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9章 灭振兴

  第1189章灭振兴

  如果没有叶皓轩这个眼钉,组织也不会发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掉叶皓轩的命令,梁经年也不会有那样的计划,他也不会下药给自己的儿子导致他突然猝死。!

  一切都是因为他,因为这个人活的太潇洒了,所以才会导致自己不得不亲手毒杀掉自己儿子。没错,他是罪魁祸首。

  一群人大呼小叫的冲了来,他们举起手的家伙向叶皓轩涌来。这些人都是狠人,一出手毫不留情。

  叶皓轩右手一翻,鱼肠出现在手,他迎着那群人迅速冲了去。手的鱼肠耍成一片刀花。

  叶皓轩手的鱼肠猛的向前一划,正前方的数个混混的脖子里瞬间便多了一道血痕,他们目光呆滞,瞬间定格在当场。

  叶皓轩觉得他的杀意从来没有这么浓过,或许是因为愤怒,或许是因为对永生的痛恨恶绝。

  尽管他知道这些人罪不致死,但是他还是丝毫不手下留情,片刻地便倒了十几人,叶皓轩如杀神一样冲进人群里,一时间强大的气场以及身强烈的杀意让这些人心惊胆战,一个个向后退去,却是没人敢前了。

  “杀,杀了他,砍死他,把他丢到海里喂鱼。啊。”王岳嘶声大吼道。

  但是叶皓轩身的杀意实在是太强了,他站在当场,身沾满了鲜血,他冷冷的举起手的鱼肠,指向前方:“不想死的,滚!”

  他这一声大喝混了慑魂术,如同炸雷一般在现场响起,那些刚才还拎着刀象是凶神恶煞一般的混混们现在吓的心惊胆战的,他们一颤,不自由主的向后退了一步,更有不堪的人竟然把手里的武器都丢到了地。

  “废物,都特妈的是废物,成天除了喝酒泡妞拍马屁之外你们还会干什么?”王岳面目狰狞,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大喝道:“还是行尸可靠,出来吧,马把他撕成肉酱!”

  随着他的吼声,有一队人从一个侧门里涌了出来,这些人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他们眼睛发黑,而且面容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灰败之色,而且身根本没有一点人气。更关键的是他们不是介于半人半尸之间的那种,而是彻彻底底的已经尸化。

  叶皓轩收起鱼肠,右手一抖,修罗出现在手,涛天煞气骤然发出。

  这些行尸原本是没有意识的,但是他们对强者有种天生的恐惧,叶皓轩手的修罗一出,涛天杀意骤然从他的身传了出去,那种煞气让这一队行尸感觉到不安。

  他们大多数人仰天嘶吼,惊恐的向后退去,古凶兵的煞气让他们十分的惊惧。本能的向四处逃去。

  “虽然此矛消魂灭魄,有违天和,但你们魂魄不得轮回,属三界不管,诸方不收的行尸,宁愿如此痛苦,倒不如来个痛快。”

  叶皓轩暴喝一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手修罗向前骤然斩出,浩然真气在那瞬间毫无保留的涌出,修罗强大的煞气让半空黑气隐隐,虚空都为之扭曲。

  一抹黑烟骤然发出,席卷当场,眼前的一群行尸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他们的身体在这团黑气之迅速的老化,随即化为一团团的劫灰,自此消失。

  叶皓轩心头那一丝戾气彻底的被激发了出来,他猛的转过身,手的修罗指向那一群吓得心惊胆战的混混,他一声暴喝,修罗前指,要取了这些人的性命。

  现在他的眼只有杀戮,眼见大错要铸民。

  而在这个时候,他胸口一细丝丝凉意传来,叶皓轩一个激灵,猛的清醒了过来。

  不能用修罗对付普通人,他们虽然可恶,但不至于可恶到这种地步。修罗一出,这些人势必要形神俱灭。

  叶皓轩默默的放下手的修罗,心的戾气渐渐的平缓了下来。同时那股无法抵制的杀意也被他强行压下去。

  他心悚然一惊,后心处冷汗淋淋。在刚才,他几乎无法压制自己心头的杀意,修罗是有名的凶兵,虽然威力非凡,但是每使用一次,他心头的戾气增加一分,长此下去,他会入魔的。

  他拿出胸口的东西,只见那个黑沉沉的十字架白芒一闪而过,显然是这东西在关键的时候让他的心神清醒了过来,如果不是那样,恐怕今天他已经铸成大错了。

  “饶……饶命。”一个小混混几乎被吓破了胆,他战战兢兢的跪倒在地,象筛糠一样瑟瑟发抖。

  “滚。”叶皓轩眉头一皱,不耐烦的一挥手。

  那一群没被放倒的小混混们这才如蒙大赦一般,连滚带爬似的跑开了。刚才叶皓轩的样子给他们心里留下了很多的阴影,恐怕他们这辈子也不敢拎着刀砍人了。

  “叶皓轩,马把手里的东西放了,否则的话我一枪崩了她。”

