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 策马天涯

  第1307章策马天涯

  虽然肉疼,但是说出去的话等于说是泼出去的水,刘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皓轩骑着自己牧场镇场宝马扬长而去。

  健硕的红马奔腾在眼前的草原,感受着身后男人身传来的男子气息,薛听雨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幸福过,也许只有在这一刻,她才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是属于自己的,尽管时间很短暂。

  “叶皓轩……”薛听雨靠在他的怀里,喃喃的说。

  “恩?”叶皓轩紧紧的揽着薛听雨,时不时的扬起手的马鞭,枣红马向前疾驰而去。奔腾在这草原之,一时间所有的烦恼都抛之九霄云外。

  或许这样才是生活,叶皓轩在想,哪天不在为世事而烦忧时,他将带着几个女人,游遍华夏山川,荡舟绿水,或骑马奔腾在这草原之,那该是多惬意?

  “我们不去坐车了,我们这样骑着马向目的地去怎么样?”薛听雨笑道

  “可以啊,但是骑马不坐车,你的身子恐怕吃不消。”叶皓轩笑道。

  “没事,我能吃得消。”薛听雨笑道。

  “行,那我们回头准备一下,然后骑着这匹马,一路向前去。”叶皓轩笑道。

  “恩。”薛听雨点点头。

  眼前一片清澈的湖水出现在两人的眼前,这片湖水清可见底,湖底无数尾小鱼在游来游去。

  水面很平静,像是一面天然的镜子一样,叶皓轩一勒缰绳,枣红马仰天长嘶,稳稳的停在湖水边,叶皓轩翻身下马,然后把薛听雨接了下来。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奔出了十余里,这匹马确实不错,虽然不是纯种的汗血宝马,但也算是一匹良驹,至少一天跑个数百里是没有问题的。

  “休息一下吧,回头我们去准备一下,然后骑着它去旅游,对了,你不给它取个名字?”

  “它跑的好快,我记得跟太爷爷一起的时候没少骑过马,但是没有一匹能与它相,我看,不如叫它疾云吧。”薛听雨笑道。

  “可以,疾云,呵呵,以后是你的名字了。”叶皓轩拍了拍马背。

  枣红马似乎通灵性,它听懂了叶皓轩和薛听雨的话,一声长嘶以示明白,然后它在湖边低头吃草。

  骑了这么远的马,薛听雨也着实累了,她的身体本来不好,如果不是叶皓轩用金针为她续命,让她暂时不受荷花命之苦,恐怕她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不省人事呢。

  白色的水鸟,清可见底的湖水四处游荡的小鱼,以及在湖边喝水的马,一幅画面仿若是武侠世界里仗剑天涯的侠侣一般。

  “男儿有胆气,女儿有剑心,我突然觉得我们两个现在像是行走江湖的侠侣一样。”薛听雨突然道。

  “恩,在背两把剑更好了,一把君子剑,一把淑女剑,身后在拴个大雕,然后我们像是杨过和小龙女了。”叶皓轩笑道。

  听他这样说,薛听雨忍不住噗嗤一笑,“那你干嘛不把自己的手臂给藏起来,这样才像。”

  “呃……我感觉神雕里面最大的缺憾是杨过的独臂。”叶皓轩说。

  “金老先生追求的是残缺美,杨过是失去了手臂,但是他换来了小龙女的不离不弃,十六年等待,有情人终成眷属。用道家的话来说,一进一出,暗合天道,大道缺一,方为圆满。”

  薛听雨看着远处天水相接的地方叹道:“失去些东西,你才能得到些东西,这是老天的公平之处,如果不是我身具荷花命,你不会和我一起旅行,不会和我一起骑马。”

  叶皓轩沉默,薛听雨的话让他的心涌过一丝异样,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

  告诉她自己只当她是朋友,是妹妹?这对她来说,不公平,因为她一直在为自己默默付出的,她为自己做的,并不其他的几个女人少。

  只是两人注定不可能什么结果,因为她姓薛,她是京城第一才女薛听雨。

  “对不起……你也知道,因为有些原因,可能我无法照顾到你的感情。”叶皓轩叹了一口气说:“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对,我们是朋友。”薛听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抑制住心头那抹哀伤,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对他说。

  “我没有谈过恋爱,因为我姓薛,从小我惊人的才气便被别人惊叹被别人嫉妒。”

