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书法的意境

  第706章书法的意境

  这幅画本来也不错,但是起字的境界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众人心里不约而同的涌出这么一个念头,如果没有这幅画,单是这几个字,绝对是大师组的档次,这几个字,这幅画好多了。

  因为这幅画的神韵这几个字差无了,所以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因为画的缘故,所以让这幅字的档次下降了不少,人人的心里都有些惋惜。

  叶连成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懂书法,不难看出来这里面的端倪来,他本想在叶皓轩跟前显摆显摆,顺道讨好下老太爷,可是没有想到叶皓轩不动声色的给了他一巴掌,而且老太爷看向叶皓轩的目光都带着赞许,这次算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呵呵,堂弟的字果真是大师级的水平,我自愧不如,大家吃饭,吃饭。”叶连成干巴巴的笑了笑,然后便坐下。

  一顿饭这样过去了。

  老太爷的体力不支,毕竟人已经了年纪了,吃完饭以后,他便在众人的护送下回到了京城疗养院。

  饭后,大多数的人已经混了脸熟了,所以告辞离开,只是有几个叶皓轩表姑辈的表亲,还围着刘芸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叶庆辰本想为刘芸补一次婚礼,但是被刘芸拒绝了,因为毕竟当年杨家和叶家因为联姻的事情有些过节,两家死掐了不少年,现在好不容易消停了,如果在举行婚礼,估计又会让杨家和下嫁到李家的杨淑华有不好的想法,所以打算领了证算了。

  豪门是非多,尤其是象叶家这样的顶级世家,里面的战斗更是硝烟四起,刚一吃完饭,便有几个不知道跟叶庆辰扯了多远的表亲便围着刘芸问长问短了起来。

  “妹子,你跟庆辰不打算举办一次婚礼吗?”有一个自称叶庆辰表姐的年妇女问道。

  “不了,都这岁数了,没必要了。”刘芸浅浅的笑道。

  “那怎么行呢,咳,女人一辈子这一两次,妹妹这样是委屈自己啊。”年女人夸张的说“不过我很佩服妹妹的毅力,几十年如一日的领着皓轩这孩子,真的苦了你了,如果是我,早找人嫁了,咯咯,这可是现代版的王宝钗啊。”

  女人的话一落,周边的一些和叶庆辰同辈的表亲们不约而同的看向刘芸,那目光多多少少有些鄙夷。

  “是啊,话说那个年代的女人应该保守点吧,妹子这么做,可真的有些胆大啊。”

  刘芸的双眼骤然变冷,她知道这些旁系们这是在扮自己的难看,现在除了叶皓轩外,大多数的男人都走了,所以这些女人是在给她下巴威,况且刘芸的出身,让这些大家出身的表亲们所不齿。

  “婚礼只是个形式,给你举办过一百次婚礼,也经不起一个男人能为你单身二十多年,表姐,你孩子被前夫抚养着的吧。”刘芸淡淡的说。

  那老女人脸的鄙夷嗄然而止,她的表情象是吃了苍蝇一样难看,不错,她是离过婚,而且当初为了追求浪漫,她还特意要求了她前夫环球旅行,在全世界每一个地方都举行一次婚礼,不过最后还是离了婚了。刘芸这一记耳光响亮而又有力,让她瞬间闭了嘴。

  在一边的叶皓轩这才放下心来,其实他现在最担心的,是适应不了这豪门的生活,怕她在这里吃亏了,一入豪门深入水,里面的斗争一般人还真的受不了,不过现在看来叶皓轩的担心是多余的了,他母亲并不是那些没有见识的农村女人,相反,她的性格睿智大气,气质非凡,颇有一家主母的风范,相反,那些趾高气昂的表亲在她的跟前象是一些跳来跳去的小丑一样。

  想来也是,能被叶庆辰看的女人,又岂是一些成天只知道八卦吃醋的老女人可的?

