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怪异

  第1134章怪异

  “不是吧,你是何等的高人,这里有没有问题不一眼能看出来了吗?”许彤彤诧异的问。!

  “你总得让我了解事情的原因吧,单从外面来看,这里不管是风水还是布局,都没有问题的。更别提什么脏东西了。”叶皓轩打量着四周说。

  “也是从个月开始,工厂里的工人频繁得病。而且一到晚整家工厂阴森森的,到处阴影幢幢,而且公司的业绩也下滑的厉害。现在我二叔都住院了,我爸担心是不是冲了什么东西。”林月然说。

  “原来这样,进去看看吧。”叶皓轩四周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来。

  林月然点点头,她引着叶皓轩一起走了进去。

  这家工厂的面积并不大,叶皓轩的神念发出,感受着工厂四周的环境。在他的神念,四周并没有什么阴秽之气,首先把那些秽物给排除了。

  在者这家工厂里来来往往的人身气息很平和,并没有发现什么阴冷的气息,而且这里的风水布局显然是找过高人看过的,第一砖一瓦一个小建筑都很合理。

  “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许彤彤紧张的问。

  叶皓轩的眉头微微的皱起,他摇摇头道:“没有,这里很正常,不是冲了什么东西。”

  “那是怎么回事?三天两头有人昏迷,这正常?”许彤彤有些傻眼了。

  “可能是其他的原因,要不我先看看你二叔在说。”叶皓轩道。

  “也好,这些东西本来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许彤彤点点头。

  在这个时候,从一个车间里有一个人被抬了出来,这人是一名工人,只见他脸色苍白,双拳紧紧的握着,脑门的汗象雨点一样落下来。

  “赶快送医院去,快点。”这人是在工作时候晕倒的,他的工友手忙脚乱的把他抬到一辆车前。

  “等等,我是医生,我先看看。”叶皓轩连忙走前,他分开人群,手搭在这名病人的脉。

  搭了片刻,叶皓轩心已经有数,他挥挥手道:“问题不大,弄些糖水来,有些低血糖。”

  “这……”工人的态度报有疑惑。

  “去弄吧。”许彤彤挥挥手,这才有人向餐厅的方向跑去。

  叶皓轩取出金针,在病人的身扎了几下。病人紧锁的眉头这才平缓了下来,他紧握的拳头松了下来,他喘息了片刻便睁开了眼睛。

  “好点了没有?”叶皓轩收起金针问道。

  “好点了,好多了。”病人点点头。

  “早吃饭了没有?”叶皓轩问。

  “吃了。”病人点点头。

  “多大量?”叶皓轩说。

  “跟平时一样的。”病人说。

  “今年是不是本命年?”叶皓轩又问。

  “是本命年……”

  叶皓轩点点头道:“那对了,问题不大,喝点糖水没事了,实在不放心的话去医院检查一下。”

  “好,好的,谢谢医生。”这名工人连忙点点头,这时候一名工人端着一碗糖水走了进来,他接过糖水,喝下之后感觉好多了。

  “你去休息吧,今天和明天带薪,不放心的话去医院检查,回头公司报销。”林月然说。

  “好的,谢谢。”工人点点头。

  看他没事了,周边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两个人送这工人回宿舍,其他的人回去继续工作。

  “到底怎么了?”林月然诧异的问道。

  “厂里确实有些东西,但不是那种不干净的,它没有恶意。”叶皓轩笑道。

  “啊,那是什么东西,它在哪里,能抓到它吗?”林月然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现在还不确定,四处看看才知道它在哪里,能抓得到。”叶皓轩点点头道。

  “那好。”林月然松了一口气,她陪着叶皓轩四处看看。

  叶皓轩和林月然在工厂里四处转悠着,叶皓轩的神念毫无保留的发出,不放过一分一毫的地方。看他认真的态度,林月然也不敢贸然前打扰,只是跟着它。

  “在这里。”叶皓轩走到一间仓库前停了下来。

  “这里?现在能抓它吗?它是什么东西?”林月然紧张了起来。

  “算是属于灵物吧,但它的具体物种我不太清楚。”叶皓轩笑了笑。

  “那……赶紧把它抓起来吧,我心里毛毛的。”林月然紧张的说。

  “紧张什么,又不是什么凶物,说不定一会儿看到了你还会感觉它挺可爱的。”叶皓轩笑了笑,要向仓库里走去。

  “月然,你二叔怎么样了?”在这个时候,林月然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爸,我二叔没事。”林月然转过身,向一名年人答道,这是她的父亲林震。

