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实验品

  第1037章实验品

  “这是什么东西?”薛鸿云有些心了,这是所谓的实验品?这么个形怪状的东西看起来简单,但是面的仪器极其精密,单是这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最不估价都在几百万下。品??p>

  看着这东西的容量,薛鸿云突然涌出一个怪地念头,这里面莫非是装人用的?他突然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他连忙摇摇头,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抛之脑后。

  “薛少,看起来这东西值不少钱啊,里面装的东西一定不是一般东西……要不,我们打开看看?”一个手下双眼放光的说。

  薛鸿云的这些跟班们大部分都是无赖混混,看到有好处想捞一笔,但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薛鸿云当然不会让他们胡来,薛鸿云冷冷的说“这里的东西是倭国人的,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打小心思,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呃……我只是随口说说。”那名跟班讪讪的笑了笑退了下去,其实算是想打开,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打开的好。

  “继续搬,丢到里面的仓库里我们离开。”薛鸿云一挥手,唐蕊这女人给他丢下这么一个烂摊子,让他越来越感觉到不安,他明显的感觉到唐蕊匆匆忙忙的离开一定有原因,但是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在这个时候,一具仪器里突然传出一阵撞击声,正在搬着那具仪器的几个人吓了一跳,一把将两米长一米宽的食品丢在地,同时后退了好几步。

  “干什么,小心点,摔坏了把你们几个卖了也赔不起。”薛鸿云瞪着那几个人喝骂道。

  “薛少……里,里面有东西。”其一个人指着丢在地下的仪器惊恐的说道。

  “有什么东西?”薛鸿云大骂“你特妈的科幻电影看多了吧,难不成这里面装的是未来的超级战士?”

  他的话音未落,那仪器里面又传出了一阵声音,隐约间,一个微弱的声音似乎在呼救。

  “鬼……鬼啊……”有一名胆小的跟班凄厉的叫了起来,想想也是,深更半夜的,在这荒郊没有人烟的地方,眼前的东西又象极的棺材,让人看了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正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半空传出来一阵马达的轰鸣声,紧接着,六架黑影在半空之呼啸而过,探照灯在半空照向工厂,同时四面八方数十颗照明弹高高的弹起,把工厂四周漆黑的荒草地照的通明。

  同时四面八方的道路都响起了汽车的马达声,薛鸿云一干人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个时候,薛鸿云头皮一炸,只见正前方三辆装甲车气势汹汹的在前方开路。

  在大门口值守的那些小混混们吓的屁滚尿流的,没等看到对方的人,一个个扔掉手里的家伙抱着脑袋瑟瑟发抖了起来,一群全幅武装的士兵如潮水一般的涌了来。

  看他们身的标志,却是京城内三大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同时出动,另外还有一个营荷枪实弹的士兵把这里结结实实的包围了起来。

  “双手抱头,趴在地。”

  一群如狼似虎的士兵冲前,手的武器保险已经打开,大有一不配合开枪的举动。

  薛鸿云心里咯噔一下,他情知摊大事了,心想坏了,他替唐蕊那贱女人背黑锅了,他总算是明白唐蕊刚才为什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敢情是她已经知道出事了,一时间,薛鸿云恨得咬牙切齿的,如果唐蕊站在他跟前,他有种掐死这女人的冲动。

  只是眼下大势在这里摆着,薛鸿云算是不甘心也无可奈何,他只得老老实实的双手抱头,趴在地一动也不敢动,因为他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身穿军装的陈若溪带着一群特勤队员赶了过来,看到这个曾经和自己有过婚约的女人,薛鸿云感觉趴在地的自己象是一条狗一样。

  仿佛他和这个女人之间有着天大的差距,这让他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其实薛鸿云清楚,当初的联姻,是一个闹剧,静下心来想想,他和这个女人之间的差距是无法逾越的。

  即使是没有叶皓轩,两个人勉强在一起,也不会有好结果。

  只是他京城三大才子之一的傲气迫使他站起来,他冷静的说:“若溪,你怎么来了?”