  听了刘芸的反击,那个自称是表姐的女人象是吃了一只苍蝇一般的恶心,她想反驳,但是刘芸说的话却是事实,而且那笑吟吟的样子象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让人根本无从反驳,她只得跟着干笑几声,然后识趣的闭了嘴。

  “咯咯,姐姐,讲讲当年你跟我表哥的事情吧,嗯,记得你和我表哥认识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吧,那个时候刚建国没多久,人们的思想较封建,咯咯,姐姐和我表兄私订终身,思想可真是前卫啊。”另外一个女人掩嘴娇笑道,毫不掩饰的讽刺道。

  刘芸的神色并没有显露出任何不悦之处,她淡淡的说“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

  “要提,要提的,我们都很想知道姐姐和我表哥当年的风流韵事。”那女人不依不挠的说。

  “呵呵,妹妹真的想知道?”刘芸反问道。

  “那是当然。”那女人笑道。

  “那妹妹不妨先说说当年自己有过多少个男人?我是乡下人,不你们豪门世家的女人开放,呵呵,我很想知道你同时跟几个男人交往过,别说没有,我不信。”刘芸淡淡的说。

  那个女人的神色一滞,瞬间便败下阵来,其实豪门深闺怨妇的生活大家其实都懂,这些阔太们大多都在一些私人会所里面有会员资格,平时一些社交场合,看到顺眼的男人约几次也无可厚非,其实这个圈子里的生活大家都懂,只是没人象刘芸那样光明正大里说出来罢了。

  几个老女人面面相觑,她们原本想跟这个突然杀进豪门的女人一点颜色瞧瞧,杀杀她的威风,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虽然是农村来的,但是睿智大气,不管是从谈吐还是从气质都稳压她们一头。

  跟刘芸起来,她们的身份好象是倒过来了,好象刘芸是豪门出来的大家闺秀,而她们只是乡下来的一群土狗野鸡……

  几个女人相视了一眼,然后相互施了个眼色,不行,她们不能这样败下阵来,要是让外人知道她们这些阔太连一个外来户都压制不了,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这个时候一个身材颇为丰腴的女人走前笑吟吟的说:“芸芸啊,我们都是自家人了,这些年你母子在外面可是受了不少的苦,我是庆辰的二表姐,这些年他单着身,大家心里都不好过。”

  “呵呵,老天总算是对他不错,让你回到他的身边,而且又把儿子养了这么大,我们也为他高兴,不过庆辰对于这件事情做的有些草率了点,叶家门风严谨,算皓轩是他亲生儿子,但也要经过DNA鉴定之后才能确定啊。”

  “毕竟……现在领着别人的种乱认亲的人多了去了,庆辰也不能亏啊。”

  叶皓轩和刘芸的脸色骤然变冷,这个女人的话已经说的很明了,意思是你们回来还没有经过DNA鉴定,是不是叶家的种还两说呢。

  刘芸还尚未说话,叶皓轩已经走前来,他淡淡的笑道:“不好意思,我该怎么称呼你?”

  “我是你爸的表姐,按辈份你应该叫我表姑母。”丰腴的女人笑吟吟的说。

  “表姑母是吧。”叶皓轩点点头,他突然走前去,重重的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响起,那丰腴的老女人被叶皓轩这一巴掌抽出了两米远,她一声惨叫,扑到了一张桌椅,半边脸马出现了红肿。

  老女人捂着脸吐出了几口血水,里面还混杂着几颗牙齿,她跌坐在地,不敢相信的看着叶皓轩,然后尖叫道“你,你敢打我,你这个小野种,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女人这一声尖叫,登时把客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众人的神色一滞,马不动声色的围了过来,一幅看热闹的表情。

  其实对于叶皓轩的身份,大多数的人不认同,毕竟叶家是豪门世家,不能随随便便的乱认身份,但是奈何叶老太爷和家主力挺叶皓轩,所以大多数人不敢说什么。

  但是总有没眼光不知死活的人撞到枪口去,一些人幸灾乐祸的看着那老女人,要看着这件事情怎么收场。

  “你在质疑我的身份?”叶皓轩冷冷的走前,一只脚踩在一张椅子问道。

  “我是质疑你的身份,我还质疑你妈当年偷男人了,所以才生出来你这个小杂种,姓刘的,你的野种儿子敢当面打人,这种野蛮人,怎么可能是我叶家的种?我强烈要求验DNA。”丰腴的老女人尖叫道。

  “我管教儿子,自然有我管理的理由,不过你这张嘴,似乎真的该打了,儿子,继续抽。”刘芸冷冷的说。

  其实刘芸的性格较柔弱,如果是在平时,绝对不会大动肝火,但是这个女人的嘴真的太臭了,况且她初来叶家,又是农村出身,如果第一天被这些人压一头,那她日后在叶家的日子将会很难过,所以她毕竟拿出凌厉强势的一面来。

  “好咧。”叶皓轩走前,冷冷的注视着那自称表姑妈的女人,淡淡的说“自抽耳光,还是我前代劳?”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