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1章 机密

  第1281章机密

  从萧海媚那里离开之后,叶皓轩来到了特勤局的总部,他把港地遇到的一些详细情况向龙伯等人做了汇报。!

  盗梦者的事情一直让叶皓轩感觉到心头沉甸甸的,尽管重创了那个盗梦者,但是他并没有死,他躲在这个世界的角落里,指不定哪一天它卷土重来了。

  这件事情被特勤局列入一级机密,眼下暂时没有办法去查证盗梦者是否真正的存在,只有暂时把档案封存,等以后在说。

  “医圣的心性,似乎有些转变啊。”清虚真人叹道。

  叶皓轩愣了愣,他恭敬的说:“我不太明白,还请真人示下。”

  “你心的戾气越来越重了,这是修罗的缘故吧。”清墟真人说。

  “修罗是古凶兵,尽管我现在已经将它收伏,但是它的凶性仍然还在,我可能是受了它的影响。”叶皓轩点点头道。

  “你不觉得,你现在事事都要仗着它,这正常吗?”清虚真人说。

  叶皓轩一怔,他若有所思的说:“不正常。”

  “修罗的凶戾之气已经影响了你的心神,在这样下去,你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清虚道长说。

  叶皓轩感觉到身冷汗淋淋,清虚道长一语点醒梦人,尽管一次危急的时刻李言心破玲珑之心,唤醒自己的神智,尽管与云雾岚生死之战的时候,他用无道力控制了修罗,但是凶兵是凶兵。

  虽然修罗已经被自己彻底的降伏,但是它的凶性还是会在不知不觉影响到了自己。

  “想一想,你现在的手段,是不是以前残忍,一点也不留余地?”清虚道长又问。

  联想到昨天晚对付的那几个小混混,叶皓轩默默的点点头,的确,他现在出手根本一点余地也不留,尽管那些人可恶,但是他们毕竟是普通人,自己下手确实是有些重了。

  “请道长指点迷津。”叶皓轩道。

  “修罗有凶性,你现在又离不开他,所以你心的戾气会越来越重,而且这样会让你的能力退化。”

  “一个真正的强者,是要历尽无尽的凶险才能达到的,不是一味的仗着手的优势制敌,我建议你去三贤山,将修罗置于解剑池炼化戾气,另外一方面你也可以用自己真正的实力去制敌,这样会让你在磨练不断的成长,这才能担得起重任。”清虚道长说。

  “三贤山,解剑池?”叶皓轩问。

  “对,是三贤山,解剑池。”清虚道长说。

  “受教了,谢谢清虚道长,我回头马去三贤山,把修罗放在解剑池洗尽戾气。”叶皓轩道。

  “去吧,越快越好。”清虚道长点点头。

  “是。”叶皓轩转身要离开。

  “先等等。”

  陈若溪匆匆的走过来说:“刚才薛家传来消息,听雨突然病重,你需要过去看看。”

  “她病重?”叶皓轩吃了一惊,他早才送薛听雨回去的,怎么突然间病重了呢?

  “很严重,医生查不出来原因,薛鸿云问你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昨天是她的生日。”陈若溪道。

  “我知道昨天是她的生日,我陪着她一直好好的,早还看了日出,怎么会突然病重了呢?”叶皓轩感觉心乱无,他沉声道:“我去看看。”

  “小子,你真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吗?”玄机走了过来。

  “我不知道,请玄机前辈示下。”叶皓轩拱手道。

  “你懂命相之术,你难道看不出来她的命属于荷花命?”玄机叹道:“所谓命似荷花,薄命红颜,你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

  “她是荷花命,我之前看出来了,但是我已经施过手段了,她没有理由会这样的。”叶皓轩吃了一惊。

  “这世界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她的命运如此,是不能那么轻易的改变的,她这是心病。”玄机道。

  “心病?”叶皓轩突然明白了,薛听雨的心病,是因为自己。

  自己是她的心结,是她的执念,这是命,也是劫。叶皓轩怔怔的出神,半晌才道:“前辈,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解铃还须系铃人。”玄机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

  “解铃还须系铃人。”叶皓轩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他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薛家。

