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态度

  第1211章态度

  李氏愣住了,她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钟华灿,他现在等于已经说是下了逐客令。

  她尽管在圈子里名声不响,但好歹也是圈子里的人吧,钟华灿难道真的一点面子也不给她?

  “叶先生,李小姐,今天两位在这里所有的消费全部免单,这块玉髓现在是你们的了。”钟华灿不在理会李氏,他转身道。

  李氏吃了一惊,她现在才感觉到钟华灿的态度似乎是有些不对头,他对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似乎是有点……恭敬。

  这不可能,钟华灿可是港地富商,在港地有着无可拟的身从,他为什么要对一个年轻人这么恭敬?他为什么要怕这个年轻人?

  现在丢面子已经不是大事了,她得弄清楚眼前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不得了起的身份,以至于让钟华灿对他们这么看重?

  “不必了,我说过,别人戴过我东西,我嫌脏。”李言心淡淡的说着,瞥了李氏一眼,然后转身走。

  “你……”李氏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耳光一样,她脸火辣辣的。

  “钟总,回头在联系。”叶皓轩和钟华灿握了一下手道。

  “叶先生,晚明珠会所有一个派对,晚八点开始,届时请一定要去参加。”钟华灿道。

  “好,谢谢钟总,我一定按时到场。”叶皓轩点点头,既然想在港地发展自己的产业,那到流圈子里去看看是没大错的。

  “叶先生慢走。”钟华灿笑道。

  叶皓轩临走时瞥了一眼李氏道:“你要玉髓无非是想求子吧,恕我直言,你这年纪求子,真的有点危险了。”

  “你,你说什么?”李氏吃了一惊。

  “民间有戴玉髓可生男孩的说法,但看你的年纪,今年快四十了吧。且不说玉髓的功效是不是有效,单是你自己的年纪都是一个大问题。”

  叶皓轩顿了顿道:“年纪越大,生起孩子来也越危险,而且你的身体素质本来不行,想要孩子。掂量掂量在说吧。”叶皓轩说完转身离开,留下吃惊的李氏。

  “钟总,他……他是谁?”

  直到叶皓轩没了身影,女人才回过神来,但是叶皓轩早已经离开了。

  “他叫叶皓轩,京城来的,也是前几天在养生讲座治好了王老双腿的那个医圣。”钟华灿淡淡的说。

  “啊,是他……竟然是他。”李氏吃惊了,她本来想和丈夫一起联系叶皓轩请他帮忙看看身体的,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而且自己把他得罪了。

  她和丈夫结婚十几年了,一直没能怀孩子,到医院检查两人均没问题。而且搬了几次家,所住的地方都是经港地湛测大师看过的风水求子宝地,可一直也没有用。

  玉髓求子,是港地一位大师对她说出的招数,所以她订了这玉髓,但这些东西,可信可不信,之前因为风水的原因那么折腾都没有怀,她其实也并不相信一个小小的玉髓能让她如愿。

  但是戴求个心安,她还是觉是自己找名医靠谱点。

  现在叶皓轩已经离开了,她想道歉也没办法了,她哀求的对钟华灿说:“钟总,你认识他吗?你能帮我联系下他吗?”

  “李夫人,不是我说你,你的这个毛病得改改。”钟华灿叹了一口气道:“我可以帮你联系他,今天晚有个派对,你也可以去,但是姿态放低一点,因为这是高人,不要用世俗的眼光来评判他,否则的话你只会坑了自己,我们夫妇去年没少碰壁。”

  “我知道,谢谢钟总,只要能让我夫妇怀孩子,要我怎么样我都愿意。”李氏连忙点头。

  “他的医术你放心,号称起死回生,看今天晚你的态度了。”钟华灿道。

  有些泄气的走出了商场,李言心感觉自己的好心情被一个老鼠给坏了。

  “美女,不要这么生气嘛,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还要返过头来咬狗一口不成?况且你刚才已经打她脸了。”叶皓轩跑来安慰道。

  “生气倒不至于,这种人现实随处可见,可是我觉得自己的好心情被打扰了。”李言心有些岔岔不平的说。

  “现在六点了,在玩会儿,我们一起去明珠会所。”叶皓轩道。

  “不去,到那里肯定又是见到一群伪善的人。”李言心道。

  “当去见见港地的流社会,没事,走,咱在去逛逛去。”叶皓轩嘿嘿一笑。

  京城叶家。

  在一间稍微显得有些偏僻的独立小屋内,叶连成正拿着毛笔奋笔疾书,他写下一张又一张的字。

  这些字相当的潦草,别人甚至都看不出来他写的到底是什么字,由此可见他此时的心情并不是很佳。

  自从一次的事情发生以后,叶连成被老太爷关了三个月的禁闭,他一直禁足在这里,平时连个探视的人都没有。

  把一张写的根本看不出来字迹的纸揉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叶连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铺一张宣纸,继续开始书写。

