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想活命就配合一点

  第1182章想活命配合一点

  “如果你还想活着离开的话,那你配合一点,不然的话你身的尸煞咒发作的时候谁也救不了你。品??”叶皓轩淡淡的说:“但是你需要换个老大。?p>

  “我……我不能,我老大会杀了我的。”狗仔战战兢兢的说。

  “他把你弄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难道不是想杀了你?如果你觉得你身的尸煞咒弄不死你,你现在可以走。”叶皓轩道。

  “我……”狗仔现在正在进行着一番天人交战,虽然背叛自己老大的下场很严重,但是如果他不说的话,他以后一定会死的很惨。

  他自己的身体自己谁都清楚,如果在这样下去,他恐怕真的没救了。

  “我说。”经过了一番思索,狗仔终于咬咬牙点头同意了。

  “半个月前的时候,我老大找到我,说想不想变得更强。我那时候是瘾君了,想都没想答应了,所以他给我注射了一些东西。”

  “注射什么东西?那些东西是不是注射之后身冰冷?”叶皓轩问。

  “对,我是身冰冷,但身没有什么具体的不适。”狗仔有些心惊胆战的问道:“我会不会死。”

  “那要看你配合不配合了。”叶皓轩淡淡的说“把你的情况一五一十的交待出来。”

  “我说,我什么都说,我不想死。”狗仔拼命的点头,他继续道:“注射了以后我只是感觉那几天精神差,老是感觉到冷,而且……老有种想拎刀子砍人的冲动。后来我老大说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所以带我去了一个地方,然后在那里有一个人为我下咒。”

  “从那以后我力气大增,跟人打架的时候刀子砍在身根本没有一点感觉,而且也不会有血流出来,只是每次打完架以后我感觉到累,冷,而且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

  “等等,你说你老大带你去了一个地方,那是什么地方?在那里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没有?”叶皓轩心微微一动道。

  “我不知道是哪里,那次去的时候我被戴了头套,到达目的地之后才把头套去下来,所以我根本不知道那地方到底在哪里。”狗仔摇摇头道。

  “你小子最好老实一点,实话实说,否则的话谁也保不了你。”洪哥眉头一皱道。

  “我说的是实话,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在哪里,我只去过一次,被下咒之后便一直没去过了。”狗仔惶恐的说。

  “解开衣服,我看看。”叶皓轩道。

  狗仔依言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只见他的胸口被用朱划着一个符,这符极大,几乎完全占据了狗仔的整个胸膛。

  “果然是尸煞咒。”叶皓轩的眉头微微的锁了起来,他感觉到事情有些麻烦了。

  如果那神秘人是用传统的养尸手法,然后在给这个人种下尸煞咒,他倒是可以用传统手法把这个东西给解开。

  但关键是对方用生化制剂代替咒法,叶皓轩不知道这跟传统的咒法有什么不同,尸煞咒的解法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有办法没有?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狗仔带着惶恐乞求的目光看向叶皓轩。

  “办法是有,但是你要告诉我,给你下咒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他叫什么名字?”叶皓轩问。

  “他是一个道士……至于他的名字……我不能说,因为他说过,如果敢说出他的名字,他肯定让我死无葬身之地。”狗仔拼命的摇摇头道。

  “你不说的话,我现在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洪哥走前道。

  “我先帮你除去身的尸煞咒吧。”叶皓轩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没有那么简单。对方有一身高深莫测的玄术,指不定已经拿去了狗仔的血引,如果他真的一旦说出对方的身份,他马会死无葬身之地。

  “好,谢谢。谢谢你。”狗仔感激的点点头。

  叶皓轩让他把衣脱下来,他后退了几步,右手一掐,一个道诀便即掐成,他轻轻颂道:“玄冥伐古、道气长存,丁甲神兵,破煞无常。”

  随着他咒法颂完,他手的道诀向前一指,一个玄奥的符号骤然亮起,光华四溢,狗仔身的那个符在缓缓的消失。

  但是狗仔只感觉到自己象是烈火焚身一样,他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那声音一阵接着一阵,连洪哥的几个小弟都感觉到有些渗人。