  自从薛老太爷过世以后,薛家平时冷清了不少,尽管薛家地位已经巩固,在京城的高度依旧让普通人仰视,但是现在的薛家,已经不是以前的薛家了。

  相以前而言,薛家人懂得什么叫低调,如果真的没有一个惊艳才绝的后生晚辈挑起薛家这根大梁,那么薛家也会随着时光的推移而没落。

  薛听雨突如其来的病让薛家下下心里都像是堵着一块石头一样。

  京城第一才女,老太爷在世时的掌明珠,现在说病倒病倒了,而且医生甚至让薛家的人做好心理准备,这突如其来的灾难让薛家所有人都情绪不高。

  大家族之间虽然互相争斗不断,老太爷生前较喜欢薛听雨,大家对她的嫉妒也是有的,但是老太爷去了,她也突然病重,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心情不好。

  事实薛听雨与世无争,从不恃宠而娇,凭心而论大家都是非常喜欢她的,她病了,许多人都跟着难受。

  “病危?怎么会病危?听雨之前明明好好的,她怎么会突然病危?”余玲听了医生的话,眼前一黑,几近晕倒。

  “妈……”薛鸿云连忙扶着母亲坐到了一边。

  “薛夫人……我们是西医,用数据说话,薛小姐的病来的太突然,不排除是猝发性的,现在她的心脏很微弱,我们……查不出病因,我建议,你们到曙光医院那里去看看。”

  京军区总院的主治有些心惊胆战的说道。

  “妈,你放心吧,医圣一会儿到,他会有办法的。”薛鸿云安慰道。

  他的话音刚落,叶皓轩便匆匆的赶了过来,薛鸿云走前道:“叶皓轩,拜托了。”

  叶皓轩的神色凝重,他点点头走前去为薛听雨把脉。

  没有人他更清楚薛听雨为什么会这样,她这是命,也是心结,这种情况不是单纯的医术所能干预的了的。

  薛听雨躺在床,她的脸还带着那丝笑意,她像是熟睡一样。

  叶皓轩为她把了把脉,心微微的一沉。

  “怎么样?”薛鸿云紧张的问。

  “这不是病……这是命。”叶皓轩的嘴角带着一丝苦涩。

  “命?”薛鸿云有些不太明白。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吧,她的命,属于荷花命,命注定会有一劫,昨天是她二十二岁的生日,生日过了,宿命也出来了。”叶皓轩说。

  “我知道,可你不是给她过东西,帮她破解过吗?怎么会这样?”余玲的眼泪直向下流。

  “人算不如天算。”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这是心结。”

  “叶皓轩。”薛鸿云突然发话了,“我妹妹昨天回来后,一直很开心,她说她做的一切都值得,谢谢你昨天陪她过生日。”

  “是我有负她。”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我可以让她醒过来,但这是劫数,一月之内,必须找到破解之法,否则算是我,也无力回天。”

  “怎么破解?”薛鸿云又问。

  “你信命吗?”叶皓轩问。

  “我信,但我也相信迹。”薛鸿云顿了顿,然后有些苦涩的说:“虽然我到现在还不喜欢你,但是我相信你是一个能够创造出迹的人。”

  “叶皓轩,听雨是我妹妹,也也是一个默默为你付出的女人,不管是于公于私,我都希望你要尽心尽力。”薛鸿云说。

  “我会尽力。”叶皓轩感觉喉咙里像是堵着什么东西一样,他说:“诸法随缘,我会找到破解她宿命的方法,我会解开她的心结。”

  “拜托了。”薛鸿云对着叶皓轩深深的一鞠躬。

  等室内的人都退出去以后,叶皓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取出了金针,为薛听雨针灸。

  他有些犹豫,因为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去化解薛听雨这一次的劫数,他是用绝命之法让薛听雨醒过来,醒来以后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如果半个月找不出破解之法,薛听雨真的救不回来了。

  看着薛听雨如甜睡般的面容,叶皓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听雨,希望这一次会有迹出现。”

  他一咬牙,真气贯注金针,开始为薛听雨针灸……

  针势回落,叶皓轩起针收手,薛听雨缓缓的睁开双眼。

  “你知道吗,我最大的愿望是睁开眼的第一眼,是看到你。”薛听雨脸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今天她睁开眼的第一眼看到的是叶皓轩,她很满足。

  “你这个傻女人。”叶皓轩笑了,他心有一丝隐痛在扩大,他勉强笑了笑“那我以后每天都赶在你醒之前找到你,争取让你第一眼看到我。”

  “不……那不是我想要的。”薛听雨摇摇头。

  “去旅游吧,我陪你一起?”叶皓轩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