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左家

  第887章左家

  “慌什么,你看你那样子,还算是男人吗?”连左山也越来越对自己这个怂包儿子不满了,这家伙平时除了会耀武扬威之外,其他的一无是处。

  “山,随我出去看看吧,如果那人越的不是善类,恐怕天禄没有这条命回来了,他废了左家的人修为,还敢找门来,一定有其他的深意,我们不妨先看看在说。”左鸿羲沉吟了一下说。

  “也好,先看看来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左山点点头。

  两人赶到客厅的时候,叶皓轩已经坐在那里等了,他悠然自得的品着一杯茶,恩,古武世家是不一样,连喝茶用的茶叶都是好的七星草,这种草能醒神延年,在市面价值极高,可以说是千金难求,可这一家用来泡茶,以此足以看出左家的不凡之处。

  “不好意思,刚才老夫有事处理,让小友久等了。”左鸿羲和左山一前一后走了出来,左鸿羲坐到客厅正前方的金丝楠木椅子,瞟了几眼叶皓轩,心暗暗想着对策。

  他不确定叶皓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想找麻烦的,他单枪匹马的过来,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

  “没有关系,我想左老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叶皓轩放下了手的茶杯淡淡的说。

  “这个是当然,我的孙子年少轻狂不懂事,得罪了高人,老巧代他向小友谢罪了。”左鸿羲说着微微一拱手。

  左家弄不清楚叶皓轩的来历,之前在江湖,似乎没有听说过这一号人,所以他觉得自己把姿态放低一点准没有错。

  “左老客气了,前些天误伤贵公子,我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今天我是特意来向左老谢罪的。”叶皓轩说着站了起来,双手拱起,向左鸿羲深深一鞠。

  他的双足微微的分开,整个人稳若泰山,那种坚若磐石不动如山的感觉让左鸿羲微微的一愣,他随即便明白叶皓轩这是向自己暗自宣战。

  “小友客气了,小友是世个高人,老朽可了承受不起小友这一拜。”左鸿羲说着连忙站了起来,一步踏出,身形瞬间向前迅速的掠出数米,在叶皓轩这一拜下来之前赶到了叶皓轩的跟前,同时双手一伸,向叶皓轩双手托去。

  他双手真气流转,托住叶皓轩的双手,微微向一抬,要把叶皓轩的双手给抬起来。

  他原本以为,叶皓轩算是古武者,也不过二十岁出头,算是从娘胎里修行古武,也绝对不会是太高的境界,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这一托非但没有把叶皓轩托起,反而一股浩瀚精纯的真气从叶皓轩的双手传来。

  这股真气极其强大,起他地阶的修为甚至还要强,以左鸿羲的实力,竟然也有些抵消不了的感觉,百忙之他双臂一收,蹬蹬的退了数步,这才站定身开。

  叶皓轩这一拜终究还是拜了下去,他站直身子,然后向一边侧出一步,只见刚才他站立的地方,那坚硬的地板已经出现两个脚印,脚印纵横交错,显然刚才站在这里的人修为极其精湛。

  左鸿羲神色一动,双目变得深遂了起来,经过刚才的试探,他已经看出来叶皓轩至少身具玄阶修为,以他这年纪,达到这个修为是不可能的。

  而且他的真气极其浩瀚精纯,并非一般的武者可,自己虽然有着地阶的修为,但是他有种直觉,他感觉自己的修为在叶皓轩的跟前并占不了便宜去。

  到底是什么样的世外高人,才能把一个年纪轻轻的人调教成玄阶的修为?左鸿羲看向叶皓轩的目光已经有些不一样了,他拱手道:“原来小友也是武道高手,刚刚得罪了。”

  “左老客气了,您是前辈,我来只是想请左老指教一番,刚才得罪了,请左老见谅。”叶皓轩微微一笑。

  “叶小友请,奉茶。”左鸿羲现在不敢托大,因为他觉得叶皓轩越来越神秘了,他这么年轻有如此高深的古武修为,原本说明了问题,不管他是来找麻烦的还是怎么的,在没撕破脸之前,最好还是客气一点。

  一边的左山看父亲的神情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的神色震惊,他知道自己父亲的修为已经是地阶,这种档次的高手算是放到江湖里也极其罕见,可他竟然在这年轻人手里吃了亏,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叶小友,我那孙子顽劣,前些天多有得罪之处,我在这里给您陪罪了。”左鸿羲道。

  “年轻人嘛,都是需要调教调教才能成器的,您那孙子确实有些目无人,所以我才手下留情,还请左老不要见怪。”叶皓轩笑了笑。

  左氏父子的脸露出一丝愠怒,这尼玛也要手下留情?以真气贯穿百会,催毁气海让其一身修为付之东流,这是任何一个武者都无法接受的,这也叫手下留情?

