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 疑虑

  第1251章疑虑

  叶皓轩拿出那块从另外一个世界无意得来的石头,只见这块石头发出丝丝凉意,暗红色的能量块在里面时隐时现。!

  在这个时候,一辆汽车停在了别墅的跟前,吕珍和她的助手从车里面匆匆的走了出来。

  “吕姐,你怎么来了?”叶皓轩回过神来,他走前去诧异的问。

  吕珍掌控着吕氏家族,平时的工作很忙,她是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这里的。

  “小叶,我家的老爷子得了怪病,拜托你走一趟吧。”吕珍微微有些着急的说。

  “怪病?”叶皓轩心一紧道:“行,我现在跟你过去,我去拿东西。”

  叶皓轩走到别墅里面,拿起行医箱道:“吕家的老爷子得怪病了,我得过去看看,你要不要一起去?”

  “乐乐来了没有?”李言心抱着灵灵从床爬了下来。

  “没来。”叶皓轩道。

  “我去看看吧,好久没有看到那小丫头了。”李言心换了一双鞋,然后跟叶皓轩一起走了出去。

  “吕姐,老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具体你能说说吗?”在路,叶皓轩问道。

  “老爷子的身体一向很好,但是从昨天开始高烧不退,而且还时不时的说些胡话,甚至会乱砸家里的东西,而且像是着了魔一样的打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医生查不出病因来,我怀疑老爷子撞了邪了。”吕珍叹道。

  港地这边风水堪舆是个热门行业,这些东西倒也不完全是个迷信,一向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吕老爷子的情况听起来确实有些悬乎,指不定是真的撞了邪也说不定。

  叶皓轩没有见到病人,他也不好的下结论,他只得安慰道:“吕姐,不要着急,我先去看看吕老在说,没事的。”

  到了吕家的别墅庄园里面,叶皓轩听到里面一阵大呼小叫声传来。里面传出一个苍老惊恐的声音:“妖孽,不要过来,看我降妖诛魔法器,呔!”

  随着一职杂乱的声音传来,数人穿白大褂的医生狼狈的从一间别墅里面逃蹿了出来,而他们向还有茶杯酒瓶的招呼。

  “吕总,吕老的情况很严重,我建议……请医院精神科的来看看,或许进行精神干预能治好他老人家的病也说不定。”那名医生一见到吕珍大诉苦水。

  “麻烦几位了,我知道了,谢谢。”吕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是她请的第三拔医生了,前几次吕老爷子还能哄着配合做些检查,但是他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三批医生都建议他们去看看精神科。

  因为吕老的这种情况,其实也跟神经病没有什么区别。

  “我去看看吧。”叶皓轩提着行医箱走了进去。

  “小叶医生,你要小心啊,我爸现在见人打。”吕珍提醒道。

  “放心吧,没事的。”叶皓轩点点头,提着行医箱走了进去。

  进门的时候,只这幢别墅里空荡荡的,除了一张桌子之外余下的什么东西也没有,里面有位老人家头发乱糟糟的,正在拿着一根木棍对着一个墙划着,而他的眼前还站着一位穿着长袍,显得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先生。

  港地风水玄学行业相当的发达,像港地的一些大师们,平时看相算命都要预约,而且每看一次相所收取的费用都是一个天数字,这些是普通人家都消费不起的。

  而普通人想去看相,只得找一些半吊子先生看,但一分钱一分货,那些半吊子收费虽然便宜,但是对于风水玄术都是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所以看的相时准时不准。

  不过以吕家的家世,请来的这位先生绝对是有真才实学的。

  叶皓轩细目看去,只见吕老爷子身有一股隐约的黑气,这些黑气像是几分煞气,而且这煞气不是一股气息,而是一些特殊的东西。

  也是它驱使着吕老,占据了他的意识,逼他做一些怪怪的动作,现在吕老的身体根本都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手里举着那根木棍,直直的向那名长袍先生砸了过去,那名先手掐指颂诀,指心灵光隐现,他躲过木棍,向吕老的额头处微微的一指。

  吕老的身形马定格在当场,他呆滞的双眼时而清明,时而混浊,看得出来这位先生还算是有些能力的,他能短暂的唤回吕老先生的神智。

  但是他的能力有限,尚不能把吕老身的脏东西完全的驱逐出去。

  突然,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吕老大喝一声,举起手的木棒向那先生砸去,他这一棍毫无征兆。

