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报复

  第588章报复

  “也不是没可能,其实跟你说,现在有些街头站街的,有一部分是白领,倒不是真的出来卖,而是晚空虚寂寞,又不想白白便宜了男人,所以出来做这行,咳,爽的同时赚一笔,一举两得。”

  “哦,这样啊……”

  听着周边的人议论纷纷,唐蕊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这一次,她的名声是彻底的传出去了,她已经预见到平时跟自己不和的族人鄙夷的目光。

  “老板,事情办好了。”

  走出去之后,军刺转身给叶皓轩拔了个电话。

  “那好,教训他们几个一顿,把拍到的传播一下,还有,尤其是唐蕊,别让她的家人保释,在那里关个几天在说。”

  话筒的另外一端,传出了叶皓轩淡淡的电话。

  “这个,我没这个权限吧。”军刺犹豫的说。

  “没事,我一会儿给刑思成打个电话,这事情交给他处理是了。”

  “好咧,老板,你放心吧,看我不把她往死里整。”

  军刺挂了电话,冷笑了一声,跟了去。

  “砰……”

  一个警察把唐蕊推到一间审讯室里,然后重重的关了房门。

  唐蕊的手铐已经被解开,只是她抓衣服的时候抓的匆忙,现在身一个小外套勉强能裹住衣服,大片大片的肌肤露在外面。

  警察把她住里面一关,不管她了,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有人来审讯她。

  唐蕊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因为这间审讯室里的空调开的极大,是最低温度,她身几乎没有穿什么衣服,所以一进来被冻的直打冷战。

  唐蕊取起审讯桌的热水壶,倒了一杯水想取下暖,只是她发现这水壶里的水冰冷冰冷的。

  “来人,快来人。”

  唐蕊愤怒的把手的杯子甩到审讯室的门,一名警察打开门窗不耐烦的喝道:“干什么呢?”

  “我要见你们这里的领导,马叫他过来。”唐蕊喝道。

  “三更半夜的,领导都睡了,明天。”

  警察说着把门窗一关,任唐蕊在里面在嘶竭底里的叫人,他是不理会。

  终于,早四点多的时候,审讯室的门一响,军刺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唐蕊倦缩到审讯室的一角,冻的脸色发青,虽然现在不是冬天,但把空调开到十几度,没冻死人已经是不错了。

  军刺拿起手的一瓶烈酒,灌了一大口,然后他猛的把酒又喷回瓶子里,骂骂咧咧的说:“这是什么鬼酒,太难喝了。”

  看到面无人色的唐蕊,军刺拿起酒瓶递到她的跟前,咧嘴一笑道:“来一口。”

  “王八蛋……”

  唐蕊咬牙切齿的骂道,她有洁癖的,军刺粗狂的形象她看到都恶寒,现在他又拿掺杂了自己口水的酒让自己喝,这是存心羞辱人的。

  “不喝算了,冻死你活该。”军刺得意洋洋的把酒放到了一边。

  犹豫了一下,唐蕊咬咬牙,跑过去拿起那瓶掺了军刺口水的酒,猛的灌了一口,她现在被冻的面无人色的,如果不喝的话,真的会被冻死的。

  十几块钱的二锅头酒劲很烈,唐蕊被呛得几处喘不过气来,她猛的咳嗽了一阵,这才感觉到身暖烘烘的。

  “你知道我的身份?”唐蕊冷冷的说。

  “知道,唐家千金,唐二小姐嘛。”军刺淡淡的说。

  “你应该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说出幕后指使人,我出去后能留你一条全尸。”唐蕊咬牙切齿的说。

  “没人指使我,只是我替我老板,给你一个警告罢了。”军刺摇摇头道。

  “你老板?你老板是哪个混蛋?”唐蕊怒喝道。

  “我真的高估你了。”军刺摇摇头道:“连萧杰那草包都知道我老板是谁了,你还不知道?”

