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线索

  第972章线索

  叶皓轩指的是针灸申遗的事情,刘思慧当然清楚,她脸微微的一红道,“不过有你在,我想医会在次振兴的。品??W(wWW.VoDt)”

  “借你吉言了。”叶皓轩微笑道。

  在这个时候,刘思慧的表情明显的一愣,她看着前方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

  “怎么,有问题吗?”叶皓轩明显的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

  刘思慧不语,直到那个男人和两人擦肩而过,她回过头,若有所思的盯着那个男人的背影。

  “这个人……是那天为我爷爷注射镇定剂的那个人。”刘思慧突然道。

  “你确定?”叶皓轩吃了一惊。

  “确定,我的感觉不会错,是他。”刘思慧肯定的说。

  “前面那位兄弟,有火吗?”叶皓轩叫了一声,然后向那男人走去。

  那个男人诧异的转过身,本能的要掏出火机,可是他看清楚了叶皓轩的面容,他悚然一惊,猛的转过身,没命的逃去。

  果然心里有鬼,叶皓轩心一紧,大喝一声,“站住。”猛的向前蹿去,刘思慧也在后面紧紧的跟了过来。

  这男人没命的向前逃去,他专挑人多的地方跑,他以为这样,叶皓轩投鼠忌胎,不敢对他怎么样,可是他忽略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有把枪,算是当着众人的面,叶皓轩也敢掏出枪来把他给解决掉。

  虽然这个人跑的极快,但是又怎么快过叶皓轩?没跑出几十米,叶皓轩猛的一扑,把他结结实实的按倒在地,顺势封了那人身的穴位,让他身酸麻,一时半会儿动弹不得。

  “说,谁派你来的。”叶皓轩沉声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看四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人壮了壮胆子道。

  “心没鬼,那你跑什么,谁指使你的,前几天你对病人注射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叶皓轩沉声问道。

  这时候,刘思慧也赶了来,她厉声道:“是谁派你来害我爷爷的,说。”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救命,救命啊,快报警啊,抢劫啊。”那人没命的叫了起来。

  “看来不给你施展些手段,你是不肯开口了啊。”叶皓轩冷笑一声,他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些金针,对着那人身的几处穴位毫不留情的刺了下去,刺下片刻以后,叶皓轩收回金针。

  不到五分钟,那人只觉得自己的气息越来越紧,他感觉嘴巴和鼻子象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一要样,让他根本无法呼吸,他双眼圆瞪,在地不住的扭曲挣扎着。

  “我是一名医,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也有无法种方法让你死的莫名其妙。”叶皓轩冷冷的说,“刚才我用金针封住你呼吸系统,最多在过两分钟,你会窒息而死,当然,如果你的肺活量大的话,你可能会撑的更久一些。”

  叶皓轩站起身道,“你所做的事情,算是杀了你,警方也不会定我的罪的,你不清楚你在做些什么吧,如果想通了,点点头。”

  他的话音刚落,那人已经无法承受这种窒息的感觉了,他拼命的点点头,叶皓轩走前,在他脖子微微的一点,他感觉到呼吸猛的畅通了,他在地大口大品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说,是谁派你来的。”叶皓轩道。

  “我说……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男人惊恐的看着叶皓轩道。

  “你充其量是一个小角色,我当然不会为难你,不过以后滚出京城,不要让我在看到你。”叶皓轩厌恶的看了他一眼。

  “好,我告诉你,是……薛……”男人说到这里,他突然口吐白沫,身体剧烈的在地颤抖着。

  叶皓轩吃了一惊,这家伙看起来不象是什么极端组织的人,但是为什么他牙里会藏毒,眼下这种情况,看起来是了毒,他连忙取出金针,向男人身刺去,可在这个时候,男人猛的剧烈一阵抽搐,然后直挺挺的倒在地一动也不动了。

  “出人命了,出人命了。”本来在一边围观的人群呼啦一声全部散开,远远的躲开了,有好事的人已经报警了,警察估计片刻会过来了。

  叶皓轩一探他的脉,发现这个男人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他重重的一击水泥地,自己刚才太不小心了,早知道他藏毒在牙里,应该打碎他的牙的。

  “怎么样?”刘思慧前问道。

  “死了。”叶皓轩摇摇头,他站起来道,“他临死前说出来一个字,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是谁,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刘思慧问道。