  叶皓轩一步前,右手掐诀,道诀一成,一声清喝拍在吕老的额头处,只见灵光一闪,吕老身的黑气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散去,吕老神色一松,软趴趴的倒在地。

  叶皓轩连忙扶住他,把他扶到一边的一张椅子。

  “小叶,怎么样了,我爸他……”吕珍吃了一惊,她连忙吩咐人把老爷子扶起来。

  吕老尤自昏迷不醒,叶皓轩一边拿出方子开药一边说:“问题不大,撞了些东西,现在已经除去了,我开些安神补脑的方子,吃几次没事了。”

  “那好……”吕珍松了一口气,只要叶皓轩说没事,那肯定没有大事的,她连忙让人把吕老扶到卧到里面去。

  叶皓轩开好了方子,里面有风味药较特殊,所以他吩咐煎药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火候。

  做完了这一切,叶皓轩才下下的打量起吕家的老宅子了起来,按理说吕家的老宅子不是相当不错的,不管是从风水角度还是从布局来说,都不会出现刚才那种邪物的。

  “兄弟是做哪行的?”站在叶皓轩对面的那名先生开口说话了,他的语气里有些不善。

  叶皓轩这才打量起这位大师来,只见他四十多岁,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头发故意染成花白,这样才能显出一些老成的样子。

  “医生,我是一名医生。”叶皓轩笑了笑。

  “医生?你有些捞过界了吧,这碗饭不是医生该吃的,你治你的病,我驱我的邪,你今天来,是抢我陈玄的饭碗啊。”先生神色不善的说。

  他已经被吕家请来了好几天了,虽然对于这个邪物他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在吕老犯病时控制着,但是叶皓轩这样冒失的闯进来,举手抬足间灭掉了那东西,这岂不是说他陈玄的能力不行?

  这是打脸啊,况且这一行有这一行的规矩,既然他接手了这活那在他没有宣布自己治不了这邪物之前旁人是不能插手的,叶皓轩这样闯进来,确实是显得有些冒失了。

  “不好意思陈大师,是我有欠考虑,我对于这一行的规矩不太懂,这邪物在吕老的身有段日子了,在不及时除去的话恐怕会有较严重的事果,那是煞气,老人家身子弱。”叶皓轩有些歉意的说。

  “我在这一行自认已经算是有些名气的人了,有些事情不劳你叶医生教我吧,该怎么去做,难道我陈玄不知道?”陈玄听叶皓轩这样说,心里不由得更怒。

  叶皓轩的眉头微微的一皱,这家伙说话也太难听了。其实做这一行的,捧着你点说你是先生,不捧着你说你是一个神棍。

  而且他已经看出来了,刚才那邪物只是一团刚刚成形不久的煞气,虽然有自己的自主意识,但是属于刚刚凝成形的,以陈玄的实力,想要消灭只是举手抬足之间的事情。

  但是他愣是要一直吊着不除,这说明他有另外的想法。

  反正这些东西普通人也不懂,他如果轻易除去了,反而给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相反,他要是在这里呆几天,伺机摆着无用的阵法颂颂经,驱驱邪,然后在表现出一幅费力的样子将它除去了,这样会显得自己劳苦功高,到时候收取的报酬也相对的会高一些。

  叶皓轩虽然没有涉足门江湖,但是对于这些东西也是知道一些的,他淡淡的说:“陈大师的名声我来港地的时候听说过,但刚才那邪祟,不过是刚刚成形,隐约有点灵智的煞气罢了,如果一个恶人,身的煞气足,它根本不敢近身。”

  “这种低档次的小东西,你竟然拿了没办法,我要呵呵了,难不成港地的门江湖,没落到这种地步了?”

  “你……”陈玄大怒,他没有想到叶皓轩的话这么刁钻,简直是一针见血,直刺到他的心窝里面。

  叶皓轩说的不错,这东西对他来说确实是小玩意,但自己不说严重点,怎么好意思狮子大开口要钱?

  “叶医生做法有些不厚道啊,我们这行的有我们这行的规矩,你放着好好的医生不做,来我们这里抢饭碗,是要遭报应的。”陈玄冷冷的说。

  “不好意思,我不是你们这一行的人,我也不懂你们这一行的规矩,但说遭报应,恐怕遭报应的人不是我吧,呵呵五弊三缺犯其一,我不信陈大师有办法规避。”叶皓轩冷笑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