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特殊病人

  第652章特殊病人

  叶皓轩点点头道:“你孩子的情况,不是普通的人能治好的,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或许我可以试一试。”

  “你?”

  看叶皓轩的年纪,女人有些迟疑,她孩子的病没有人能她更清楚了。

  一天天的消瘦,而且精神越来越不好,去医院检查,根本没有一点毛病,可是他的身体越来越差,跟瘾君子一样。

  “叶,有什么事情吗?”

  看叶皓轩久久没有出来,安琪拉有些诧异,她拉着安妮走了进来。

  “没事。”叶皓轩微微的一笑。

  “啊,天啊,这孩子的身体里面,有东西。”安琪拉吃惊的看着一边的小男孩。

  “你也看出来了?”叶皓轩诧异的说。

  安琪拉点点头,她本来属于天赋觉醒者,所以能看出来一些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她一眼看出来,这小男孩的身体里面,有层层的黑气升腾而起。

  “你真的能治好我儿子的病?”女人有些疑惑的说。

  “当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一出生下来身体不大好。”叶皓轩走前去,为他把了把脉,他又沉吟道“而且,我感觉,你在怀他的时候,遇到过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吧。”

  女人不自由主的打了个激灵,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砰的一声跪倒在叶皓轩的跟前,哭喊道:“我相信你,你一定能治好我孩子的病,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

  “大姐,你先起来。”叶皓轩叹息了一声,然后把她从地扶了起来道:“你能告诉我,你在怀孕的时候,遇到过什么事情吗?”

  “我……”女人犹豫了。

  “你不说也没关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遇到一些非寻常的事情。”叶皓轩道“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把你的孩子治好。”

  “谢谢,谢谢你了。”女人感激的说。

  叶皓轩走到了男孩的跟前,把他的衣脱去,果然,在他的背后,有一个青黑色的印记,这印记赫然是一张人脸,而且这张脸嘴角弯起的一抹弧度,让人有种错觉,仿佛这印记在对着人笑。

  这场景看得相当的诡异,有过一点天赋觉醒的安妮看出了些东西,她微微的有些害怕的向自己的姐姐靠近了一些。

  安琪拉轻轻的把她揽到身边,拍着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叶皓轩双眼精芒一闪,一抹紫瞳闪过。

  他眼前的视界,刹那间变成一个黑白毫无色彩的世界,只是男孩的背后,那个黑色的印记之黑气升腾。

  证实了自己心的想法之后,叶皓轩心已经有数,他转身问道:“这孩子身的印记,是不是天生有的?”

  “是的,刚出生下来的时候有,而且,这张脸,好象会对着人笑一样,出生的时候把接生的医生吓了一跳。”女人的神色有些复杂的说。

  叶皓轩点点头,他道:“这跟你当年遇到的事情有关系,其实,他们要的是药引。”

  “药引?我不太明白。”女人的脸闪过一丝疑惑。

  “是你的孩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年你一定遇到了一些超乎你想象的事情,所幸的是,你逃过了一劫,如果不是你逃过了一劫,你腹的孩子,成形之日,是他们药引成熟之日。”

  女人的脸瞬间变得煞白,回想起十几年前的事情,她依然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当年发生的事情,象是恶梦一样,缠绕在她的心头。

  “医生,求求你,无论如何,也要救救我的孩子,他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受到了这样的苦,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救他。”女人忍不住放声大哭。

  “虽然我不知道你当年怀孕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救你的孩子我还是有把握的,虽然他的问题并不麻烦,但如果过了十五岁,在没有治疗的话,恐怕难说了。”叶皓轩道。

  女人努力的点点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把你孩子带到外面去吧,我治疗方法有些特殊,希望你不要少见多怪。”叶皓轩道。

  “好,谢谢你了医生。”女人感激的点点头,然后带着自己的孩子走到了厨房的外面。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除了这个女人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以外,其他的人都是这里农家乐老板从附近雇佣来的村民,所以西山脚下偌大的农家乐,也只有这母子两人。

  叶皓轩走到停车场,取出了自己的行医箱,从行医箱里面取出来黄纸、毫笔、和朱砂等东西。

  这男孩的情况有些特殊,严格来说,不是病,而是在她母亲怀孕的时候,有玄门术士施展邪术,对女人的胎儿进行施术。

  他们的目的叶皓轩并不清楚,他只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要以施过术后的胎儿做药引,然后达到自己的目的,所幸的是,这个女人因机缘巧合之下逃过一劫。