  “是针对我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你爷爷有这么高的身份吧,这个人的死,完全是被他阴的。”叶皓轩看着那死不瞑目的男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这男人不是什么杀手组织的人,事情败露后略施手段会说出来的,但是他牙里藏了毒,他却一点都不知情,他临死前说的最后一个字,叶皓轩已经明白这是薛鸿云干的。

  只是叶皓轩还不清楚薛鸿云是怎么骗他在最后的关头让他咬碎自己的牙的。

  “我会向高层提出这件事情的,这人针对你,但是差点害死了我爷爷,我不能这么算了。”刘思慧愤怒的说。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这牵扯到一些世家和我私人的恩怨,不要闹大了,好吗?”叶皓轩说。

  刘思慧微微的一怔,虽然心里有些不甘,但是她还是微微的点点头,便不在说话,叶皓轩既然这样说,那一定有他的道理。

  一会儿警察要赶到现场了,叶皓轩提前给刑思成打了一个电话,把这里的事情向他说了一下,所以警察也没有过多为难叶皓轩。

  回到医院以后,叶皓轩吩咐军刺加强曙光医院方面的巡逻治安,虽然这里的保安都是由远盈的负责,但是也难免会有疏漏的地方,曙光医院这么大,混进来一两个人是很正常的。

  象是这件事情,来人戴着口罩帽子,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他们的真实面目,以后要加强医生身份方面管理,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给病人注射的。

  这件事情薛鸿云做的可谓是滴水不漏,他事先已经算好的,叶皓轩没有一点证据指向这件事情是薛鸿云做的。

  某间会所的顶级包厢里,薛鸿云听到了手下的汇报,他心已经有数,他挂了手机,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他神色阴冷的自语道,“姓叶的,你运气真好。”

  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薛鸿云瞥了手机的来电显示一眼,他的神色微微的一动,然后接通了电话。

  “你的手下貌似把事情给搞砸了。”话筒里传出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只能说姓叶的运气太好了,还有,你也跟他斗过,你知道他不是随随便便的能放倒的。”薛鸿云淡淡的回答。

  “他现在已经知道是你在后面捣鬼了,所以你自己小心一点。”

  “知道又能怎么样?我姓薛,虽然他身份和我相等,但是我薛鸿云也不是他能随便揉捏的人,他没有十足的证据,不能拿我怎么样。”薛鸿云无所谓的说。

  “我只是在提醒你小心,你吃过他的亏,你也应该知道他不按常理出牌,有没有证据无所谓,他只要知道是你在后面捣鬼行了,惹毛了他,他会让你欲仙欲死。”对方说完以后挂断了电话。

  “女人是女人,被整过几次越来越小心了。”薛鸿云冷笑一声,又端起跟前的红酒,小小的啜了一口。

  突然他发现酒杯里有些细若发丝一般的东西在里面蠕动着,象是一根根细长的虫子一般,薛鸿云神色大变,他猛的把酒杯摔在地,只见猩红的酒液四散而去,同时里面一大团形状似铁线虫一样的恶心生物扭成一团在地蠕动着。

  薛鸿云一阵恶寒,他伏在一边一阵干呕,他不明白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只是他呕了半天,也只是呕出一地的清水,他有些惊恐的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叫救护车。

  不管刚才自己有没有喝下那些东西,他都要到医院检查一遍,然后在回来确认是谁在背后捣鬼。

  还没来得及拔通电话,薛鸿云只觉得腹一阵剧痛,他惨叫了一声,捂住肚子,在地打起滚来,这种感觉非常痛苦,好象是有人拿着刀子在他的肚子里乱搅一样,他觉得自己的肠胃都快被搅成碎片一样。

  他甚至没有力气去喊救命,他痛苦的在地倦成一团,脑门的冷汗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终于,薛鸿云在室内的动作惊动了外面的人,几名黑衣人冲进来扶着他问,“薛少,你怎么了?”

  “送我去医院……”薛鸿云从牙逢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京军区总院里面,几名国际知名的专家在紧张的为薛鸿云进行着全身检查,一张张的报告化验单以及X片等东西源源不断的被送过来。

  由于前期的常规检查根本没有检查出来一点毛病,所以经专家组研究决定,把薛鸿云的血液进行生化检验,所以又抽了他不知道多少毫升的血。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