  “没事好,哎,现在公司本来是多事之秋,你二叔又病了,真是祸不单行啊。”林震叹气道。

  “爸,不用担心的,没事的。介绍一下,叶皓轩,我的朋友,玄学高手,他今天来是解决问题的,他已经找到问题所在了。”林月然笑道。

  “真的?玄学高手?”林震一喜,这才注意到林月然身后的叶皓轩。

  “林伯父好。”叶皓轩点点头。

  “哦,你是小叶啊。”林震看到叶皓轩的年纪,高涨的兴致马落了下来。

  叶皓轩太年轻了,在他眼里的玄学高人,大多数都是了年纪,白发苍苍,鹤发童颜一幅高人的形象,而叶皓轩看起来太年轻了。跟他意识的高人格格不入。

  这多半是追求自己家闺女的年轻人来打肿脸充胖子的吧,可能他真的懂一点玄学,但是能不能派用场现在还两说呢。

  叶皓轩苦笑,他知道自己的年纪是硬伤。不管是看病还是看风水他的形象都不能让人信服,看林月然父亲的神色,多半是又把自己当成吹牛皮来讨自家闺女欢心的人了。

  “爸,我这朋友很厉害的,一次我老师的问题是他治好的。”林月然补一句。

  “我知道,不过我现在请了高人了,现在应该已经在路了,等他来了你们共同探讨一下吧,先不急,去办公室里坐坐喝杯茶吧。”林震道。

  看他的神情,叶皓轩知道他一点也不相信自己懂玄术。

  如果是一般的问题,算是他请一个二流的走江湖的人也能解决。只要不是刚认识许彤彤时那种恶灵,一般来说小问题只要稍懂点玄术的人能解决。

  但是叶皓轩已经弄清楚这一次的东西是一个未知的灵物,这东西虽然不伤人,但是不是那么轻易抓到的。而且它既然出现在这里,那说明它认定了这里做为老家。工厂里接二连三的出现病人跟它有抹不开的关系,所以不把它揪出来,事情解决不了。

  所谓灵物,是禀承天地灵气衍生的东西,所以不是那么轻易抓的。

  “伯父,这次的事情,一般人解决不了。”叶皓轩好心劝了一句。

  “你能解决得了?”林震问。

  “十成把握。”叶皓轩淡淡的说。

  林震登时有些不悦了,他感觉这年轻人太轻浮了。他说一般人解决不了,而自己又有十成的把握,那不是间接夸他自己不是一般人吗?

  有这么吹牛皮的吗?这么轻浮的一个人,他要考虑以后要不要让女儿离他远点。

  在林震的潜意识里,叶皓轩是来追自己女儿的,自己的女儿喜欢考古,所以他投其所好,说自己懂玄术。而自己的女儿一般情况下不会带男人回家,看得出来,自己的女儿对这人印象很好很信任啊。

  “不用你解决了,我这一次请来的大师不是一般人。这些事情你们年轻人还是不要插手了,月然,送你朋友出去吧。”林震淡淡的说。

  “爸,你怎么不相信我朋友呢,他可是。”林月然微微一愣,自己老爸太没眼光了吧,鼎鼎大名的医圣站在他跟前他没认出来算了,还下逐客令?你知道现在请医圣出手有多难吗?

  “不要说了,小孩子家懂个什么,送客吧。”林震声音严肃了起来。

  “算了月然,我刚好有事情,既然伯父请的另外一个人是高人,我也不插手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可是……”林月然心里着急,她感觉到叶皓轩有些不高兴了,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倔脾气,他认定的事情别人是无法左右他的决定的,所以他现在根本一句话也听不出去。

  “还不送人?”林震越发越显的不悦了,他已经确定女儿对这个年轻人印象不错,可是他越看叶皓轩越感觉他是骗子。

  林月然无奈,只得送叶皓轩回去。

  “对不起啊……我爸这一幅脾气,你可千万不要生气。”离开的途,林月然有些歉意的说。

  “没事,我习惯了,你看我哪里长得象高人了?”叶皓轩笑了笑。

  “我爸那是以貌取人。”林月然有些不悦的说道。

  “怪不得你爸,这件事情本来是有些灵异。人有时候是这样,敬鬼神而难决断,一件并不严重的事情,他们想的反而有些复杂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啊。”林月然深有体会的说。

  两人走到了门口,林月然笑道:“请你吃饭,当跑腿费了,现在请医圣出头,可有些难啊。”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