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病有起色

  第625章病有起色

  因为妹妹的情况她是知道的,以前吃东西的时候吃的很香,但是过了半个小时,她的胃里开始难受,几乎是吃进去什么,吐出来什么。!

  如果这次她可以吃得下去东西而且不吐,那代表,叶皓轩的疗法有效,不然的话,代表无效,所以她较担心。

  虽然叶皓轩做的药膳味道非常好,但是她却几乎尝不出什么味道来。

  终于,安妮吃饱了,她吃了很多菜,一碗养生粥,还有一小碗乌鸡汤,她抚着滚圆的肚皮,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咯,自从她生病之后,她似乎还从来没有吃这么饱过。

  “亲爱的小公主殿下,你有没有感觉到不适?”尼尔松走前问道。

  “没有,我感觉很好。”安妮摇摇头。

  尼尔松眉头一皱,难道说这个神神叨叨的年轻人,真的能用那被称做为迷信的医,让小公主的病有了起色?不,这不可能,他不相信这是真的,肯定是时间没有到。

  尼尔松知道安妮吃过饭半个小时后会反胃,他看了看时间,然后瞟了叶皓轩一眼道:“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以后公主安然无恙,我相信你。”

  “那我们拭目以待吧。”叶皓轩微微一笑。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了,安琪拉一直在提心吊胆之度过,她生恐妹妹的情况在有变。

  不过好在安妮情况一直很稳定,她一直活蹦乱跳的,显得精神极好,尤其是她对华夏的建筑以及风格很好,在室内东看看,西看看。

  这次来华夏求医,安琪拉带有不少的待女,安妮乖巧可爱,平时深得这些待女的喜爱。

  这次小公主生病,一些待女也跟着难过,私下里没少抹泪,现在看她活蹦乱跳的样子,所有人都感觉到非常欣慰。

  一晃是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在这个时候,安妮神色一紧,正在趴在窗口向外看的她突然坐了下来,有些难受的抚着胸口。

  “小公主,你怎么样了,哪里感觉不舒服?”尼尔松神色一紧,连忙走了去。

  “我……”安妮欲言又止。

  “安妮,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安琪拉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我胃里难受……”安妮脸色有些苍白。

  “看,你是个骗子,你的治疗方法根本不管一点用。”尼尔松愤怒的咆哮道。

  “我看看。”叶皓轩眉头一皱,前搭在她的脉,一搭之下,他便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叶,我妹妹到底怎么了?”安琪拉紧张的问。

  “没什么,只是刚才吃的太饱了,胃有些胀气罢了。”叶皓轩笑道。

  “原来是这样……”安琪拉松了一口气。

  “安妮,你感觉怎么样?”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

  “我,我难受,想吐。”安妮抚着胃,脸色苍白的说。

  “你这个骗子,庸医,你不是说小公主能吃下东西吗?现在怎么又这样了?”尼尔松愤怒的吼道。

  “小公主是因为吃的太多,然后刚才活动量太大,引起的胃部不适反应,你也是医生,你不会连这点都不懂吧。”叶皓轩眉头一皱道。

  “你在胡说八道,小公主的情况,明明是一点都没有改善,你是骗人的,你们医是骗人的东西。巫术。”尼尔松吼道。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医术,否则的话,我会让你后悔,你说医是巫术,那我还说你们西医是伪科学呢。”叶皓轩冷冷的说。

  一边的翻译吓了一跳,这可是外宾,叶皓轩真的要这样对说吗?他在犹豫着要不要翻译这句话。

  “正常翻译给他听,没事,出了事情我担着。”叶皓轩淡淡的说。

  翻译点点头,硬着头皮,把这几句话翻译给了这老外听。

  尼尔松气得直咬牙,他瞪着眼盯着叶皓轩,要反驳。

  这个时候,安妮又是一阵干呕,似乎要忍不住吐出来一般,叶皓轩连忙走到一边,取出了自己的行医箱,拿出来了一瓶三花桂露酒,倒了满满的一杯,送到安妮的跟前。

  “安妮,喝杯酒没事了。”叶皓轩轻声道。

  “喝酒?”

