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她回去了

  第1094章她回去了

  “你猜……”叶皓轩卖了个关子。!

  “快说,不然我生气了。”陈若溪板起了脸。

  “是她。”叶皓轩道。

  “是她?”陈若溪吃了一惊,她猛的坐直了身子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你给我详细的说一下。”

  “具体是这样的。”叶皓轩把事情的经过大致的跟陈若溪说了一遍,然后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子,她现在拥有千叶景子和双双的双重记忆,当然,千叶景子的记忆是虚构的。”

  “她人呢?”陈若溪问。

  “回倭国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些日子做的事情是什么,所以她想将功赎罪,打入村正家族的内部,做我们的眼线。”叶皓轩答道。

  “你傻啊,那样很危险,你不心疼你小女朋友了?”陈若溪诧异的问。

  “心疼……但我也没有办法说服她,如果我不同意,她真的敢跟我绝交。她向来是一个有主见的女孩。”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

  “说到底,还是她放不开自己做过的事情,尽管她没有以前的记忆,但千叶景子的所做所为令人发指,一个善良的人,是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做过那么多坏事的。等她回来以后好好开导开导她,免得在她心里留下什么阴影。”陈若溪叹道。

  “我知道……谢谢你。”叶皓轩握住了陈若溪的手,她能为其他几个人这么着想,叶皓轩感觉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自己还是太花心了。

  “谢什么,都是女人。”陈若溪幽怨的盯了叶皓轩一眼。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到了机场了,在机场等了片刻,到了登机时间,两人一起登机。

  两人坐的机舱是商务舱,因为两人身份的原因,不能显得太过于奢华,出行的时候衣食住行做到不足下有余便可以了。

  飞机准点起飞,从这里到京城有两个多小时的航程,飞机起飞了以后两人便解开了安全带。

  刚刚解开安全带,在叶皓轩另外一侧坐着的一个年轻人便凑过头,对叶皓轩另外一边的陈若溪招手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我们能聊聊吗?”

  美女出门,总会招来些人搭讪的,这些事情叶皓轩早习已为常,他笑了笑,倒也没有什么。

  陈若溪坐飞机的时候有些晕机,所以她不太想说话,她靠在座位淡淡的回答:“不好意思,我有些晕机,不太想说话。”

  “晕机?呵呵,这个好办。我是西南易学协会副主席,我师父是西南龙虎山正一教的掌教,我给你渡些气可以了。”年轻人笑道。

  “你师父是龙虎山正一教伟人张世禀?”这倒让陈若溪显得有些意外。

  “正是,我叫张扬,我正一派名扬天下,我想美女也听说过吧。信得过我的话伸出手来,我可以帮你渡渡气,马不晕机了,如果美女对我有好感的话,咱们可以做进一步的探讨。”张扬得意的说。

  想他正一派的名头有多大,用来泡妞无往而不利,在加他得自师门传承的一些术法,不管哪个级别的美女,只要他稍稍的露一手,对方还不是马手到擒来?

  “没兴趣。”陈若溪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张扬一看知道是一个为人轻浮的人,她打心底感到有些厌恶。

  “若溪,你竟然会晕机?”叶皓轩伸出手去,搭在陈若溪的脉博,片刻后他松开手笑道“这几天太劳累的缘故,我给你扎几针吧。”

  叶皓轩说着取出了几根银针要下针。

  “喂,你要干什么?美女这么细嫩的皮肤,你怎么忍心扎得下去?”张扬制止了叶皓轩。

  叶皓轩眉头一皱,要教训一下这小子,但一边的陈若溪发话了:“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不成?”

  “那是当然了。”张扬的表情笑的好象是菊花一样,他从衣服里取出一张黄色符?,这张符?色泽金黄,边以朱砂绘出的玄奥符?显得灵光四溢,以叶皓轩的眼光,一眼看出来这一张符?是身具玄术的高人绘制出来的,不是那些杂牌道观或者庙里和尚用来敛财用的鬼画符。

  “这是道家清心咒,是具有神通的高人绘出来的,只要你贴身带着,具有醒脑清神的作用,我保证你马不晕机了。而且还不用让人拿针在你身戳来戳去的。”张扬说着还得意的扫了叶皓轩一眼。