  只是她腹的孩子已经受到了术法的影响,所以发育不完全,阳气不足,导致成天病恹恹的,如果在这样下去,恐怕连命都保不住。

  叶皓轩又找来了一张八仙桌,把八张长方形的黄纸一字排开,铺在八仙桌,然后手的毫笔饱蘸朱砂,屏息凝神,足踏阴阳,右手握着毫笔连动,八张符纸一气呵成。

  等纸的朱砂稍干,叶皓轩拿来一只海碗,海碗里面装了满满一碗水,叶皓轩夹起一张符纸,真气稍稍一运,那张符纸自行燃开。

  叶皓轩把自行燃着的符纸丢入海碗之,火光四起,这符纸遇水,非但没有熄灭,反而越燃越旺,片刻之后,这一张符纸燃的干干净净。

  但令人惊异的是,这满满一海碗的水依然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纸灰。

  叶皓轩依次把另外七张符纸都丢入这海碗之,然后端起海碗道:“让你孩子把这碗水喝下一半来,记住,只喝一半。”

  “好的。”

  女人惊异的看着叶皓轩,刚才的情景有些诡异,象是她当年遇到的人一样,都不是一般人。

  “我让你找来的狗呢?”叶皓轩问。

  “这只行不行?”女人向一边一只纯白的土狗一指。

  “可以,去吧。”叶皓轩点点头。

  女人拿着这海碗,走到了室内。

  她的孩子虽然不傻,但是跟木头人一样,你让他做什么,他绝对不会违逆你的意思,好象是没有灵魂一样。

  过不多时,女人端着剩下的半碗水走了出来,叶皓轩端起这半碗水,抓着那只土狗的脖子,掐着土狗嘴的两侧,让它张开大嘴,把这半海碗水,一古脑的灌进它的口,这才做罢。

  “好好待这只狗吧,它活不了几个月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好,我会的,可是医生,我的孩子,什么时候才会好?”女人有些迟疑的问。

  “三天吧,三天之内,应该会有起色,如果他的情况没有好转,你可以到京城悬壶居找我,我一般每天早都会在那里坐诊,不过问题应该不大。”叶皓轩道。

  “好,谢谢你了医生,关于费用方面?”女人面带难色。

  说实话,这些年,她和丈夫没少带着孩子东奔西走求医,本来不算富裕的家庭,更是雪加霜,现在他们夫妇每个月赚的钱,除了一些很少的开支外,余下的,几乎全部贴补了这孩子的用药了。

  可是尽管这样,这孙子的情况依然没有一点好转,她知道,叶皓轩是一位高人,出场费一定不低,可事实,她家里拿不出来什么钱了。

  “先别说钱,等人好了在说,如果三天后,孩子能叫你妈妈了,这代表他好了,医者,讲究的是一个缘分,所以,你随缘布施是,量力而行。”叶皓轩淡淡的说。

  “谢谢,谢谢你了,医生,你真是个好了。”女人激动的说。

  “不用谢,我是医生。”叶皓轩淡淡的一笑,招呼了一下在一边玩的安琪,开着车离开。

  “叶,我感觉那个孩子有些不正常,他身,好象有些未知的东西。”

  在车,安妮有些迟疑的问道。

  “你看的没错,我不知道你们管那些东西叫做什么,我们华夏人,称那东西为煞气。”叶皓轩解释道。

  “我不明白,我只觉得,它身有邪恶的力量。”安琪拉摇摇头道。

  “对,是邪恶力量,事实,他的母亲在怀孕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非寻常的事情,那些人需要炼制一些东西,所以把他的母亲做为药炉,而还是胎儿的他,是药引。”叶皓轩道。

  “那些人,一定是魔鬼。”安琪拉叹道。

  叶皓轩微微一笑,西方人,喜欢把邪恶的东西称之为魔鬼,只是他明显的感觉到,安琪拉觉醒的天赋,恐怕不只是灵魂沟通那样简单。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安妮今天玩的非常高兴,很难想象,他们三个竟然会在一坐并不出名的山玩了这么久。

  “安妮的情况已经稳定的差不多了,在过几天,你们可以回去了。”叶皓轩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