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悔恨

  第1043章悔恨

  走出几步以后,身后传出了薛鸿云抑制不住的哭声,他跪倒在薛老太爷的灵前,泪如雨下,往日种种,尽数浮现在薛鸿云的眼前,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老太爷对他的期望有多高。ww

  他悔恨之间的不务正当,他悔恨自己没有真正的成长起来挑起薛家这根大梁,即使是他现在悔悟,去努力的改变,但是老太爷却已经看不到了。

  薛听雨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她转身走出了公幕,走到了八宝山革命公墓的门口时,叶皓轩从一边走了出来,他笑道“怎么样,你哥有没有悔悟?”

  “如果他现在还不知悔改,他还有什么资格让我叫他哥?”薛听雨微微叹息了一声道:“老太爷等于说是用命给他了一课,他还不醒悟,他还配做薛家的人吗?”

  “这样好,你哥的能力有待发掘,正如老太爷所说,他是一把剑,缺少的是一块好的磨刀石,老太爷曾经说过让我做你哥的磨刀石,但事实,他自己是你哥最好的磨刀石。”叶皓轩道。

  “是,我太爷爷一直望子成龙,可惜我们这一代,没有几个争气的,我哥能力算是好的了,但还是魄力不足,找不到属于自己的路,老太爷的过世,应该能让他警醒吧。”薛听雨道。

  “会的,老太爷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叶皓轩微微一笑。

  “不说了,想起他老人家,我心里还是难受,养生膳坊我已经打算开到全国去,不过,我不打算搞加盟。”薛听雨道。

  “你的意思是……自己开?这难度有点大,如果走加盟模式的话坐等收钱好了。”叶皓轩诧异的问道。

  “只有自己做,才能做的好,况且这样能把药膳的秘密牢牢的掌握到自己手里,在过十年,二十年,养生膳坊的地位仍然是其他药膳无法超越的。”薛听雨微微一笑。

  她所说的不错,养生膳坊在京城火了之后,那些药膳象是雨后春笋一样的在京城冒了出来,这些药膳大多都是仿制叶皓轩的药膳,他们甚至开大价钱挖养生膳坊的大厨,可是不管怎么做,他们的药膳是无法跟养生膳坊。

  不管是味道,还是效果,都打了不少的折扣,所以现在京城最赚钱的还是养生膳坊,而那些仿制的山寨养生菜,也只能跟着喝点汤。

  “说不定,养生膳坊以后象是麦当劳和肯德基一样,开到全世界去,赚老外的钱,餐走向世界,呵呵,你将会成为餐饮界的第一人。”叶皓轩向薛听雨伸出大拇指。

  “这还不是沾了你的光,你可别忘了,我只是一个打工的,你才是老板。”薛听雨微微的一笑道。

  “貌似我没给我发过工资吧。”叶皓轩有些过意不去的说。

  “我已经打算好了,要百分之五的股份,股份当我的工资好了。”薛听雨微微一笑。

  “少了点吧,我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毕竟这些都是你在操心,我只是出个方子罢了。”叶皓轩更加过意不去了。

  “百分之五,我已经是多要了,我还怕以后养生膳坊做大了,你后悔了呢。”薛听雨笑道。

  叶皓轩确实没有想到养生膳坊以后的发展是餐饮界空前绝后的变革,也正是因为养生膳坊,让口味独特的老外认识并接受的餐,不仅仅是养生膳坊开到了国外,连国内的几大菜系都走向了世界。

  那百分之五的数字,是一个天数字,别人想都不敢想的,这些都是后话。

  两人一路下了山,正要取车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阵犬吠声传来,一头黑色的杜宾犬猛的扑了过来,向薛听雨扑来。

  叶皓轩吃了一惊,他一把揽住不知所措的薛听雨,快速的向一边一滚,两人滚落在地,那头高大的杜宾犬扑了个空,它随即回过头来,冲着两人狂吠了起来。

  “没事吧。”叶皓轩扶起惊魂未定的薛听雨关切的问道。

  “没事。”薛听雨脸色微微发白,刚才那一幕让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叶皓轩看她没事,这才放下心来,那头杜宾犬尤自狂叫着,它的个头一般的杜宾犬要大的多,身长足足有一米,看它凶狠的目光以及口边流出的涎水,叶皓轩初步叛定这头犬已经有狂犬症的征兆。

  叶皓轩把薛听雨护在身后,这头犬一边朝两人狂叫,一边缓缓的向两人移动,一旁的公墓工作人员叫道“谁的狗,赶紧叫走,别伤了人。”