  但是他还没有开始,一滴墨水掉落在了纸,这一张没有用过的宣纸登时废了。

  叶连成大怒,他猛的把手的笔掷到了一边,然后抓起跟前的宣纸,撕成一团丢到了垃圾桶里。

  任何人被关在室内面壁,象是坐牢一样的呆了几个月,心情都不会太好的。

  在这个时候,门一开,何承安走了进来,看到室内的情形,他不由得愣了愣,然后笑道:“表弟,今天日子到了,咱们一起去喝几杯去。”

  叶连成没有作声,他淡淡的说:“三个月了?”

  “是啊,已经三个月了,老太爷亲自交待下来的,我今天来接你出去。”何承安道。

  “这三个月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没有?”叶连成问道。

  “没什么大事,医圣不在京城,京城反倒平静了很多。”何承安道。

  “他根本是一根搅屎棍,有他在,京城能平静的了才怪了。”叶连成怒道,提起叶皓轩,他胸口还是有股难以抑制的怒气。

  之前他本想带京城三杰给叶皓轩一个下马威,但是没有想到叶皓轩手段这么狠,反过手来把京城三杰打成了京城三废,结果京城三杰的燕十三彻底的死亡,而另外两杰治伤的同时也被家里长辈好好的教训了一顿。

  尤其是他当天没有保住三杰,所以圈子里现在一致认为叶连成不过是一头没有牙的老虎,平时看起来挺嚣张的,但是真正到了事情的紧要关头,他根本不堪大用。

  所以原本想向叶连成靠拢的叶家嫡系现在也渐渐的疏远他了,他现在几乎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了。

  何承安听这话感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要是叶皓轩是根搅屎棍,那他们是什么?是屎吗?

  “家里有什么大事发生没有。”叶连成定了定神道。

  “这个倒没有,不过家里的人对表弟……颇有微辞。”何承安犹豫了一下道。

  “没有说法反倒不正常了,叶家看着一片和谐,但暗里却一个个都是有心机的人。他们等着看我笑话呢。”叶连成冷笑了一声,他转身到一边洗了洗手问:“医圣去了哪里?”

  “去了港地,听说港地那边有些事情发生,现在事情已经搞定了。”何承安道。

  “那他还没回来?想在那里养老?”叶连成问。

  “这个不清楚,不过我听说,他好象有意在那里发展自己的产业。而且收购了一家医院,打算把曙光医院给搬过去。”何承安道。

  “现在开起来了?”叶连成反问。

  “算是开起来了吧,但是还没有走向正轨。”何承安说。

  “那好办了,让他开不起来。”叶连成冷笑道,他现在要时不时的给叶皓轩制造点麻烦才行。

  “怎么做?”何承安有些不明白。

  “渡河未断,击其流。现在他还在发展期间,我们让他的产业发展不起来是了,港地人向来排外,我不相信叶皓轩在那里能折腾得起来。”叶连成冷笑道,他的双拳紧紧的握着,目光变得越来越深邃了。

  晚八点,叶皓轩和李言心一起来到了港地的明珠会所。

  毫无疑问,这家会所正是流社会身份的象征,来往这里的都是圈子里的人,非富即贵。

  “不好意思两位,请出示请贴。”

  叶皓轩和李言心走到门口时,被一个保安客客气气的拦了下来。

  今天晚这里有一个重要的派对,所来宾客都要拿着请贴才能前来,而钟华灿也只是邀请了一下叶皓轩,并没有给他请贴一类的东西。

  “不好意思,我打个电话问问。”叶皓轩笑了笑,转身走到一边拔通了钟华灿的电话。

  “钟总,我到了,但没请贴。”

  “叶先生请稍等,我马下来。”钟华灿说完连忙挂断了电话,片刻以后他匆匆的跑了出来。

  “叶先生,请。”钟华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家会所是钟华灿创办的,办这家会所的目的是让圈子里的人更好的交流,有句话说的好,有钱大家一起赚,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在这里转一圈,你可能会认识一些能解决这件事情的人。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