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我姓常

  第1274章我姓常

  “我姓常,常锋是我哥哥。”女人说。

  “不是亲生的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说什么?”女人的脸变了变。

  “我打断过常锋的双手,你是来报仇的?因为你报仇心太切了,这根本超出了哥哥妹妹之间正常的亲情,你喜欢你哥哥?”叶皓轩笑了笑。

  “你胡说,你在胡说八道。”常丽像是被一只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了起来。

  “看,我只是随便猜猜,你吓成这样了,呵呵,我说你心的恐惧了吧,你喜欢你哥哥,你们之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名义,他还是你哥哥。”叶皓轩笑道。

  “没有关系。”常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道:“反正,在过一会儿,你要在为植物人了,随便你怎么猜,我不妨告诉你,我是喜欢我哥哥,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接受我。”

  “你可以自我安慰一下,但我觉得常锋不会喜欢你,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是我的直觉。”叶皓轩笑了笑,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或许你求我,我可以给你解药,但你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向我哥哥下跪求饶。”常丽说。

  “别逗了,我你了解永恒之水,这种水是根本没有解药的,算是有,也不可能掌握在你手里。”叶皓轩淡淡的说。

  “凡事都有意外,不是吗?”常丽拿出一个玻璃瓶,瓶子之有一抹淡绿色的药剂,她对叶皓轩说“这是永恒之水的解药,信不信在你。”

  “升级版的永恒之水?”叶皓轩盯着那玻璃瓶说。

  “据说是的,这一瓶可以解至少三个人的毒,如果你下跪道歉,不仅你能获救,连你那位小姨子,也会获救,她和她姐姐,为了你,貌似付出了不少哦。”常丽说。

  叶皓轩的心脏猛的一搐,病床的郑兰兰,和远在倭国和敌人周旋的郑双双,一直是他的心病,直到现在他都无法释然。

  “咯咯,被我说心事了吧,我还真的以为医圣是刀枪不入,没有一点破绽可言的,呵呵在,原来你最大的破绽,是你的感情。”常丽大笑了起来。

  “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情。”叶皓轩淡淡的说。

  “什么事情?”常丽说。

  “那是你长的虽然漂亮,但是跟我那几位起来,差远了,所以我不会无聊到去喝掺了一个并不算漂亮女人口水的酒。”叶皓轩道。

  “可你明明喝了。”常丽的脸变了变。

  “你刚才回头那瞬间,我做了点手脚,女人是女人。”叶皓轩摇摇头,他刚才说那幅画像常丽,其实也是故意引起这女人的注意力,好让自己有时间把两杯酒调换。

  这个女人自己喝了动了手脚的酒,偏偏还是那幅沾沾自喜的模样,她不是笨,她是太傻了。

  “你……”

  常丽指向叶皓轩,可是她的手足一麻,整个身子迅速的僵硬了起来,她软趴趴的倒在了沙发,然后缓缓的闭双眼。

  叶皓轩从容的把永恒之水的解药把她的手取过来,他有种直觉,这种解药是真的,但他不敢冒险让郑兰兰试,只有等验证了以后才能拿出来试。

  叶皓轩站起来,转身要离开。

  可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不是叶少吗,呵呵,我们好久不见了,这地方是我的地盘,做为东道主,不请叶少喝一杯怎么说的过去。”

  随着这个声音,花钥走了出来,他之所以能走,那是因为他的双腿已经被替换成一双高科技的义肢。

  这双义肢是镁国最新的科研成果,它完完全全可以代替双腿。花月终究是没有逃脱截肢的命运,尽管这双腿走路的感觉跟真腿一模一样,但那毕竟是替代品,这让他曾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出过门。

  他自卑,因为昔日的风流大少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他感觉自己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不过之后他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因为他说过,他要报仇。

  “花少,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叶皓轩淡淡的一笑,他有意无意的扫了花月的腿一眼,只见他裤管的下方,露出一截金属来。

  花月的双腿高位截脚,这双义肢是智能性的,能完全代替双腿。做为镁国最新研究成功的高科技,这种义肢的价格相当的不菲,花月应该感到很荣幸。

  “呵呵,叶少也是,风采依旧啊,港地一行,怎么没有死在港地?”花月哈哈大笑,他走前攀着叶皓轩的肩膀。

  如果不是两人说话透露出非常迫切的希望对方去死的语气,别的人真的会以为两人这么亲密是一对很久不见的老朋友的。

  可惜两人确确实实的是死敌,断腿之恨,花月这辈子都忘记不了,无法释怀。

  “喝一杯,如何?”花月死死的盯着叶皓轩说。

  “不喝。”叶皓轩摇摇头道:“我不和瘸子喝酒。”

  整个大厅里面几乎像是死一样的寂静,众人都吃惊的看着叶皓轩,他都把人作贱到这人地步了,还是不肯放过人家吗?