  王岳一手抓住罗妍,一手拿着一把手枪,恶狠狠的说。

  “王岳,你真的无可救药了。”叶皓轩冷冷的说。

  “少废话,放下手的东西,否则的话我杀了她。”王岳一边说一边用手的手枪抵在罗妍的脑门“这是你的救命恩人,如果你不想她死的话,现在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我放下,你放了她。”叶皓轩把手的修罗丢在一边。

  见叶皓轩把手的东西丢到一边,王岳放心了,他猛的把罗妍推到了一边,拿着手指走到叶皓轩的前面,把枪抵在了叶皓轩的脑门。

  “叶皓轩,你还算是识趣,我今天……今天要为我的儿子报仇,杀……杀……”王岳一边说一边扣动了手里的板机。

  可是他猛的扣了几下板机,却是没有一丝反应,无论他怎么用力,板机象是被焊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

  在板机的缝隙里,一根小小的毫针微微的颤抖着,这针恰好卡在板机的缝隙里面,所板机卡的死死的,一动也不能动。

  “你……”王岳意识到了问题,他连忙后退,但是他还是晚了一步。

  叶皓轩一把卡起他的脖子,把他整个人高高的堤起来,然后重重的砸到了地。

  王岳已经是了年纪的人,虽然年轻的时候骨子里有股狠劲,但是这些年养尊处优,让他的身体早已经大不如以前。

  在说叶皓轩是谁?算是十个他加起来也不是对手。叶皓轩这一摔丝毫不留情,王岳感觉到混身的骨头在这瞬间都被摔的散架了一样,他躺在地不停的抽搐着。

  “会玩枪吗?”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蹲在王岳的跟前,玩味的说:“你好象没有弄清楚一件事情,你没有弄清楚我的实力到底怎么样。”

  “你,你根本不是人。”王岳悲愤的吼道。

  他没有想到叶皓轩的实力竟然强到这种地步,他发现了叶皓轩的行踪以后便报告了梁经年,梁经年让他暂时按兵不动,想办法对付叶皓轩,但是他被仇恨蒙蔽,他固执的认为叶皓轩是杀掉他儿子的凶手。

  所以他等不了,他瞒着梁经年带人摸到了叶皓轩的住处把罗妍抓来,把罗华砍伤。然后留下话,让叶皓轩一个人赶到这里,他在这里伏下重兵,满以为这么多人一涌而,算叶皓轩实力在强也得乖乖的束手擒。

  可是他没有想到叶皓轩竟然不是一般人,他的行尸和那一帮小弟全部被放翻了,而且刚才叶皓轩杀意身的那瞬间,他竟然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如果不是为儿子复仇心切,他现在恐怕早一溜烟跑了。

  “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下重手,我和你,到底谁不是人?”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不轻不重的甩了王岳一巴掌:“你是不是很不甘心?”

  “对,我不甘心,我没有杀了你,我死也不甘心。叶皓轩,我算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王岳恨恨的说。

  “我真不明白,你特妈的到底哪一点长得象老大了?梁经年当所扶植了你这么一个废物位?”叶皓轩冷不防的抽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把他的半边牙齿都抽碎了。

  “你感觉很委屈是吗?你儿子死了你很恨我对吧,可你凭什么恨我?你有什么资格恨我?”

  叶皓轩站起来指着王岳道:“计划是梁经年策划的,动手脚我想应该是你动的吧。你自己杀了自己的儿子,反倒把我当成仇人,我特妈的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葩的人。”

  “你有什么不甘心的?你也有资格不甘心吗?”叶皓轩越说越怒:“好好的放着好日子不过,你特妈的偏偏要学人家玩什么长生不死?你有这个资格吗?你真的以为你家祖坟冒青烟了?当年秦皇还妄图长生不死呢,结果他不还是死了?你哪点秦皇威武了?”

  “你是一葩的战斗机,我是第一次见过你这样的人。”叶皓轩恨恨的说“自己杀了自己的儿子,反倒怪到别人生,你这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不要说了,有你杀了我,你现在杀了我。”王岳大吼。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