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看不见的黑手

  第864章看不见的黑手

  想来也是,如果是一般的组织,有这个魄力绑架邵氏集团的总裁?如果是一般的组织,竟然能搞出来永恒之水这种东西?

  生平第一次,叶皓轩感觉自己的势力还不够强大,永生,必须除去。!

  安抚好了郑双双,叶皓轩径直开了车,向郊外的监狱里赶去,途,他拔通了叶庆辰的电话“爸,我要见月。”

  一个多小时以后,叶皓轩来到了监狱。

  月坐在叶皓轩的对面,她的身依然是那身不合身的囚服,这段时间的监狱生活让这个女人显得有些憔悴,她的脸色有些苍白,这是多天不见阳光的缘故。

  “月,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说出你幕后的组织,你可以戴罪立功,我知道你对盈盈心怀愧疚,我也知道策划这件事情不是你的初衷,只要你肯说出来,我保证你没事。”叶皓轩盯着月道。

  “我没什么好说的,没人指使我,我是首脑人物,你们枪毙了我吧。”月淡淡的说,她的脸色如常,生死对她来说似乎是一件很平淡的事情一样。

  “我已经找到了治疗盈盈的办法了,我想以她的聪明,她一定在昏迷之前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半个月时间,我能治好她,到那时候,算是你想招也晚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真的能治好她?”月的脸显出一丝异样。

  “你不要忘了我是谁,我只是不想在多等这半个月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叶皓轩道。

  “你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医好小姐,如果你有十成的把握,你今天不会来找我,说什么给我一个机会?虚伪。”月冷笑道。

  “月。”叶皓轩的耐心已经耗尽,他盯着月的脸沉声道:“你听说过,一个叫做‘永生’的组织吗?”

  “永生?”月终于不淡定了,她原本有些苍白的脸在瞬间变得惨白,她喃喃的说“你怎么知道永生,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别问我从哪里听来的,我想知道的事情一定会查清楚,你只需要说,是或者不是。”叶皓轩道。

  “是,我是属于永生的组织,叶皓轩,你果然厉害,永生是一个保密性质相当严格的组织,谁都没有听说过它的名字,你竟然能查出来,你真的不简单。”月道。

  “你不打算对我说些什么吗?”叶皓轩道。

  “没什么好说的,你对于永生,也只是在听说的阶段,一个名字而已,难道一个名字能让我溃不成军?”月摇摇头道。

  “月,我不想对你动手,因为盈盈的关系,所以我一直想给你一个机会,但是你不要逼我。”叶皓轩沉声道。

  “我是在逼你,你能怎么样?杀了我?”月盯着叶皓轩。

  叶皓轩从月的双眼里看出来了一种绝望,似乎她这个人对这个世界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叶皓轩不明白是什么事情导致这个昔日商场的女强人落到这般田地。

  “你怀孕了。”叶皓轩突然道。

  “什么?”月没有听清楚叶皓轩的话,她微微有些诧异的反问。

  “我说,你怀孕了。”叶皓轩盯着月的小腹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你入狱的时间不久,一次孩子的天数少,我没看出来,但这一次,我看出来了。”

  “不……不可能,你骗我。”月整个人震惊了,她猛的站起来,拉扯着叶皓轩的衣领尖叫道:“你骗我,我在骗我。”

  咣铛一声响,监狱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一群手持自动武器的狱警冲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毫不留情的指向月。

  “不许动,放开叶医生。”一名狱警喝道。

  “没事,你们退下吧,我单独给她谈好了。”

  叶皓轩挥挥手,那群狱警这才退了下去,月稍稍的恢复了一点理智,她跌坐在椅子,满脸的震惊,她喃喃的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老天不会给我开这个玩笑的。”

  “孩子的父亲是谁?”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他感觉这是一条很关键的线索。

  月坐在椅子一言不发,她只是怔怔的发呆,时不时的抚着自己的小腹,脸露出一丝欣喜但又悲哀的表情。

  叶皓轩理解她的心情,她有做母亲的欣喜,但同时又有做为阶下囚的悲哀。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胁迫你参与绑架的那个人,对不?”叶皓轩道。