  把人家的双腿打残,然后人家换成义肢,好心的请你喝酒,你还要拒绝,这不是在别人的心口捅刀子吗?

  “叶皓轩,你不要欺人太甚了。”随着一声暴喝传来,花凉走了出来,他一脸激动的喝道:“向我哥哥道歉。”

  “凭什么?”叶皓轩反问。

  “凭你侮辱了我哥哥,凭我们是花家的人,这里是京城,你叶家虽然势大,但是你们也要讲道理,现在,向我哥哥道歉。”花凉一脸的义正来辞道。

  “呵呵,好啊,花家果然是人才辈出。个个心机玩的那叫一个绝。”叶皓轩大笑,他的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

  他盯着花凉说“有件事情我需要弄清楚,你是真的想要为你哥哥争一口气,还是要故意把我们的矛盾最大化,然后让我在揍你哥一顿?”

  “你说什么。”花凉大怒道。

  “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你不要做出一幅为你哥哥讨公道的样子,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一进门的时候你都要把我赶出去的,你哥的保镖被我打残了,你屁都没有放一个,因为那时候花月没有出现。”

  “现在他出现了,你巴巴的跑过来说要为你哥讨个说法,你这不是故意挑动我们的矛盾吗?”叶皓轩反问。

  “你……你胡说,你向我哥哥道歉。”花凉的脸涨红。

  “你家长辈都没有让我向你哥道歉,你算什么玩意?”叶皓轩玩味的说“玩心机,呵呵,你太嫩了点,这一点,你哥现在你成熟多了。”

  “是不是,瘸子兄?”叶皓轩说着还拍着花月的肩膀。

  什么叫打脸,这是打脸,打的花月无地自容。

  其实叶皓轩也清楚,他今天来这里,是来打脸的,因为不打对方的脸,对方肯定会抽你的脸,叶连成一直没有露面,想来他早预料到这个局面了,所以他不会出现的。

  等自己和花家彻底闹翻的时候,他好站出来装模做样的做个和事佬。他是要用这些人来恶心自己。

  “叶皓轩你……”花凉大怒,其实他还是有一点心虚的,叶皓轩说的话,正是他现在心所想的。

  其实算起来他该好好的感谢感谢叶皓轩,因为如果不是他,自己根本不可能被花家推出来做为新一代的领军者培养。

  “算了弟弟,你的心意我明白,我很感激你能站出来为我说话。有些人对我做出的事情,我会一辈子记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要看看咱们的叶大少,能够嚣张到什么时候。”花月突然冷静了下来,他拍着自己弟弟的肩膀说。

  “哥,我是咽不下这口气,你看这小子在这里嚣张的。”花凉一幅义愤填鹰的样子。

  “叶少嚣张,是有自己嚣张的资本的,现在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也只有叶少才有这样的资格在这里嚣张,是不是?”花月狞笑着看向叶皓轩。

  “来,叶少,我们干一杯。”花月说着拿出一瓶酒,拿过一个杯子,他给叶皓轩倒了一杯酒,递了过来,然后没等叶皓轩接过酒,他手一松,酒杯掉落在地。

  “哟,不好意思,手松了。”花月哈哈大笑。

  他是故意的,他是要这样肆无忌惮的当众羞辱叶皓轩,好找回场子,尽管他这样很徒劳。

  叶皓轩盯着花月,然后淡淡的说:“如果你不是残疾人,我保证我会把你暴打一顿的。”

  “哈哈,叶少,大家都是斯人,不要动不动打打杀杀的。”花月一仰头,把手的酒瓶的酒灌进去了大半。

  砰……

  花月把手的酒瓶重重的甩到了地,酒液溅到了叶皓轩的身。

  叶皓轩盯着花月那张脸,现在冲突已经升级了,花月已经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了,尽管这看起来是无意的,但是他要固执的认为花月是有意的。

  他在考虑这一次是不是要把花月那张如花似玉一般的脸给刮花,让他彻底没有在自己身边嚣张的资本,恩,不得不说,这张脸还是挺帅气的。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