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817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但是病人现在本来已经奄奄一息了,叶皓轩又用金针刺她的死穴,这……这不是要把人往死里整吗?

  叶皓轩数根金针一下,显示器显示的心脏跳动曲线倾刻便即形成了一条直线,威尔逊伸手在病人的鼻端一探,只见病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噢……师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威尔逊激动的叫道。

  “别做声。”

  叶皓轩拿过来一个玻璃容器,打开了盖子,然后屏息凝神盯着陈慧。

  片刻以后,陈慧的鼻端爬出来一个肉乎乎的蛊虫,这只蛊虫混身洁白,近乎于透明,它艰难的蠕动着令人恶心的躯体,从陈慧的鼻孔里爬了起来。

  爬出来以后,它原本光滑的额头伸出两个小小的触角,似乎是在试探病人的体温,在这个时候,叶皓轩一箭步冲前去,手的玻璃容器一抄一抖,把蛊虫肥胖的躯体抖入到容器之,然后盖了瓶盖。

  来不及向一目瞪口呆的威尔逊解释,叶皓轩连连下针,一阵忙活,才让陈慧又恢复了呼吸,而且她体内的蛊虫已除,身体机能在半小时内都会恢复正常。

  “师父……你能给我解释解释这种诡异的现象是为什么吗?为什么你要让她停止呼吸,为什么你又能让她活过来?”威尔逊目瞪口呆的说。

  “这种针法可以让人体的机能在暂时的一段时间内陷入休眠,也是称这假死的这种状态,进入这种状态,心跳呼吸都会停止,但是人并没有真正的死去。”

  叶皓轩扬了扬手的小瓶子道:“这个家伙有个习性,是它所居的人体死亡以后,它认为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会自己爬出来,现在你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了。”威尔逊膛口结舌的点点头,他在消化叶皓轩这种诡异的医术带给他的冲击。

  良久,他才回过神来,他突然又对叶皓轩手的瓶子感兴趣:“这是你所说的‘蛊’吗?我真的不知道,这么大的一条虫子在体内,为什么用我们先进的仪器会检查不出来?”

  “这是巫术。”叶皓轩笑了笑,有了这个蛊虫,事情简单多了,他可以通过这个蛊虫,快速的找到心语的所在。

  处理完了这里的事情,正当叶皓轩要离开的时候,病床的陈慧悠悠转醒,她虚弱的叫了一声“叶医生……救……救我女儿。”

  “陈姨,你放心吧,我已经了解过事情的经过了,史洁没事的,我一直派人保护着她。”叶皓轩安慰道。

  “谢谢……”陈慧吐出了这两个字,她的泪瞬间流了下来“一切都怪老史,请你尽快找到水仙……救……救她。”

  叶皓轩叹息,原来陈慧一直都知道水仙的存在,也知道同心蛊的严重性,如果她早一点把事情说出来,也不至于闹到差点出了人命。

  “放心吧,我会找到她们的。”叶皓轩点点头,一手拿着蛊虫离开。

  邵氏的总部,邵清盈正对着一堆的件奋斗,她每天都有大量的件要签字,也有大量的资料去看,这个女人工作的时候仿佛象是一部机器一样。

  签完一个字,邵清盈习惯性的在左角一探,却探了个空,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堆的厚厚的件却不翼而飞。

  邵清盈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叫道:“月,你过来一下。”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却是石茜,她笑道:“邵总,你有什么吩咐?”

  “没事,我只是想问下等签字的东西都去哪里了?”邵清盈道。

  “是这样的,新进公司的于经理让月月姐把一些不太重要的件送到他那里去了,他说这样能减轻一下邵总的负担。”石茜答道。

  “怎么算是重要的件,怎么算是不重要的件?大凡拿到我这里签字的东西,都是要经过我敲定的,月做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靠谱了?”邵清盈皱着眉头,心里有些烦。

  她感觉月最近做事越来越不让人满意了,有些事情喜欢自作主张。

  在这个时候,月推门而入,她走到办公桌前面道:“邵总,你找我?”