  “他没有胁迫我,是我自愿的,我爱他。”月喃喃的说,她不自由主的顺着叶皓轩的话说了下去。

  “你这是助纣为虐,让我猜猜,他是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他在邵氏工作,但不得志,他想图谋邵清盈的地位,而你爱他,因为爱他,包容他的一切,所以成为他的帮凶,绑架一直一来对你有恩的邵清盈,对吗?”叶皓轩盯着月的表情小心翼翼的说。

  “对,我爱他,可是我也不想伤害小姐,可是我没办法,我陷的太深了。”月双目空洞,她喃喃的说。

  “告诉我他是谁。”叶皓轩道。

  月低头不语,她的思绪有些乱,她整个人都沉浸在震惊之,怀孕的女人都有一种天生的慈爱,这是母性与生俱来的性格,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心理防线渐渐的减弱。

  “你该为你的孩子考虑,之前你可以因为感情去不顾一切的帮那个男人,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怀孕了,你该为你孩子的未来想想,告诉我他是谁,我马放你走,并且能让你隐姓埋名带着孩子生活一辈子。”叶皓轩道。

  “我……我能吗?”月吃惊的抬起头看着叶皓轩。

  “当然能,我知道你不是有心伤害盈盈的,法律不外乎人情,我会动用一切能力帮你。”叶皓轩道。

  “可是……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月喃喃的说。

  “但同样没有母亲,你感觉,是男人能对孩子的关爱多一点,还是女人能对孩子的关爱多一点?”叶皓轩反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的孩子不能没人照顾。”月喃喃的说,她的神色有一丝松动。

  “如果你在一味坚持,有可能孩子会同时失去父母,想想吧,无依无靠的孤儿,他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叶皓轩继续道。

  “不,不能这样,不能让他无父无母,我要活下去,叶皓轩,你能救我对吗?只要你能救我,让我平平安安生下孩子,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月一个激灵,她突然站起来道。

  “当然,我用我的人格发誓,保你母子平安。”叶皓轩沉声道。

  “好,我说,他是……”

  月的话突然止住了,她又眼睁的大大的,她突然一声痛呼,双手紧紧的扯着自己的衣领,好象是有什么东西让她无法呼吸一样。

  “月,你怎么了?”叶皓轩吃了一惊,他连忙站起来,伸手便向月的手腕探去,他不确定月是不是犯了重病,或者是被玄门人施展了什么手段。

  月喉咙发出一阵异样的响声,叶皓轩还没有来得及探在她的手腕,她的呼吸已经停止,在她即将离世的那瞬间,她突然伸出右手,重重的在跟前的桌子猛的敲了一下,然后她双眼的神采迅速消散。

  “月。”叶皓轩心一沉,他把手探在月的手腕,一探之下叶皓轩心头一紧,月的脉象已经消失,几乎是与此同时,在月的七窍之各涌出一股肉眼不可见的黑雾。

  “六象锁心术。”盯着消散的黑雾,叶皓轩咬牙切齿的说,他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

  这种锁心术,是对一些死士施展的,原本属于道家秘术的一种,但是一般都被居心不良者应用,这种术法能让被施术者恪守秘密,如果被施术者一旦想把心头的秘密说出,这种术法会自动发作,被施术者马便会魂飞魄散。

  叶皓轩千料万料也没有想到会永生的人竟然会用这一招,而且施术的人,极有可能是月最心爱的那个男人,不得不说,现实有时候很讽刺。

  “叶医生,出什么事了?”门外几名狱警匆匆的走了过来。

  “我大意了,去请法医吧,好好检查一遍。”叶皓轩向月一指,他叹了一口气,交待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便向外走去。

  让叶皓轩心情沉重的不仅仅是到手的线索又断了,让他更悲哀的是月,为一个一直在利用她的男人死守着这个秘密,结果到头还是死的不明不白的。

  线索又断了,只差一点,叶皓轩可以找到这次绑架事情的策划者,运气好的话甚至能弄清楚永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可惜,他还是晚了一步。

  不管怎么说,事情越来越接近真相了,月死的有些不明不白,叶皓轩坚信她在临死的时候意识到了什么,她清楚自己被那个男人利用了,她临终前猛的敲击一下桌子,好象是想迫不及待的想提示叶皓轩什么,但是她没有来得及提示清楚。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