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蛊王

  第819章蛊王

  “那他已经为他的所做所为付出了代价,他身边的人是无辜的,放过她们,我可以不追究你杀人之罪。!”叶皓轩道。

  “你都知道了?”心语的语气一变。

  “对,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真相,我知道你师父水仙现在命悬一线,也知道史光辉是当年负你师父的人,也是害你师父每月都要受噬心之痛的人,所以他的死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他的妻女是无辜的,我希望你放过他。”叶皓轩道。

  “你知道当年的事情,那应该明白他有多该死,他不仅要死,他的妻女我一样不放过,如果不是为了和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奉子成婚,我师父也不会受这么多年的苦,他们姓史的一家,都该死。”心语冷冷的说。

  “心语这个名字,是你师父帮你取的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又怎么样?跟你无关。”心语的话语依然不含一感情。

  “巫者,屹立于天地之间,以峥峥傲骨存活于世,做世坦坦荡荡,胸怀天下,不计得失,这才是巫道的宗旨,而你的性格,阴柔毒辣,做事斩尽杀绝,不留一线生机,你的性格,与巫道相背而驰,所以,你不适合做巫女。”

  叶皓轩的话让心语的神色骤变,她的双眼冷冷的盯着叶皓轩,那目光几乎能将人冻僵,叶皓轩相信,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这个心思阴柔毒辣的女人,能将他身穿几个透明窟窿。

  “你心有魔,所以你师父当年收留你,给你取名为‘心语’她为的是让你遇事三思而后行,不能事事凭喜好,你的本心并不坏,如果你的性格在不有所转变,我保证你以后会失了本心。”叶皓轩继续道。

  “那也与你无关,今天我跟你废话了这么多,你应该庆幸你多活了这么久,现在,下地狱吧。”

  心语右手一伸,宽大的衣袖里骤然滑出一支紫色竹箫,她足尖轻轻的一点地,整个人骤然后退,同时竹箫放在唇边,急促的箫音瞬间响起。

  两人所在的地方是一片竹林,四周生满了杂草,箫声一响,四周的草丛里片刻便有了动静。

  叶皓轩向四周看去,他的头皮不自由主的一炸,感觉到心里一阵发憷。

  只见随着箫声,从四面八方的草丛里钻出了密密麻麻的虫子,其大多数是蜈蚣、蝎子以及毒蛇蜘蛛等一些毒虫,而这些毒虫一波接着一波,铺天盖地的向他涌来,地的虫潮象是一阵潮水一样向叶皓轩涌来。

  叶皓轩有密集恐惧症,他感觉到后心一阵阵的发凉,仿佛这些虫子已经钻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毒虫的数量极其庞大,这些毒虫大多数都是常见的普通货色,但是也有个头极大,平时隐藏在黑暗之不为人知的品种。

  单是叶皓轩能叫出名字,本身含有剧毒的毒虫有数种,这些毒虫都是京城的原住民,敢情是这女人的箫音,把整个京城的蝎子蜈蚣都召唤来了。

  还好叶皓轩早有准备,他取出一个白色玉瓶,在自己周身四处撒落,瓶子里面白色的粉未把他自己圈在正间,这些粉未之含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却正是这些毒虫的无克星。

  那些毒虫离白色粉未布成的圆圈还有数米的时候,不敢在向前了,它们焦灼的围着这个白色的圆圈团团转,但是谁也不敢进入这个圆圈范围之内。

  心语的箫音的确是有不寻常之处,她玉手音节一变,高低起伏的箫音越来越急促,而那些毒虫在她手箫音的影响下也显得越来越焦燥。

  终究是有些毒虫抵受不了箫音的催促,有些毒虫不顾一切的向那细细的圆圈涌去,但是没有到达到白色圆圈三尺以内,这些毒虫便翻倒在地一动也不动了。

  箫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多的毒虫抵受不住箫音的魅惑,成群结队的毒虫向叶皓轩涌去,但毫无意外的没有越过圆圈的范围。

  但是在箫声的催促下,这些毒虫象是飞蛾扑火一向的向前涌,地不到一会儿便布满了虫尸。

  “我现在在给你一次机会放手。”叶皓轩淡淡的说。

  心语一言不发,她只是急促的吹着手的竹箫,让毒虫不停的向叶皓轩攻去。

  “远古的大巫,禀天地运气而生,屹立天地之间,坦坦荡荡,胸有天地,而你,配称做巫吗?”

