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不打没把握的仗

  第566章不打没把握的仗

  叶皓轩点点头,他知道萧海媚向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更何况,萧泽阳父子根本是不入流的货以,根本不足为虑。

  和萧海媚分别了以后,叶皓轩回到了医馆,他停稳了车,走了出来,眼前的情景让他微微的一怔。

  只见悬壶居的门口站了一群黑衣人,这些黑衣人不允许任何人进出,而唐冰、郑双双、以及毛宜仁人等人正在和其一名黑衣人在争吵着什么。

  “怎么回事?”

  叶皓轩的脸色微微一沉,他来到了门口沉声道:“怎么了?”

  “叶医生来了,叶医生来了。”

  “叶医生,这里面是哪里来的大人物啊,他们的人守着门不让进,说他们老板要在这里看病。”

  “是啊,这些人怎么这样,这悬壶居又不是他家的私人诊所,又不是只能给他们一家人服务。”

  一见到叶皓轩过来,一些前来看病的患者纷纷前来表示不满。

  “大家不要着急,里面的人,不管他是谁,我保证,马让他滚蛋。”

  叶皓轩沉着脸走到悬壶居的门口,他被今天的情形给激怒了,里面的人,架子未免也太大了吧,真的当自己是一国元首了?

  “皓轩,你来了,这些人太不讲理了。”

  郑双双走到叶皓轩的跟前。

  “里面的人是谁?”叶皓轩问。

  “不知道,这些人是他的保镖,他们说因为他们老板在里面,所以别人都不能进出,今天他们包下我们医馆,造成的损失他们全额赔偿。”郑双双有些气恼的说,她还没有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人呢。

  “交给我处理。”叶皓轩拍了拍她和唐冰的肩膀,走前去。

  只见前面一名穿黑衣的保镖横在大门口,不准任何人进出,见到叶皓轩走前去,黑衣人伸手一拦,趾高气昂的说,“不好意思,这里今天不营业。”

  “这是我的医馆,营不营业好象不是你说了算。”叶皓轩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你是叶皓轩?”黑衣人微微一怔,然后这才闪身道,“你可以进去了,我们主人在里面等了很久了。”

  “你们主人是谁?”叶皓轩压着胸口的火气道。

  “你昨天见过的。”黑衣人道。

  “是那对明星夫妇?”叶皓轩沉声道。

  “不错。”黑衣人道。

  叶皓轩的火气蹭的来了,昨天的那对明星夫妇,一幅盛气凌人的样子让人相当的不爽,象他们这些有点钱认为自己可以凌驾一切的人叶皓轩见的多了,不买你的账又能怎么样?

  “马让撤下你们的人,然后滚出悬壶居,我可以不报警。”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说什么?”黑衣人的脸色一变,他跟被叶皓轩昨天放倒的那些保镖不一样,那些保镖只是一些用来充场子,当炮灰的,他们是耿家贴身护院的。

  “还从来没有人敢对耿家的人这么说话。”保镖冷冷的说。

  “我的话不想重复第二次,让他带着他的病人,滚出这里。”叶皓轩重复了一次。

  “你……”

  “叶医生,你回来了。”

  在这个时候,耿从悬壶居里走了出来,他淡淡的说,“今天我夫妇两人,前来拜访叶医生的目的想必叶医生已经明白了,请叶医生务必出手,把我儿子的病治好。”

  “治病可以,但是你堵我医馆这笔账,怎么算?”叶皓轩冷冷的说。

  “我说了,今天这里是我包下了,你医馆里造成的损失,我全额赔偿是了。”耿趾高气昂的说。

  直到现在,他也不认为叶皓轩有多深的背景,虽然威尔逊警告过他们,但是他们不过认为叶皓轩顶多有点医术,算不有身份的人,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打算低头。

  今天我逼着你帮我儿子看病,我看你能怎么样,医生是医生,医术在高也是医生一个。

  “你有钱的话,干嘛不去把京军区总院包下来?我的医馆,是给穷人看病的地方,你们这种有钱人,我不看。”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你有钱的话,去把总院包下来,把世界医疗协会给包下来啊,叶医生的医馆是给穷苦人开的。”

  “叶医生说的好,我们挺你们。”

  刚才这保镖的态度太恶劣了,所以早引起这里患者的不满了,大家群情激动,纷纷力挺叶皓轩。

  “叶皓轩,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要以为你有点人脉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你不过是一名医生,我来找你看病,是你的福份,你去打听打听,我们耿家是什么地位?”耿喝道。

  “我记得去年,你们港首富钟化灿同样是跟你一样的态度,可是最后他还是低头道歉,你不会以为,你们耿家,钟华灿还有面子吧。”叶皓轩冷笑道。

  “胡说八道。”耿冷笑道。

  钟华灿是谁,港商界的领军人物,怎么可能会向叶皓轩这小角色低头?