  “因数我姓薛,因为我是才女,因为老太爷一直把我当成掌明珠,所以没有一个男孩敢向我表白,因为我的家世和我的优秀让他们感觉到望而却步。”

  “而我,也没有说老太爷失望,从小便表现出远远超出常人的天赋与才华,琴棋书画无所不精,而且还有过目不望的本领,我的才能,远远的超出同辈的男人。”

  “老太爷宠我的同时也忍不住叹息我为什么不是男孩,他也常念叨着一定要找一个能配得我的人。”

  “而我也知道自己与其他大家族的女人不一样,我不会成为联姻的牺牲品,我不会被逼和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因为某些利益联系到一体。我有权利争取自己喜欢的人。”

  “可笑的是,一直一来,我都没有找到意的人,直到一次旅行,我从国外某地飞到清源,在从清源飞回京城”

  “在那次航班,我遇到了一个能让我心动的男人,可我那时候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我只知道自己想和他说话,想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叶皓轩静静的听着,薛听雨仿佛在诉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故事一般,她的语气很平静,但是叶皓轩还是从她的话语读出她自己心的哀伤。

  “或许是缘份,我和那个男人在次相遇,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也知道他和我哥之间的矛盾……”

  “听雨……不要在说了。”叶皓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不……要我说,我这里难受。”薛听雨指着自己的胸口说“这里,很痛,如果说出来,或许我会好过点。”

  叶皓轩不语,这一路来薛听雨表现出来的很开心,但是他知道其实她心里很难过。不是因为荷花命,而是因为他。

  或许没有叶皓轩的出现,她的荷花命会安然的度过,她会和平常人一样,找到一个能够感情专一的男人相识,相知然后白头偕老过一辈子。

  但是自己的出现,却打乱了她的一切。

  “这样……我喜欢了那个男人,可笑的是我根本不懂爱,我觉得只要是我喜欢的,一定是我的……呵呵,大家族的女孩,都有公主病,我也不例外。”

  “可是我毫不例外的被打击的体无全肤,因为他根本未曾正眼看我一眼,我不服气,我是京城第一才女,为什么他不理我,他有什么理由不接受我?”

  “那个时候的我,还很幼稚,我不懂什么是爱,什么是感情,但是慢慢的,我懂得了什么是感情,同时我知道感情不是两个人必须在一起,而是……”

  说到这里,薛听雨捂住嘴,双眼腾起一股迷雾,她用哀伤的声音说“而是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你要默默的为他付出。”

  “我做到了,我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我让他不在那么讨厌我,虽然我依然没有办法拴住他的心和他在一起……”

  “叶皓轩……为什么我遇到的人是你?”薛听雨一时间泪如雨下……她紧紧的盯着叶皓轩的双眼,仿佛有无尽的哀伤要倾诉,然而她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薛听雨双眼微微闭,她纤弱的身体像是失去所有的力气一样向后倒去。

  “听雨……”叶皓轩吃了一惊,他连忙双把薛听雨抱在怀里,然后轻轻的把她平放在地。

  伸手为她搭脉,叶皓轩的心情越发越显的沉重了,他施展金针续命,强行唤回了薛听雨的意识,他本来以为这至少能支持一个月,可是这才几天,他的针法失去效用了。看起来,她的命运真的不是能轻易的掌控的。

  叶皓轩取出金针,开始为薛听雨针灸,看来要加快行程了,或许早日赶到藏地,薛听雨会有一线生机。

  针灸完毕以后,叶皓轩把薛听雨横抱而起,他吹了一声口哨,在一边吃草的疾云马抬起头,然后快速的奔到他的跟前,四腿一屈,卧在了叶皓轩的跟前。

  叶皓轩抱着薛听雨骑到了马背,然后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双腿一夹,疾云扬开四蹄向酒店的方向奔去。

  看来要加速行程了,叶皓轩不敢在路有所耽搁,他要早日赶到三贤山,因为那里是西南方向。

  玄机曾经为薛听雨卜过卦,说她这次可以说是劫数,也可是说是心结,她命宫灯芯面向西南,或许这一次出行,会有意外的收获,但是薛听雨这次是凶是吉,玄机也不大好推断,他只说是半半之数。

  既然是半半之数,那是说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只要有一分希望叶皓轩也不会轻易放弃。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