  “是……叶皓轩?”唐蕊瞬间明白了。

  “看来不算太笨,我以为胸大的女人都是无脑的。”军刺耸耸肩道。

  “姓叶的,你敢这样对我。”唐蕊面容扭曲不定,看起来极其狰狞。

  “怎么?难道只准你接二连三的害我们老板,我们老板不能反击?今天的事情,权当给你一个教训,老板让我转告你,他不想把事情闹大,但是如果你以后还是那么不识抬举的话,那别怪我们了。”军刺站了起来。

  “休想,你告诉他,有本事杀了我,不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唐蕊咬牙切齿的说。

  “下三滥?”军刺冷笑了一声道:“唐二小姐,你可真能往你自己的脸贴金,你派人绑架老板的女人,这不叫下三滥了?你以为你是流社会的人?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老板的能力,远远的出乎你的意料之外,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拭目以待。”

  军刺说完,不在理会唐蕊,他转身离开。

  “豪门千金会所私会,警方扫黄重拳出击。”

  “心理扭曲?某千金糜烂私生活。”

  “砰……”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把手的紫砂茶杯重重的甩了出去,那件出自明清高人之手的紫砂杯,摔成粉碎。

  “混账,混帐东西……”老人边说边把手里的报纸撕成粉碎,边撕边喝道:“不肖子孙,不肖子孙,我们唐家书香门弟,世代雅人,到了你这一带,脸都被你丢尽了。”

  老人正是唐蕊的爷爷唐永长,唐家从清代初是书香门弟,祖出过三进士,一状元,门风颇好,唐蕊的事情现在被一些小媒体炒的沸沸扬扬的,成了京城这个圈子里的热门话题。

  传统观念极重的唐永长看到了这些报道,差点没被气得背过气去。

  “爷爷,你先不要生气,蕊蕊一定是被人陷害了。”一边的唐意淡淡的说。

  “陷害?如果不是她不洁身自好,怎么会被人抓奸当场?如果不是她心胸狭窄,又怎么会得罪人陷害她?”唐永长怒道。

  “当务之极,是把她给保释出来在说。”唐意沉吟了一下道。

  “去吧,回来以后别让她在来见我,自己到后书房面壁,一个月不准出家门。”唐永长挥挥手沉喝道。

  唐意去保释,毫无例外的碰了个钉子,虽然他已经表明了身份,但是警察说这个人是惯犯,怀疑和某个卖淫组织有关系,所以算保释,也要有授权。

  唐意碰了数个钉子,连他妹妹的面都没有见到,他这时才意识到问题不对了。

  身为京城三大才子,他的人脉以及智慧当然常人要高出许多,稍稍一打听,他便怒气冲冲的来到了悬壶居。

  叶皓轩刚刚诊完病人,正打算出门,看到满脸不善的唐意,他淡淡的说:“有事?”

  “我妹妹的事情,是你做的?”唐意压着胸口的怒火道。

  “是我。”叶皓轩淡淡的说,好象在说一件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叶皓轩,我不管你跟我妹妹之间有什么过节,现在,马放她出来。”唐意冷冷的说。

  “放她出来干什么?让她阴我,给我施绊子,然后绑架我的女人?”叶皓轩同样冷冷的回应道。

  唐意的脸色变了变,说真的,在他妹妹出事之前,他还不知道他妹妹和叶皓轩之间,还有这些过节。

  唐意不同于唐蕊,他这三大才子的名头跟薛鸿云又不同,薛鸿云是靠薛听雨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但是唐意是有真才实学的。

  他知道叶皓轩不是一个简单人,要是简单的人物,他凭什么来京城区区一个月,能得到那么多的拥护者?

  他又凭什么能与京城三大诊堂并列,甚至超过了三个诊堂的名声?

  如果让他知道唐意和薛鸿云合起伙来对付叶皓轩,他一定会制止的。

  “如果我妹妹之前做的有不对的地方,我代她向你道歉,现在你人也抓了,气了出了,我希望你能把她给放出来。”唐意叹了口气。

  他是一个陪明人,他明白自己和叶皓轩之间的差距,虽然叶皓轩是一个草根出身,没有任何背景,但是凭他来到京城后这短短时光内打出来的这些人脉,他知道自己远远不如他。

  所以,他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跟叶皓轩说话。

  “三天后,我会放她出去,不过有些事情你需要心里有数。”叶皓轩淡淡的说。

  “什么事情?”唐意问道。

  “你妹妹有病。”

  “她有病?”唐意压抑着脸的愤怒,他差点反骂了回去,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唐蕊以前的确是有隐疾,但是已经好了,而且她的隐疾还是叶皓轩亲手治好的。

  他把叶皓轩这句话当成故意侮辱他妹妹的话。

  “我说真的。”叶皓轩淡淡的说“她有严格的人格分裂,我治好她隐疾的同时,把另外一个人格的她给放了出来,难道这些天,你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吗?”

  “你是说,她精神分裂?”

  唐意震惊了,他知道叶皓轩并不是在说假话,的确,自从次派对之后,唐意的身体的确是以前好了许多。

  但是她的性格也变了,变得有些阴柔,有些不喜怒于形象,算是身为三大才子之一的唐意,也觉得她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