  “我在说一次,带着你的人离开。”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也在说一次,马进去,替我的儿子看病。”耿冷笑道。

  “报警。”

  叶皓轩淡淡的说,“说有人在这里,阻碍我们医馆正常运转。”

  “好。”一边的毛宜仁马拿出手机要打电话报警。

  耿的脸色象是吃了一只苍蝇那样难看,其实闹到了这地步,对他这种人来说,给他儿子看不看病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让这家伙在自己跟前低头。

  毛宜仁的电话刚刚拿出来,一边的那名保镖猛的蹿前去,一巴掌把毛宜仁手里的手机给打落,同时一个反手,要向毛宜仁的手臂扭去。

  叶皓轩猛的一步踏前,伸手一抓,把那保镖的两条手臂给抓在手里,他内力一吐,那名保镖闷哼一声,接连退了七八岁,重重的顿在了悬壶居的玻璃门。

  哗啦一声,玻璃门碎裂开来,那保镖委顿在地,嘴角一缕鲜血溢了出来。

  他吃惊的抬起头看着叶皓轩,他没有料到对方竟然是一个高手。

  叶皓轩一出手不在客气,他猛的扑前去,向耿所带的那保镖袭去,他所到之处,那些黑衣人纷纷倒地,不到一秒钟,那群黑衣人全部被放倒。

  “我看你是公众人物,要么你自己滚,要么,我把你丢出去,二选一。”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姓叶的,你要清楚你在做些什么。”耿怒道。

  “我非常清楚我自己在做些什么,不用你来提醒,还是那句话,你自己出去,还是我请你出去?”叶皓轩淡淡的说。

  对于耿这种人,他直接拉了黑名单,以后,他是不会轻易的给这种人看病的,这种人眼高于顶,认为自己身份不一般可以凌驾普通人的面做福作威,但是叶皓轩今天是要让他知道,有些人,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你要知道,我是耿家的人,你信不信今天我叫人砸了你的悬壶居?”耿怒道。

  “耿家,很了不起吗?恕我孤陋寡闻,我没有听说过,如果你想砸的话,不妨试试,我让你明星夫妇今天身败名裂。”叶皓轩淡淡的说。

  “哟,还没看出来呢,明星啊。”

  “真的,这不是港台演某某电视的那男的吗,卸了装这么难看,还真没看出来。”

  “他老婆不是那叉叉门的女主角吗,啊,穿了衣服真没认出来。”

  人群里面不乏有些肯尖的,这才认出来耿来,说真的,耿的差别跟电视里的差别太大,一时间还真没认出来。

  耿几乎气炸了肺,前几天络流传一组艳照,艳照的主角却是他老婆易秋彤,不过后来澄清是有人恶意PS的,不过有些喜欢热闹的人认定是他老婆的。

  “报警,他出手伤人。”耿对着唯一一名还能站立的保镖喝道。

  他今天已经动怒,既然这小子这么不识抬举,自己要通过官面的力量向这小子施压。

  他保镖的手机刚拿起来,一名身穿警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却是叶皓轩之前在某警局分局遇到的刑思成。

  “刑老弟,你来了。”

  耿一喜,刑思成是谁他知道,刑家虽然不那些世家,但是背靠着刑老爷子的那颗大树,虽然刑老爷子从暴力机构退了下来,但是影响力还是在的,而且耿家和刑家的关系不错,这次来,他是要拜访刑老爷子的。

  “耿,是你?”

  刑思成微微的诧异,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耿,要说耿家和刑家是世交,两人早认识,关系也不一般。

  “刑老弟,你来了好,我正要打电话报警呢,这个小子,刚才出手打伤了我的人,你要把他给抓起来。”耿前去。

  “你是说,叶医生?”刑思成微微的一怔。

  “不错,是他,他是医生还是暴徒?怎么一言不合出手打人?查一查他到底是什么人。”耿冷笑道,以他耿家和刑家的关系,他相信这件小事刑思成不会拒绝的吧。

  “叶医生,这是不是有些误会?”刑思成微微诧异的问。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