  “破!”叶皓轩一声清喝,浮在半空的符越来越亮。

  与此同时,在港地一个废弃的工厂内,有一个道家打扮的道士盘膝而坐,在他的跟前有一排蜡烛,每一根蜡烛的前面都放着一个黄纸剪成的纸人,这些纸人都写着一个生辰八字。

  在这个时候,最左边的那个纸人突然散发出一阵柔和的光华,而且随着这阵光华的散出,那个纸人在当场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道士双目精光一闪,他喃喃的说:“竟然有人想妄图破坏我的尸煞咒?到底是什么人?港地的门江湖,应该没有人会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吧。”

  在这个时候,纸人用朱砂书写下的生辰八字正在以缓慢的速度消失,那道士明显的吃了一惊,他不敢置信的说:“这里竟然真的有高人?”他说着右手一拂,一个指诀掐成,遥遥的对着那纸人一指。

  一抹淡青色的光华从他手指骤然发出,把那纸人给笼罩在其。

  在青芒覆到纸人身的时候,那道士明显的身躯一震,他喃喃的说:“好强的玄术,港地竟然还尚有高人在,我以为近代港地的大师,都是沽铭钓誉之辈呢,呵呵,也好,今天我会会这位神秘的高人。”

  道士站了起来,他右手一抽,从自己的背后抽出一把红色的木剑来,他这把木剑通体血红,散发出一阵阵的煞气,他手木剑缓缓转动,足踏五行,手分阴阳,对着那个颤抖不已的纸人做起了法来。

  民舍内的叶皓轩突然感觉到一阵极强的反噬之力反射了回来,他心一凛,看来幕后那位神秘人出手了,对方的玄术很强。

  叶皓轩双手道诀不停的变换着,他耐心的对着跟前的那个玄奥的符指指点点,和幕后的那位神秘人做着抗争。

  现在叶皓轩的浩然真气只有平时的六七成,所以实力大打折扣。他已经感应得到,幕后的神秘人实力不错,如果自己全盛时期,肯定不会怕他。但问题是现在自己实力他差了很多,这样的话自己不占优势了。

  所以他只能耐心的和对方做着缠斗,一时之间双方僵持不下。

  “原来实力不过如此,可他竟然会玄光破煞,刚才还真的被他唬住了。”废弃工厂内的道士冷笑一声,他已经试出来了叶皓轩的实力,他感觉对方的实力差自己几筹,所以没有必要怕他。

  他右手木剑向前一指一振,清喝道:“破!”

  随着他这一声破字的吐出,一缕红芒顺着他手的长剑激射而出,隐入了躁动不安的纸人身体里。

  正在耐心和对方缠斗的叶皓轩突然心一凛,一丝不详的预感从心头涌起,他连忙后退一步。

  在他退开的瞬间,狗仔身还未全部消失的符突然散发出一阵刺眼的光芒,紧接着一阵极强的反噬之力向叶皓轩胸口涌来。

  叶皓轩身形一震,连退数步。只见他在半空结成的符隐约的染一丝红芒,同时幻化出一个骷髅的虚影,那虚影竟然对着他发出一个讥笑的表情来。

  这是对方在嘲笑自己实力不如他,这个骷髅虚影笑的极其逼真,尽管只是一个虚影,但是把那幅嘲笑的嘴脸发挥的淋漓尽致。

  叶皓轩怒了,对方太嚣张了!他出道这么久,还没有被人如此明目张胆的嘲讽过玄术呢,他冷笑一声,“鼠辈。”

  他右手一抓,只见修罗自行飞入手,他右手提起修罗,在半空一扫,然后重重的向前一指。

  随着一声暴喝,一阵凛然杀气从他身暴发而出。半空的那个骷髅虚影随即消散。

  而在废弃工厂即将收剑回式的道士突然心一凛,他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他想都没想地一滚,向一边滚出数丈。

  几乎与此同时,刚刚出现异状的那张纸突然暴发出一阵骇人的煞气,这煞气极其凶恶,几乎是化做一道红芒向四周波动而去。

  轰隆……那个摆着数排蜡烛的木架突然倒塌,面的蜡烛尽数熄灭。

  那道士这才狼狈从地爬起来,他惊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良久他才喃喃的说:“好强的煞气,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与此同时那纸人身的生辰八字全部消失,他在别人身下的尸煞咒,竟然这样被破了。

  “好了没事了。”叶皓轩看着狗仔身的红芒消失,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对方的实力不弱,相当的难缠,如果不是借助修罗,今天还真的没有办法,还好他现在修罗是随身携带的。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