  “那我是不是要感谢叶小友手下留情了?叶小友今天来,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我左家虽然家户不大,但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左鸿羲冷笑道,他言下之意说的很明白了,虽然你有后台,但是我左家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左老误会了,之前我出手有些重,回去以后良心不安那,令孙还年轻,我这样等于说是毁了他一生,所以我今天来,是为了帮令孙治疗的。”叶皓轩道。

  “治疗?”左山感觉胸口里的火气蹭的蹿了来,他有些怒气冲冲的说:“现在天禄气海被毁,一身修为付之东流,而且以后也无法在修行武道,除非是神仙,不然的话对他的情况也没有好的办法,你怎么治疗?”

  “我说能治是能治,一个小时能让他的气海完好无损,并且让他的武道修为全部恢复,我以医圣的人格做担保。”叶皓轩淡淡的说。

  “这不可能。”左山震惊的说。

  “叶小友不会是在开我老头子的玩笑吧,我之前查过你的底细,你在世俗的确是有一个医圣的名头,而且家世不凡,但我不认为世俗的医术能够治好这么重的伤。”左鸿羲也不可置否的盯着叶皓轩。

  “世俗普通的医生,能够炼制出洗髓伐骨的灵丹?我想你了解洗髓伐骨这几个字所代表的意义吧。”叶皓轩道。

  “这种灵丹,是你自己炼制出来的?”左氏父子的神色狂变。

  “如假包换,原本我不想踏入江湖,这种药的前身也是一些普通的救命药,但是我需要有些东西较特殊,所以才不得不把这种药回炉重炼,这才让它有了洗髓伐骨的效果。如果我有原材料,这种药,想要多少有多少。”叶皓轩不慌不忙的说。

  “原来这种药是你炼出来的,我原以为这是古代的高人炼制出来遗落至今的东西,你的意思是说,这东西可以量产?”左鸿羲马抓住了叶皓轩话意思的关键。

  “理论是可以,不过这种药所需要的天才地宝难寻,我也是偶尔得到一些材料,突发想才炼制出来的。”叶皓轩道。

  左氏父子看向叶皓轩的神色已经变了,高人,这才是真正的高人,要知道,洗髓伐骨的意义非寻常,是每一名武者追求的无目标。

  普通的武者想洗髓伐骨,要数十年的修为,以无的意志强行贯通阴阳,这才能超脱自我,让自己脱胎换骨,以方便日后达到武道至尊的先天至境。

  但这种过程非常艰难痛苦,极大一部分的人在这过程因意志不坚强,或者对武道的感悟不够,以至于前功尽弃,一身修为付之东流,轻者落得瘫痪,重则不治而亡。

  所以算是在古代的江湖,能够达到先天至境的人也真实不多,更不用说到近代了,近代的古武更是没落,象是左家左鸿羲能达到地阶修为,已经是不容易了。

  当然,这不排除一些隐秘的古武家族里面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高手。

  而叶皓轩说这种逆天神药可以量产,这大大的出乎左氏父子的意料之外,要是这种神药可以量产,那代表着一个接一个的道高手即将诞生。

  “我想我们能合作吧。”左鸿羲的呼吸微微有些粗重,虽然左家在江湖还算是较知名的家族,但是他知道左家一代不如一代,好多武学因为族人的资质问题而渐渐的被封存。

  如果有这种洗髓伐骨的灵丹供应,他相信不出十年,左家势必成为华夏的一流古武世家。

  叶皓轩笑了,他等的是左家的这句话。

  叶皓轩当初之所以放左天禄一条生路,是他有另外的打算,越是向前走,他越是感觉自己如履薄冰,尤其是天机和心语的出现,让他明白这个世界还有江湖的存在。

  他现在的势力不小,但是随着发展,他免不了要和江湖的人打交道,他身边的人跟江湖古武者或者玄术高手起来,差的还不是一点半点。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