊喜的问,她的伤口原本是火辣辣的,只是叶皓轩这药一涂在肩膀,她感觉到一阵清凉。

  “玉红生肌散。”叶皓轩有些无语的说,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她一定是想看自己出丑。

  不过刚才她那一叫确实让人把持不住……

  “金疮药吗?”李言心问。

  “不是,那个效果要更好。”叶皓轩摇摇头道。

  话说间,李言心肩膀的清凉渐渐消失,叶皓轩抽出一张纸巾拭去李言心肩膀的红色药粉以及血迹,只见她肩膀刚才那个狰狞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只是有一条浅浅的白痕,不用心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厉害,伤口这么快好了。”李言心双眼一亮,她一把抓过叶皓轩手里的玉红生肌粉道:“送我一瓶。”

  “承惠,八千八。”叶皓轩黑着脸说。

  “小气,这都要钱,嘻嘻,要不,我陪你滚床单,这瓶免费送我吧。”李言心咯咯一笑道。

  叶皓轩黑着脸,淡淡的说:“这句话,我听你说了几十遍了,你这是在欺骗我的感情。”

  叶皓轩说着,启动了车子。

  “喂,刚才那几个人怎么办?你不会真的让他们在原地转圈子吧。”李言心问。

  “不会,只要几个小时,阵法的效用会过了。”叶皓轩道。

  “看不出来,你竟然会玄术,看来以前我小瞧你了。”李言心认真的说。

  “你小瞧我的地方多了去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第二天一大早,萧付亲自到悬壶居找叶皓轩。

  对于自己这个便宜老丈人,叶皓轩虽然不厌烦,但是绝对谈不有什么好感。

  因为这家伙性格懦弱,根本没有一点男人气概,除了一张脸生的白白净净的之外,其实根本一无是处。

  “叶医生,我父亲的病好象越来越严重了。”萧付有些忧心的说。

  “等会儿我坐完诊,过去看看。”叶皓轩淡淡的说,心想你老子的病要是不重才怪呢,你那禽兽弟弟,一直在给你父亲下药呢。

  只是让叶皓轩不解的是,他明明已经提示过萧益弘,他二儿子给他的药有问题,以萧益弘这种久经商场的老狐狸,是不可能老老实实的把药给吃下去的,怎么可能会越来越严重?是不是萧泽阳又给自己的老子弄了更强劲的药磕了?

  “叶医生。”萧付欲言又止。

  “还有事?”叶皓轩淡淡的说。

  “老爷子想见见媚媚。”萧付犹豫了一下道。

  叶皓轩微微一怔,这老狐狸终于肯低头了?看来他的病他自己心里有数,当下叶皓轩不动声色的说:“我知道了,待会我去看看媚媚有没有空,我尽量劝劝她回去看看。”

  “那好,多谢叶医生了。”萧付大喜,看叶皓轩忙了起来,他辞别了叶皓轩,犹自离开了。

  三十个病号,对于叶皓轩来说是很快的,不到一个小时,叶皓轩把今天的病号诊完,他沉吟了一下,给萧海媚打了个电话。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