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 拉拢

  第1303章拉拢

  央金说着匆匆忙忙的离开,她几处起落迅速的消失在夜色之。!

  叶皓轩怔了半晌,他又翻墙回到了室内,本想拿出化尸散把室内清理一下,但是室内的几个人已经被清理干净了,还有一张字条,面有一张娟秀的字“做个好梦”

  毫无疑问,这是出片央金之手,这个女人做事倒还算细致。

  一夜无话,早晨,京城疗养院。

  自从关了禁闭之后,叶连城越发越显得对老太爷孝敬了,他几乎每天早都要向老太爷请安,然后顺道带老太爷喜欢的早餐。

  祥伯一直是老太爷暗地里的暗卫,他属于天宫的一员,他的使命是守护叶家这个老人。

  但叶家人都知道他的存在,多少年了,他都默默无闻。叶家的人从来没有见过他出手,而他本人也至少十年未曾出手了。

  “祥伯,我给老太爷带来了些早餐,你也吃点吧,老京城的豆汁,焦圈,还有豌豆黄,我记得你老人家也喜欢吃这口。”叶连成举着手里的食盒,带着讨好的意味说。

  “谢成少了。”祥伯淡淡说。

  他的表情很淡,事实他对任何人的表情都是这幅模样,他这一身修为早让他养成一幅云淡风清,不问世事的模样,平时除了老太爷,很少有人让他提起精神来。

  “祥伯,我有个朋友从国外回来,带来一块玉,听说这块玉能清脑醒神,对于你们武者来说不错。”叶连成说着取出一块碧绿的玉器来。

  这块玉器绝对是品,玉质清冽,入手有一股丝丝凉意涌来。常言道黄金有价玉无价,这块玉绝对是块品,因为玉身的灵气四溢,这对武者来说是很有益处的。

  “哦,不错,产自北方雪原的玉髓,对武者来说的确是不错。”说伯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流露出有多大兴趣的样子。

  “呵呵,我一个普通人要来也没用,不如送给祥伯吧,当我做晚辈的一点心意。”叶连成笑道。

  “老了,用不着了。”祥伯摇摇头。

  叶连成的脸色变了变,祥伯严格来说只是叶家的一个下人,因为他是老太爷的贴身护卫,算是你修为在高,你也是叶家的人,自己已经是赤裸裸的示好了,可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这太有点摆谱,也太有点扫自己面子了吧。

  但是他知道祥伯的辈分极高,在叶家也备受尊重,叶老太爷甚至与他兄弟相称,所以叶家人见到他像是见到长辈一样。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以祥伯现在的修为,在华夏已经是属于凤毛鳞角的存在了,那玉髓确实是对武者有益,但是对祥伯来说,意思真的不大,因为他的修为已经不需要靠这些外力来了,这东西对他来说,不过是戴着好看罢了。

  “呵呵,祥伯不喜欢算了,我这里有特供的武夷山大红袍,是从那颗绝版茶树采下来的。另外京城郊区我为您老准备了一处别墅,您老将来可以在那里养老。”

  叶连成一边说一边掏出一串钥匙笑道:“那里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位置清幽,有山有水,是个清净的去处,我想祥伯一定会喜欢的。”

  “有心了。”祥伯依然淡淡的说:“我跟着老太爷已经习惯了,哪天老太爷不需要我保护了,我也离开了,是时候过过那些闲云野鹤的生活了,我是一介武夫,住那高档的地方不习惯,心不安,所以成少不要费心了,这钥匙还是收回去吧。”

  祥伯一边说一边把钥匙又推还了回去,然后他站起来,一言不发,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叶连成愣了愣,他的目光变得深遂了起来。

  “他向你抛出橄榄枝了?”一间静室,老太爷一边喝茶一边问道。

  “确实。”祥伯点点头。

  “你干嘛不答应了。”老太爷笑道。

  “答应了,我不是武圣了。”祥伯笑了笑,“我堂堂武圣,也会对世俗的东西感兴趣?看出来成少是费尽了心机,但是他似乎走了一步错棋啊。”

  “不错,他用世俗的东西来衡量你,这本来有些不合适,到了你这年纪,早已经是心如止水的性格了,又岂会因为世俗的东西而动心?”叶第太爷一边说一边放下手的茶杯“他的手段,还是太嫩了点。”

  “恐怕花圣要出手了。”祥伯叹道。

  “不至于吧,花圣一直跟在老陈的身边,难道老陈那家伙,会放任他去伤害自己的孙女婿?”叶老太爷眉头微微的一皱道。

  “花圣欠京城燕家一命,现在燕家与成少一体,所以恐怕花圣这一次要出手了。”祥伯说。

  “原来这样。”叶老太爷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的手放在桌子,一下接一下的敲着,良久他才叹道“剑圣和花圣齐出,另外六痴有三痴已经赶往藏地,我那孙子,这一次面临的压力不小啊,这一次我出的题,是不是有些太难了?”