  叶皓轩双目之精芒一闪,双手道诀瞬间结成,他一声清喝:“临。”

  叶皓轩手道诀掐成,双手一翻,一个金色大篆瞬间在手形成,大篆瞬间放大,半空之一声隐雷响过,隐隐金芒瞬间向四面八方波动而去。

  只见犹如平地里起了一股狂风,这股风便是以叶皓轩为心,向四周扩散而去,周边的虫尸,以及那些前扑后涌的毒虫瞬间被打散,他的周边多出一片十几米的真空地带。

  “兵!”

  叶皓轩手道诀一变,十指交缠,另外一个金色大篆瞬间形成,他的周身四处,仿佛形成一个金色的巨浪,把箫声的音节尽数击回。

  心语一声闷哼,急促的箫音嘎然而止。

  “斗……”

  叶皓轩一步踏出,他的身形化做一道残影,瞬间和心语拉近了距离,他的双手结成伏魔印,悬在心语的正眉心三尺开外。

  心语只觉得如遭重击,无形之,叶皓轩双手的印诀形成一个身披金甲的力士,这名力士手持巨斧,勇猛无,而那巨斧,正悬在她的额头之。

  杨家后院。

  正坐在院子之观着天象的杨坚突然心一动,他抬起右手,屈指连动,然后他眉头一皱,向西北方向看去,只见西北方向闷雷滚滚,阵阵普通人无法看见的金芒不断的闪现,而且金芒之还夹杂着密密麻麻的金色篆字。

  “道家九字真言?”杨坚的神色越发越显得阴沉。

  “为什么不动手?”

  盯着叶皓轩悬在自己头顶不足三尺的道诀,心语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

  “人,都是需要机会的。”叶皓轩缓缓的收回了双手道诀。

  “今天你不杀我,我一定会杀了你,因为我答应过别人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心语冷冷的说。

  “果然,你幕后还是有人指使。”叶皓轩微微一叹“你不是我的对手,远古大巫,能以意识沟通天地,但自从当年逐鹿之战以后,巫道的气数便尽,留到现在的巫术,不过是古巫术的皮毛罢了。”

  “你们所谓的道家玄术,又何尝不是在苟延残喘?”心语毫不示弱的回应道。

  “不管是不是在苟延残喘,我们都要利用常人接触不到的东西,做些实事,巫术也好,玄术也好,都不是用来害人的,听我一句劝,不要被迷失了心智。”

  叶皓轩顿了一顿道:“你的心性,不适合做巫女,我不知道你师父当初是怎么选你的,你做的这个决定,未必是你师父想看到的,醒醒吧。”

  “不用你管,你只需要记着,你今天不杀我,我不会对你感恩在心,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心语冷冷的盯着叶皓轩道。

  “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叶皓轩淡淡的说:“不过,你现在该担心的,应该是你师父。”

  “我师父?你对她怎么了?”心语神色大变。

  “我没有对你师父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是我想你应该明白同心蛊的作用吧,虽然你的师父是正宗巫道传承之人,但是同心蛊锁心锁爱,一旦被蛊食心,必亡,她之所以撑这么久,靠的是巫道的秘法和意志,但是她的寿元已经燃烧的差不多了,算是你现在找到母蛊,让它回到你师父的身体里,解去同心蛊的作用,我想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叶皓轩的话对心语来说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她喃喃道:“不……不可能,师父一定会有救的,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

  “我骗你有好吃的吗?”叶皓轩摇摇头道:“你是巫女,你应该知道同心蛊的严重程度的,不要在自己骗自己吧,带我去找你师父,我可以为她续半年阳寿。”

  “你骗我,你骗我。”心语突然泪如雨下,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师父要离世的事实。

  “而且,我想当初你师父心灰意冷之下,是不可能轻易离开苗寨的,这次离开,也是想在临终前见一见她最爱的人,而你,却样了她,断了你师父最后一点念想,你觉得,你这样做,真的对吗?”叶皓轩继续道。

  “我做事只任本心,姓史的辜负我师父,让我师父受了二十年的苦,所以我必须除去他,师父为了他,不值。”心语冷冷的说。

  “你不懂感情,也不懂有时候人的执念。”叶皓轩叹道“收手吧,否则的话,迟早有一天,你会被你的心魔反噬,完完全全的变成另外一个人的。”

  “那也与你无关。”心语冷冷的说。

  “我说过,你师父的元寿已经透支尽了,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三天后的子时,是她大去的日子,即使是那时候你把同心蛊找回来,也无济于事。”叶皓轩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