  “件都送哪里去了?”邵清盈耐着性子道。

  “是这样的邵总,于经理说您太辛苦了,所以让我把一部分件送到他那里去了,由他批阅。”月道。

  “去拿回来吧,他刚来公司什么事情都在磨合期,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准在把件随便的送给到他那里。”邵清盈道。

  “可是邵总……”月欲言又止。

  “我说,把件拿回来。”邵清盈的声音不自由主的抬高了。

  月微微的一愣,她明显的感觉到邵清盈是有些发火了,她点点头,退了下去。

  片刻以后,于天成抱着一叠件走了过来,他一进来挥挥手,示意石茜退下去。

  等石茜退下去以后,他才笑道:“盈盈,干嘛发这么大火,我只是想尽快的熟悉一下公司的业务,好为你减轻负担,毕竟我们……”

  “那好。”邵清盈站了起来道:“我今天也着实累了,给自己放一天假,今天公司下下所有的业务都由你做主,晚到我那里汇报一下工作情况。”

  于天成一愣,他本来想着自己接手邵氏的话邵清盈会有所抵触,但是他没有想到邵清盈竟然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他点点头道:“放心吧盈盈,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辛苦你了,我先回去了。”邵清盈点点头,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于天成暗暗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邵清盈今天的表现出乎他的意料,这是不是代表邵清盈开始接纳他了?

  坐在豪华的房车,邵清盈拔通了家里保姆的电话“刘姐,今天你教我做菜好不好?”

  在邵清盈别墅里做着打扫的保姆手一颤,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在地,她怔了半天连忙应了下来,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邵氏集团的总裁,竟然会跑去跟她学做饭?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晚,叶皓轩被邵清盈一个电话约到了她的家里。

  虽然这几天焦头烂额的,但是邵氏总裁的邀请还是不能不去的,叶皓轩来到邵清盈家里的时候,只见平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邵清盈,正围着一张围裙,在厨房里面忙碌着。

  “你在做饭?”叶皓轩愣了半天神才道。

  “是……我刚跟保姆学做饭,这是我第一次做饭,我想……做给我吃,不过不许说不好吃。”邵清盈有些娇羞的说。

  叶皓轩感觉思维有些混乱,他明显的感觉邵清盈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不一样了,他苦笑道“邵总……”

  “为什么这样叫我?”邵清盈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直直的盯着叶皓轩,盯的他心里一阵发毛。

  在邵清盈目光的逼视下,叶皓轩不得不苦笑着改口道“盈盈。”

  邵清盈这才继续手里的动作,她把手里的西红柿和黄瓜等洗干净,然后有些笨手笨脚的把蛋打碎到碗里,加入盐,搅动了起来。

  “我来帮你吧。”叶皓轩说着挽起了袖子。

  “不……不要,今天是我第一次做菜,我要独立完成。”邵清盈固执的说。

  “好好,你独立完成。”叶皓轩有些啼笑皆非的退到了一边,他真的怀疑,从小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邵清盈能不能把这一顿饭做好。

  邵清盈跟着保姆学了一下午做菜,虽然掌握了一些方法,但是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动手,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但是她认真的样子让人感觉她现在很可爱。

  叶皓轩退到了一边,看着她认真的把菜清洗好,放到一边,然后笨拙的用菜刀切成大大小小极不规则的块状。

  看她切菜的样子,叶皓轩有些心惊胆战,他真的害怕邵清盈会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手给切了。

  不过还好,她小心翼翼的操纵着菜刀,总算是没让菜刀切住她那吹弹可破的玉手。

  切完了菜,她又淘米下锅,叶皓轩一看她下米和水的量,便知道这一锅饭煮出来绝对要糟,因为水和米根本不成例,水少米多,叶皓轩有些无语的按着额头,却又不能前去纠正她。

  因为这个女人的独力心是很强的,虽然是第一次做饭,但是她靠自己一定能做好。

  打开电饭锅的按钮,邵清盈便跑到一边忙活着做菜去了,她做的菜都是一些简单易学的,凉拌木耳,番茄炒蛋等一些很普通的小菜。

  第一次做菜,邵清盈显得有些仓促,她笨拙又认真的样子让叶皓轩感觉到好笑,同时心里又有些感动。

  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定位这个女人在自己心里的位置,抛开世俗的观念不说,邵清盈本身是一名让人不敢心生亵渎的女人。

  好不容易。四菜一汤终于被做好了,这个邵氏集团的女总裁,即将成为华夏首富的女人做的菜如果去拍卖,叶皓轩相信一定会卖出去天价,尽管卖相不好,但这是华夏首富做出来的,谁不想沾沾财气?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