  “玉不琢不成器,我相信轩少能应付过这一次危机,从藏地回来以后,我相信他必为人龙凤。”祥伯微微的一笑。

  老太爷怔了半晌,他叹道:“我还是有点不放心,通知下,那边的一举一动都要严格监视,一有情况,马向我报道。”

  “好的。”祥伯点点头走了下去。

  室内只剩下叶老太爷一个人,他缓缓的走到窗口,拉开了窗帘,看着东方冉冉升起的太阳,他喃喃的说“我是不是太心急了,他还年轻,还只是个孩子。”

  他突然感觉到眼睛一片的混浊模糊,他用衣角拭了拭眼睛,两行混浊的老泪不自主的淌了下来。

  老太爷拿出纸巾,拭去眼角的混浊,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他怔怔的出神道:“孩子,别怪我拔草助长,老天留给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宾河会所。

  在顶楼的一间豪华包厢里面,叶连成和燕十三、花凉以及郁峰在一起喝酒,现场的气氛有些沉闷。

  “十三,你那边联系的怎么样了?花圣如何回答?”叶连成说。

  “幸不辱使命,我已经说服了爷爷拿出道德令,当初花圣欠我燕家一命,所以赠有一面道德令,持此令,可以请花圣出面帮我们燕家做一件事情。”燕十三的面部露出一丝喜意。

  他认为,只要有花圣出手,叶皓轩必死无疑况且除了花圣之外,还另外有六痴的三痴助阵,这一次叶皓轩一定无法从藏地在回来。

  “那好。”叶连成点点头,他叹道:“我尝试拉拢祥伯,结果失败了,果然,这些高人的想法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我们给的东西,不是他们想要的。”

  “成少,古家那边已经通知到位了,他们集结内江湖数大高手,已经赶往藏地,势必把叶皓轩留在那里。”花凉说。

  “人是不少,这股力量,足以秒杀当世任何高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是有些不塌实。”叶连成说。

  “成少可能多虑了。”郁峰的双眼闪过一丝异样。

  “不是我多虑,而是我这个堂弟,真的不是一般人啊。”叶连成叹道:“说真的,我不如他,如果不是我们两个只能有一个活着,我绝对不会与他为敌,我有种感觉,这场仗,算是胜,我们也是惨胜。”

  “都是肉体凡胎罢了。”郁峰笑了笑。

  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音,保镖带着谦卑的声音说:“不好意思大少,你现在不能进去。”

  “你不认识我?”门口的花月冷冷的盯着保镖道。

  “认识,你是花少,但是二少进去前交待过,任何人都不能进去。”保镖低着头。

  “这会所是我的,这办公室也是我的,现在我不能进去。”花月笑了,他笑的有些疯狂,也有些变态。

  自从他双腿截肢,花家把他的弟弟花凉推到人前时,所有在他身的光环已经消失不见了。

  尤其是他安装了一幅高科技义肢,回到花家以后,花家所有的人看向他的眼都有一丝鄙夷,甚至是嘲讽,那目光让他很不舒服。

  以前的他,在花家高高在,因为他是花家老爷子亲定的花家领军人,不管走一哪里都有一幅高高在的姿态。

  但是现在变了,完全变了,尽管他还是花月,尽管他的义肢可以完全代替他的又腿,但是花家的一切都不属于他了。

  现在连他的会所,他以前专用的包厢都不能进,连他以前的手下都可以拦着他,他现在感觉不好,感觉委不好。

  “对不起大少,请不要为难我。”保镖低着头说。

  “好,我不为难你。”花月点点头,他突然向前走了一步毫无征兆的一脚踹出。

  砰……

  他的一只脚猛的踹出,安装的义肢不仅仅能走路,在某种程度说,它可以当做武器用。

  保镖猝不及防之下被他一脚踹倒,这只高科技义相当的厉害,一脚把这个身手还算是不错的保镖踹的头冒冷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