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我要你求着放我出去

  第629章我要你求着放我出去

  “好,你不放算了,反正你关不了我多久,只是,你要清楚一点,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一次,恐怕你要求着我出去了。!”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你做梦去吧。”薛兴安冷笑道,他站起来对两名手下吩咐道:“看好他,不准给他水或者食物,直到他招了为止,如果他敢反抗,地枪决。”

  两名士兵应了一声,然后便默不作声的守在叶皓轩的身后。

  殊不知,外面已经炸开了锅了。

  安琪拉一个电话打到了锐典大使馆,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因为事关锐典的公主,大使馆的人一点都不敢怠慢,正在用餐的锐典国大使披外衣匆匆的走了出去。

  结果是弄得外交部的负责人也没吃成饭,他还能吃下饭吗?锐典国的大使说他们的公主,在这里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现在他代表锐典表示强烈的抗议和不满,如果这件事情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话,他们将暂停和华的一切往来。

  外交官员被弄得摸不着头脑,锐典和华夏的交往一向不算差,他们的公主,在这里怎么可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但是事态紧急,锐典的大使堵在外交部不走了,而且一些来自锐典的国际友人纷纷表示不满,如果处理不好,事态将进一步扩大,到时候一定会影响两国邦交。

  外交部的一层层报,很快惊动了面的人,这件事情很快被查清楚来龙去脉了,原来是锐典国的小公主来华夏求医,结果她的主治医生在京军区总院被人绑了。

  小公主患的病非常严重,在那医生的治疗下已经有所好转,现在医生被人给绑了,没人给小公主治病了,而且绑他的人蛮横不讲理,也难怪人家公主着急,而且是大急特急。

  饭后的薛青山喜欢散散步,可是这天他刚刚吃完晚饭,还没有走出门,薛家老太爷的电话打来了,不由分说的把他给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薛青山被训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他自己老父亲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轻易不发火,一发火出大事。

  “父亲,你能先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吗?”薛青山小心翼翼的问。

  “什么事情?问问你那好儿子,薛兴安又干了些什么?现在锐典大使还堵在我们的外交部讨说法,说是他把人家公主的主治医生给绑了?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做事情有没有经过思考?如果,他的能力真的这样的话,以后让他滚出薛家,我们薛家,不要这些废物。”

  薛老太爷说着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薛青山脑门的冷汗淌了下来,不难听出,自己老父亲语气,简直能用暴怒来形容了。

  他虽然还没有弄明白了怎么回事,但是至少知道这件事情跟薛兴安有关系,他连忙拔通了薛兴安的电话。

  在京军区总院的地下室里面,叶皓轩依然在和薛兴安对峙着。

  薛兴安出去溜达了一圈,越想事情越不对头,叶皓轩今天的表现似乎是太配合了一点。

  他知道叶皓轩的战斗力,如果他真的大闹一场,把这事情给闹大,多半会有人出来保他的,但是他并没有反抗,而是老老实实的被他抓了,这不科学。

  “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薛兴安冷冷的说。

  “如果告诉你,那不是阴谋了。”叶皓轩淡淡的一笑。

  薛兴安一怔,有些恼怒,他感觉自己有些疑神疑鬼的,这小子都被抓起来了,他能有什么阴谋?自己竟然会被这个混蛋给打怕了。

  他心突然一动,猛的站起来问道:“那外国女人,是什么身份?”

  “她啊,是公主来着。”叶皓轩笑着答道。

  “叶皓轩,我在很正经的问你话,你最好老实点回答,你不要逼我施手段。”薛兴安怒道。

  “你有什么手段?论智谋,你差远了,你除了栽赃嫁祸之外还会什么?论打架,我一个人秒你一大堆,在我跟前,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的手段?”叶皓轩不屑的说。

  薛兴安被他这一番话说的恼羞成怒,正要发作,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却是他父亲薛青山的。

  薛兴安心一突,心头涌起一股不祥的感觉,他接通了电话。“爸,有事吗?”