  在场的人都震惊了,虽然尼尔松没的听出来叶皓轩在说什么,但叶皓轩的动作说明了一切。

  况且,他是一名资深酒鬼,那淡黄色的酒液散发出的酒香几乎要把他的魂给勾走了。

  但是,事态紧急,他可顾不酒虫在肚子里闹腾,他冲前去,一把将叶皓轩手里的酒杯打翻,脸色铁的吼道:“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让小公主喝酒,你会害了她的,你这是谋杀,谋杀。”

  猝不及防之下,叶皓轩手的酒杯被打翻,一杯养生酒洒了一地。

  叶皓轩彻底的怒了,这个老外,还真欠揍,如果不是看他有皇家首席医学顾问的身份,叶皓轩早把他的腿给打断了。

  叶皓轩一步跨前去,右后微微向前一点,迅速退开。

  尼尔松的身体一僵,他只感觉到周身下的血液在那瞬间都被凝固了一般,他混身僵硬,一动也不能动。

  “你对我做了什么,天啊,我不能动了,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尼尔松惊恐的尖叫道。

  “我在给病人治病,如果你敢在废话一句,我真的对你不客气。”叶皓轩冷冷的说。

  “你,你快放开我,你这是在谋杀,在谋杀我……”尼尔松尖叫道。

  叶皓轩又伸手点了几指,封了这货的哑穴,这货这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叶皓轩不在理会一脸惊恐的尼尔松,他转身在取了一只杯子,倒了一杯酒道“安妮,相信我,喝了这杯酒,你会好起来的。”

  “叶,安妮从来不喝酒的,她还在生病呢,况且,你们华夏的酒太烈,她会受不了的。”一边的安琪拉也焦急的说。

  “相信我,这不是一般的酒。”叶皓轩微微一笑,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来。

  在叶皓轩鼓励的眼神下,安妮犹豫了一下,然后接过叶皓轩手的杯子,把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

  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辛辣,虽然有一点不适应,但是随即消失了,片刻,她的胃里暖烘烘的,而且刚才的那些不适,早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站起来,惊喜的说:“原来酒还能治病,太神了。”

  看到妹妹的脸色渐渐的变的红润了起来,安琪拉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叹道:“叶,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刚才,我误会你了。”

  “没事,这酒不是一般的酒,是我自己酿出来的,有治病的效果。”叶皓轩微微笑道。

  “啊,原来酒也能治病,真的是太神了,亲爱的叶,你在一次给了我惊喜。”安琪拉惊讶的说。

  “其实我们华夏的医而言,能够入药的东西还有很多。”叶皓轩微微笑道“而且药是天然生成,不象是西药那样,是用很多化学试剂合成的,它天然无公害,不伤肝肾。”

  “原来是这样。”安琪拉思索了一阵,然后正色道:“叶,我答应你,如果你能治好我妹妹的病,我回去后一定大力宣扬药。”

  “那先谢谢你了。”叶皓轩道。

  “不用谢,原来医还有很多神的地方,我这样,也是为我们的国民造福。”安琪拉点点头。

  在两人说话的片刻,安妮已经恢复过来了,她站了起来,小脸因为养生酒里面微弱的酒精而变得红扑扑的,一改她这些天来苍白的脸色,她整个人看起来象是正常一样。

  如果不知道的,真想不到这可爱的女孩竟然是个严重的白血病患者。

  尼尔松惊恐的瞪着双眼,一半是吃惊安妮的情况,另外一半则是被吓的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身体不能动,手脚僵直,而且连说话也说不出来,他向一边的安琪拉露出哀求的神色。

  安琪拉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叶皓轩说:“亲爱的叶,尼尔松的表现确实让人生气,但是你们华夏有句古话说,不知者无罪,我希望你能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安妮,想不想出去。”叶皓轩看了尼尔松一眼,决心给这小子一点教训瞧瞧。

  你们西医才发展几百年,你敢在这里口口声声的称自己是科学,人体的好多机能都没弄明白,这完完全全是伪科学。

  相反,发展了几千年的医,具有良好治疗效果的医,却被这家伙说成巫术,不行,不能太便宜他了。

  “想,我做梦都想出去玩,我真的能出去走走吗?”安妮惊喜的说。

  “当然,不过,这个大鼻子一定会拦着,如果我现在放了他,他肯定会阻止你的。”叶皓轩笑道。

  “那先让他在这里站着吧,嘻嘻,挺好玩的,叶,你刚才施展的是巫术吗?”安妮兴奋的说。

  “不是巫术,而是属于医里面的一种打穴手法。”叶皓轩笑道。

  “什么是穴?”安妮问。

  “是人身体面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他确确实实的存在的。”叶皓轩说着走到尼尔松的跟前道:“我给你做个演示吧。”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