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嘴脸

  第737章嘴脸

  “当然是真的,我是你表兄,难道会骗你?”叶皓轩笑道。

  “那好,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刘凯安喜道。

  “那个……皓轩啊,你给他口饭吃行了,这真的有点太高了。”二叔公也吓了一跳,六万……一个月,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二叔公,那怎么行,我现在身边缺人,尤其是凯安这种专业的,我说的是最低的工资,以后还有涨幅,放心吧,我怎么会亏待表弟呢。”叶皓轩笑道。

  “那……那谢谢你了。”老两口激动的说。

  这个时候院子里陆续来了好多人,大部分都是村民,听说老刘家的女儿回来了,而且叶皓轩的父亲是位大人物,连村子里的村霸王长德还有他的保护伞所长都被关了起来,十里八乡的小混混都被抓走了。

  而且刚才的行动惊动了不少的人,村民们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又是飞机又是枪的,想想都吓人。

  老刘家的女儿当年找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连市长县长都巴巴的跑过来了。

  所以这些以前一向是喜欢对叶皓轩母子冷嘲热讽的人都跑了过来,想混个脸熟,顺便攀攀权贵。

  恰好,叶皓轩开出六万工资的豪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一个打扮的花技招展,喷着劣质香水的老女人跑过来拉着刘芸的手笑道:“哎呀,刘家妹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可不知道我有多挂念你吗,相当年……”

  这个女人夸张的扯出一大堆子虚乌有的事情,听得叶皓轩一愣一愣的,好半天他才认出这个女人来,这个女人是他的邻居,貌似当年没少骂自己小野种吧。

  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不在理会她,这种人是墙头草的,看到自己母子发达了,过来巴结的呗。

  “这是小轩吧,咯咯,长这么大了,真的是越长越俊了,妹子,我有个表亲的女儿刚好和小轩的年纪差不多大,要不这样,我去托个媒,让两个孩子见见?”女人见刘芸情绪有些不高,似乎不怎么想理会她,连忙把目标转向叶皓轩。

  “谢谢花姐了,不用了,他现在年纪还小。”刘芸淡淡的说。

  “不小,不小了,妹子,你是不知道啊,现在结个婚有多难,男多女少,多少人要打光棍的,要不是看在咱们两个关系好,这个媒,我还不说呢……”

  这个女人喋喋不休的扯了起来……

  得到了叶皓轩母子的回绝后,这个女人才有些失望的住了口,然后他又眼前一亮道:“小轩,我儿子大宝现在刚好也毕业了,也是高材生来着,要不,你给他也找个工作?”

  “暂时不需要那么多人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他那儿子跟叶皓轩的年纪差不多,叶皓轩又岂会不知道什么德性?成天不学无术,估计是花钱在某个杂牌大学混了几年吧,这种人算是拿着大学的凭,但是注定也是下苦力的命。

  “小轩,你小时候婶对你可不错啊,你走后你大宝哥经常提起你,你可不能忘了他啊。”女人有些不悦的说。

  叶皓轩的火气蹭蹭的来了,这个女人还没完没了了,记得小时候这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可没少叫自己野种,而他那儿子经常欺负自己,现在到了这个女人的嘴里,反倒成了他们对叶皓轩母子的恩惠很大的样子。

  “在十里铺,我只认识二叔公,至于你,不要在我面前提什么恩惠,我母子当年在这里受过什么委屈我想你们都清楚,所以,别有事没事来给我攀关系,我跟你很熟吗?”叶皓轩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那女人好象是被抽了一耳光一样,她的脸色象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的难看,她沉着那张擦的象鬼一样的脸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见过忘恩负义的,但我没见过你这么忘恩负义的,相当年。”

  “滚。”叶皓轩沉声喝道。

  这个女人也太给脸不要脸了吧,她以为自己是谁?