  “你又做了什么事情。”话筒里的薛青山忍着怒气道。

  “我,我没做什么事情啊。”薛兴安诧异的说。

  “没事?没事的话为什么会惊动面,连老太爷都打电话过来怒骂我了一顿?没事锐典国大使堵在外交部那里,说他们的公主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这一次的事态闹的非常严重,老太爷甚至发话,说要赶你出薛家,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事情,马把事情处理好,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平息锐典大使的怒气。”

  薛兴安的脑袋嗡的一声,他已经听不清楚薛青山在说什么了,他知道,叶皓轩又给自己下了一个套,而他象是傻逼一样,一头钻了进去。

  其实他早应该想到的,能来京军区总院的人身份都不是一般人,尤其是外国人,但是他实在是太恨叶皓轩了,好不容易抓到他一个把柄,他一定不能放过这一次好机会,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把叶皓轩给抓起来,想把他往死里整。

  只是没有想到,那外国的女人竟然真的是一个公主,这下麻烦惹大发了。

  挂断了电话,薛兴安的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下水来,他转身向叶皓轩怒道:“你整我……”

  “我没想过要整你,只是,你们薛家接二连三的跟我过不去,难道我还要对你们客客气气的?”

  叶皓轩淡淡一笑道:“薛兴安,你是富贵日子过习惯了吧,凭什么你能对我捅刀,而我却不能打你闷棍?”

  薛兴安的脸色铁青,他知道,这一次如果处理不好,真的会引起外交纠纷的,他屈辱的转过身,向叶皓轩低头道:“是我的不对,我现在向你道歉……我,我现在放你出去。”

  “之前我已经对你说过了,请神容易送神难,你不会这么快忘了吧?”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你不出去的话,你肯定会后悔的。”薛兴安的话里面有些底气不足,因为他明白,如果叶皓轩真的不出去的话,倒霉的只会是他。

  “你还真说对了,我今天不出去了,我倒要看看,你让我怎么后悔。”叶皓轩冷笑道。

  这薛兴安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个人物,都死到临头了,他还敢嘴硬?他真的以为自己那么好糊弄?

  “那你说,到底怎么样你才肯出去?”薛鸿云压抑着心的怒气道。

  “向我下跪道歉,我或者能考虑考虑。”叶皓轩淡然的说。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了。”薛兴安愤愤的说,想让自己下跪求饶?门都没有,开玩笑,自己可是薛家的人,怎么可能会向一个小医生求饶,大不了他破罐子破摔,他不相信,这小子能把天给捅破。

  “你欺人的时候,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欺人太甚了?”叶皓轩反问。

  “我说了,如果你现在马下跪向我求饶,我或者会考虑考虑出去,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或许,我能在锐典公主的面前说几句好话,平息这件事情。”

  “你休想,我是绝对不可能向你求饶的。”薛兴安怒道。

  “那是没得商量了。”叶皓轩摇摇头道:“那你做好承担锐典公主的怒火吧。”

  “好,姓叶的,算你狠,你给我等着。”薛鸿云放下一句狠话,转身走了出去。

  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依然还是薛青山打来的。

  “爸……”薛兴安有些气苦的接通了电话。

  “兴安,事态越来越严重了,锐典是一个团结的民族,况且这次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是他的公主,现在欧洲锐典,我们驻锐典大使馆已经被一些人围了起来,一些公民在讨要说法,这次处理不好,恐怕会引起外交事故。而且,关于事情的原因,外交部的首长已经知道了,他直接发话,说我们薛家和别人的私人恩怨,不要牵扯到国际争端,现在老太爷和首长对你极度不满。我知道你抓的是叶皓轩,不管他提出什么条件,你都要答应,因为这关系到你的前途,即使是他要你下跪,你也得照做。”

  听完自己父亲的话,薛兴安双眼一黑,差点晕倒过去,听父亲的语气,恐怕这件事情难以善了,这次真的是玩大发了。

  “爸……我知道了。”薛兴安咬牙切齿的说。

  “叶皓轩……”

  薛兴安猛的把自己那部军方特殊定制的手机摔的七零八落,他双眼赤红,喘着粗气,象是一头野兽一样。

  发泄了一通,薛兴安的怒火稍稍的消了点,但是,他还是要面对现实。

  叶皓轩正在闭目养神,砰的一声响,审讯室的门被薛兴安从外面重重的撞开。

  “你们出去吧。”薛兴安的脸沉得几乎要低出水来,他向两个下属一挥手,两名士兵行了一个礼,转身离开。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