  “薛鸿云,你果真在这里。”陈若溪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我在这里,怎么了?你搞这么大的阵仗,到底想干什么?”薛鸿云淡淡的问道。

  “带走吧,关押到国安第六监狱,任何人不准探视。”陈若溪不理会他,她挥挥手,一边马有士兵走前来,把薛鸿云的双臂架住。

  “放开我。”薛鸿云把两名士兵震开,但四周一直如临大敌的士兵马不约而同的把手的枪指向薛鸿云。

  在十几条枪的威压下,薛鸿云只感觉到脊背的冷汗瞬间淌了下来,他吞了吞口水,然后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做出一幅心平气和的样子说“若溪,想抓我,总得有个理由吧。”

  “这还不算是理由?”陈若溪向四周被士兵打开的卡车一指,只见一个个长方形的仪器被抬了下来,另外还有一些身穿白大褂的人走到了现场,对这些仪器的数据进行记录。

  “这理由没有说服力,我到现在还不清楚里面的东西是什么。”薛鸿云摇摇头道。

  “你不清楚是吧,我让人打开给你。”陈若溪向一边一名队员吩咐道“打开锁,让他看看。”

  “是,处长。”特勤队员点点头,跑到一具仪器前,伸手拿出一个精密的电子解锁仪,又连手腕处的一个微型电脑,对仪器的加密器进行破绎了起来。

  过了五分钟,咔嚓一声轻响,仪器正方的盖子被打开,随着队员按下一个按钮,仪器的盖子向一侧缓缓的移去,一阵白气冒了现来,这仪器的真面目真真切切的显示在了薛鸿云的眼前。

  一股混合着刺鼻的化学药水味道让薛鸿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捂着鼻子,强忍住那阵刺鼻难闻的味道,潜前去细细的看了起来。

  一个探照灯照在打开的仪器,薛鸿云身边被制住的跟班也伸长脑袋,好的向仪器里面看去,他们很想知道用价值几百万的精密仪器装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一张惨白的脸首先映入薛鸿云的眼帘,在这长方形,状如棺材一般的容器里面,赫然是装着一个人,这个人脸没有一点血色,白的怕人,一双眼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血丝,隐约间竟然从他的双目迸发出一丝红芒。

  这个人没有穿衣服,他混身下的肌肤呈现不正常的血色,象是混身的皮被剥了一般,他的心脏跳动的极其厉害,甚至可以看到他胸口猛烈的起伏。

  这个人发出痛苦的嚎叫声,他的声音嘶哑无,好象是某种野兽发出的声音一样。

  薛鸿云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惨白的,他的双腿不自由主的打颤了起来,而他的那几个小跟班更是看了一眼,剧烈的呕吐了起来,眼前的这一幕给他们造成的视觉冲突实在是太大了,让他们在也抵受不住了。

  “关吧,抬到研究总院去,看看还有没有办法救治。”陈若溪叹息了一声,她挥挥手,一边的特勤人员合仪器的盖子,然后抬到一辆军车。

  “这……这是什么东西?”薛鸿云惊恐的说,刚才的那一幕给他的视觉冲突太大了,那仪器里面躺着的,明明是一个人,但是他那种情况跟一个怪物一样,实在是让他无法把他和人联系到一起。

  “这是你一直帮唐蕊运送的实验品,去年的时候我到清源,追查的是这个,村正制药遍布世界,私下做活体试验,他们的罪行,完全可以被定性为反人类罪,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陈若溪瞟了薛鸿云一眼。

  “不……我不知道,我一直不知道他们是在做这个的,否则的话我是不会和他们搅在一起的,这跟我没有关系,我要见太爷爷,我要见他老人家。”薛鸿云惊恐的尖叫了起来,他知道这罪名旦落实,他是吃枪子的下场。

  反人类罪这个罪名太大,他承担不起,现在他顾不恨叶皓轩了,他一心只求见到薛老太爷,好救他一命。

  “现场只发现了你和你的人,我相信你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证据呢?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知情?我们查过,你帮唐蕊,也是村正药企在华夏的代言人不止一次运送过实验品,每一次不下十人,你做了多少次?你知不知道是多少条人命。”陈若溪的声音骤然抬高。

  “我不知道,若溪,帮我去联系太爷爷,看在我们是同一个圈子的份,你帮我联系一下他,这件事情是唐蕊做的,是她的,跟我没关系。”薛鸿云凄厉的惨叫了起来,他这一次真的是怕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