  “你……你这个……小野种……”

  女人又惊又怒,一时间忘了叶皓轩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随她喝骂的小野种了,她这话一出口,叶皓轩母子的脸登时沉了下来。

  “小姿,丢出去。”刘芸淡淡的说。

  其实没等刘芸吩咐,一边的那个小女孩一样的警卫脸色已经变冷,这个警卫以前是叶庆辰的警卫,刘芸回叶家之后便做刘芸的贴身警卫了。

  叶庆辰平时对属下都很和蔼,这小警卫一直把他当成亲人一样的存在,现在有人骂叶皓轩是小野种,这让她不可原谅。

  刘芸的话没有落下,小姿已经气冲冲的走前去,顺势扯着那个女人的衣领,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下用力一甩,象是丢垃圾一样的丢了出去。

  没错,是直接丢出去了。

  这个女人已经发福了,那体重最少有一百五十斤,小姿的休形属于瘦弱型的,估计一百斤都不到,众人的脑袋一时间转不过弯来,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小姿这么瘦弱的身形,是怎么把这个肥婆给丢出去的。

  女人象是杀猪一样在院子里尖叫了起来,她坐在地破口大骂,要撒一通泼。

  只是她的尖叫声还没有落下,她只觉得脑门一阵发麻,一把冰冷的手枪已经指着她的脑袋:“你在敢对夫人不敬,我现在毙了你。”

  小姿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她的手底下是见过血的,她的杀意紧紧的锁定了那肥婆,让她心惊胆战,尤其是那冰冷黑洞洞的枪口,更是让她有了一股强烈的尿意。

  她只觉得双腿间一阵温热,一滩黄色的液体流了出来。

  “滚。”小姿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这个肥婆在也不敢说一句废话了,她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转身跑的没影了。

  本业有些喧闹的院落安静了,在场的人都有些敬畏的看着叶皓轩母子,刚才那婆娘是出了名的泼妇,但是竟然被刘芸的一个手下吓的尿裤子,而且手下都带着枪的人,那是什么身份?

  所以在场的人都不敢乱说话了,只是拉拉家常,混个脸熟,说不定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

  在这个时候,门外一阵刹车声响起,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停在了二叔公家的门口,从车里面走下来了几个了。

  叶皓轩微微的一怔,走下来的几个人正是他的三个舅舅以及几个舅妈。

  “小芸,听说你回来了,你在元城住的好好的,怎么一吭不声的走了?”叶皓轩的大舅边说边走到了室内,他们接到消息说妹妹回来了,好象惹出什么事情了,没弄明白急急的赶了回来。

  “住厌了,想换个地方而已。”刘芸淡淡的说。

  三个哥哥现在都在元城县,只有大哥做些小生意,二哥和三哥不过是民工,但是村里人都羡慕他们刘家的几个孩子,说是有本事了,都住到县城里面去了。

  “那还回来干什么?是不是听说老家要征地了,回来想分一杯羹?”二舅妈阴阳怪气的说“咱们农村可不兴这一套啊,算是有家业,也是几个儿子分,什么时候轮到女儿来分家产了?”

  刘芸的脸色一沉,她站起来道:“我回来不是分家产的,我只是想把妈的骨灰迁到京城去,你们几个是这样做儿子的?如果今天不是我回来的及时,妈的坟都被人扒了,你们几个还有良心没有?”

  三个男人一愣,然后老三蛮不在乎的说:“妈已经升天堂了,我们成天都为他祷告的。”

  “你们几个信主,但是妈不信,爸妈都是较传统的人,他们过世了,你们三个什么时候去看过一次,什么时候烧过一张纸?”刘芸厉声道。

  “小芸,你别说了,你这次回来是干什么?只是为了迁妈的坟吗?”老二问道。

  “是,我把爸的骨灰一并迁走,反正留在老家逢年过节的也没人去看看。”刘芸冷冷的说。

  “那行啊,爸的骨灰这些年在陵园,每年都要交钱的,按说你得把这十几年陵园的钱都出了,但看你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儿子也不容易,你少出点,拿个三万,出了钱之后可以把爸的骨灰带走了。”

  说话的是叶皓轩的三舅妈。

  “你这话是哪里话?爸葬在陵园之后,每年的钱我都出了一份的,根本不存在欠陵园钱这一说,况且我迁我爸的骨灰直走,还要向几个哥哥出钱,有这说法吗?”刘芸忍着怒气道。

  “话不能这么说啊,我们……”

  “混账东西,你们双亲死了以后连看都没看过一次,每次都是小芸一个人回来扫墓,现在她想把你爸他们的骨灰迁走你们还要钱,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还信主呢,你们这样,迟早要遭报应的。”二叔公听了几个人的话,不由得大怒。

  “二叔,这是我们的家事,少操心了。”老大不耐烦的说。

  “好,好啊,你们真行,好,我出钱,三万是吧,皓轩,给他们钱。”刘芸的胸口时起时伏,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