  在这个时候,这头杜宾犬呜呜叫了几声,猛的向叶皓轩扑来,它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嘴里银亮的獠牙,叶皓轩紧紧的盯着这头狗,神念绷紧,这头狗已经疯了,不能留了,否则的话会伤到别人的。

  这头狗有狂犬症的征兆,现在算是主人来了也叫不回它,其实象国内,象这种大型犬种是不能私人喂养的,叶皓轩猛的一提气,向前踏出一步,他手起掌落,在那头狗没有落地前一掌劈了它的头盖骨。

  那头杜宾犬发出一阵哀鸣,他的头盖骨被叶皓轩这一掌劈的粉碎,它的七口鼻里都流出鲜血,在地下挣扎了几下不动弹了。

  叶皓轩这才松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候,一个衣着讲究的秃头男人匆匆的跑了过来,看到地下的那头狗,他神色一变,厉声道:“是你打死了我的狗。”

  “你的狗已经疯了,它身沾有狂犬病毒,伤到人后果很来得的。”叶皓轩道。

  “我问你是不是打死了我的狗?你知道我的狗有多贵吗?伤到人了大不了我赔钱,你凭什么打死我的狗?”男人把手里牵着的另外一条狗送到跟班的手里,气势汹汹的盯着叶皓轩。

  “你的狗刚才要暴起伤人,我出手自卫,这么简单,你的狗要对我不利,凭什么我不能伤它?”叶皓轩反问。

  “因为我的狗值钱,你的命没有我的狗命值钱,这么简单,你知道我的狗有多贵吗?让你抵命都不够。”男人喝道。

  “狗是狗,在值钱也没有人值钱,下次见到这种情况,我还会出手。”叶皓轩冷冷的说,他拉着薛听雨要离开。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狗是人最忠实的朋友,你怎么忍心把它打死了?你太残忍了。”另外一名衣着珠光宝气的年妇女拦住了叶皓轩,她手里同样牵着一条狗。

  在华夏有一种爱狗人士,说的恐怕是这种人了,叶皓轩站住了身形说“不打死它,难道让它把我咬死?”

  “算是咬死你,你也不能还手,狗的命不是命吗?你这么残忍?”女人不依不挠的说。

  “那我问你,你吃肉吗?”叶皓轩反问。

  “我吃肉。”女人回答。

  “你吃的肉不是命?你们把他们杀了,然后煮熟,吃的时候不觉得罪恶,不觉得残忍吗?”叶皓轩又问。

  “你……这不一样,狗有灵性,不是猪和羊能的,你把狗打死了是不对,你应该被抓走叛刑。”女人恼怒的说,她心疼的看着地下那条疯狗,好象死的是她亲爹妈一样。

  “呵呵,有灵性?那我问你,你妈生你下来的时候,没有因为你笨而把你丢到尿桶里?”叶皓轩冷笑道。

  “你……”女人被气的满脸通红。

  “小子,你打死了我的狗还想走?天下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我要你给我的狗抵命。”秃头男人抓住叶皓轩,不让他走,同时他的几个跟班围来,把叶皓轩围在正央。

  “放手。”叶皓轩手臂一挥,那个秃头男人不自由主的退了几步。

  “既然是你的狗,你为什么不看好?狗在通灵性,它也只是狗,没办法和人命相。”薛听雨忍不住说。

  “你懂个屁,一看知道你们是没有爱心的人,象你们这种人多了去了,狗咬你几下又怎么了?咬你了你应该承受着,为什么偏偏不咬别人咬你?”年女人说。

  “是吗?如果你的狗咬你了,你会怎么样?”叶皓轩冷笑道。

  “我的乖乖是不会咬我的。”年女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哈士,露出一丝疼爱的神色“算是它咬我,我也心甘情愿被它咬。”

  “是吗?如你所愿。”叶皓轩冷笑一声,他紧紧的盯着女人的哈士,双目紫瞳一闪,强大的神念瞬间控制住了女人的哈士。

  只见那女人的哈士瞬间暴躁不安了起来,它突然猛的扩了起来,喉咙发出呜呜的吼声,猛的向年女人扑了过去。

  年妇女猝不及防,一下被自己的狗扑倒,她一声尖叫,拼命的挣扎了起来,哈士猛的咬在女人的小腿,死命的一扯,咬下来一块肉来。

  女人凄厉的惨叫了起来,她双腿猛的狂蹬,把狗踹到了一边,那哈士象是疯了一样,猛的返身扑了过来,向女人身扑了过去,发出呜呜的吼叫,对着那女人没头没脑的咬了起来。

  “救命……救命啊……快把它拉开。”女人惨叫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