  叶皓轩不免心里有气,尼玛什么戳来戳去的,这是针灸好不好?事实那张醒神符?只是最入门的一种小术法,叶皓轩早不玩这个了,这货还拿出来在这里装逼显摆。

  “真的吗?这张符真的这么管用?”另外一边的一名少妇来了兴趣。

  这名少妇属于熟透了的年纪,一举一动都透着无尽的风情,叶皓轩来多看几眼被陈若溪用眼神警告了,事实……叶皓轩是看出来这名少妇身体不大舒服,出于医生的职业习惯想去问下。

  但为了防止正宫娘娘吃醋,他只得苦笑一下,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

  “当然是真的,这位姐姐最近虚火升吧,而且睡眠不好,脑袋昏沉沉的对不对?”张扬眼前一亮,心想怎么没发现还有一个极品在另外一边,也难怪,陈若溪的光彩太照人了,一登机几乎把商务舱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走了。

  “对对,我可以试试吗?我母亲信佛,我也跟着她吃斋,我相信这个。”少妇点点头道。

  “也好,反正我随时都可以画出来,美女不相信,我先让这位姐姐试试效果了。”张扬把手的符?交给了那名少妇,然后乘机在她的手心里捏了一把。

  少妇的脸瞬间通红,薄嗔的看了张扬一眼,媚眼如丝,她细心的把这张符?折好,然后竟然直接塞到了胸口那一抹沟壑。

  暗示……这是赤果果的暗示了,张扬的眼几乎都直了,他心暗爽,心想这一次钓了个极品啊。

  “咦,真的好受多了,小弟弟,你的符真管用,这是你自己画的吗?”片刻以后,少妇有些惊喜的说。

  “当然,我是下一任的正一道门传人,这点小问题还不是手到擒来?”张扬傲然的说,他那张俊秀的脸写满了倨傲。

  “那……能不能多送我几张,驱鬼、辟邪、祈福的什么符都行。”少妇妙目流转,双眼春意十足,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不自由主的答应她的要求的。

  “当然可以……”张扬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是他的长处,一提到这个他马来了精神,马从身拿出了一叠黄色的符纸,这些符纸所书的符?形形色色,世俗的人见过的没见过的应有尽有。

  叶皓轩斜着眼睛看了片刻,只见这符画的横平竖直,笔力极其混厚,如果真的是张扬所说这是自己画的,那他的水平倒还算可以。

  道途艰难,玄门术没落的现代能有这份功力至少也得有十几二十几年的苦修才能达的到,张扬能够达到这水平,那只能说他是一个天才。

  送了少妇几张符?,少妇一张脸笑的极其灿烂,她妙目流转,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盯着张扬娇滴滴的说:“小弟弟,你真好,要姐姐怎么报答你呢?”

  “只要姐姐开心好,这些东西只是身外之物,只要我愿意,我分分钟能画数百张,不妨对姐姐直说,这是真正的开过光的符?,不是那些山野道观里和尚道士随便鬼画符能的。”张扬这话倒没有吹嘘,堂堂正一道观的未来传人,他绘出的符是真正能沟通天地鬼神的。

  “看得出来,看得出来。”少妇连忙点头,她清楚张扬并没有吹嘘,因为她手里的这些符?隐约间透着一丝灵光,而且拿在手有丝丝凉意,让人有种身心俱舒的感觉,所以她断定,张扬一定不是简单人。

  华夏人天生爱凑热闹,张扬的这些符?看起来确实不一般,虽然不解他一个年轻人怎么会弄这些东西,但大多数人都来了兴趣。

  他们并不认为这是迷信,其实有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下便有一个衣着讲究的男人凑过来要求买几张符?。

  而张扬的人格好象是受到了侮辱一样,他不屑的说:“钱对我来说都是身外之物,我的符?是不随便外送的,这是我看这位姐姐跟我有缘,所谓千金难求一符,你死了这条心吧。”

  不受金钱魅惑,当下张扬便有种视金钱为粪土的光环,让人对他的感观登时好了。

  “小弟弟,下了飞机有空吗?”少妇媚眼如丝,双眼含情脉脉,一幅发春的形象根本无需解释,她的言下之意是……约吗?

  张扬明显的想要答应,因为这个女人一举一动都透着对男人致命的杀伤力,但是他看了看一言不发的陈若溪,还是把这个念头咽了下去。

  相而言,沉默少言的陈若溪显得更为高冷迷人,况且以他的经验,这妞绝对是原装的,他才不傻呢,要从了那少妇,简直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他不干这傻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