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弦断

  第1310章弦断

  拭去面的灰尘,只见自己视为生命的古筝断了三根弦,琴身也有一道裂痕。品??p>

  这把古筝竟然毁了。

  琴痴的娇躯微微的发抖,这是她最为心爱的东西,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会毁了,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实力远远不如她的年轻人。

  叶皓轩一重天锁的力量渐渐的消失,这种力量有一个弊端,是一旦你停下来,这种力量会随即消失。

  而且这种力量不是随心所欲的,好像是段誉折六脉神剑一样,很强,但是不到危急的关头是用不出来的。

  现在力量刚刚消失,叶皓轩感觉到身体有些疲惫,这可能是后遗症吧。

  琴痴默默的看着手断了弦的古稳,她取出三根琴弦,默默的为古筝续弦,然后轻轻的拔了一下,音质一如既往的清脆,但是破损过的琴,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灵气了,即使是把它修好,但是它却没有以前那种灵性了。

  “断了的弦,即使是在续,也在也难找回以前的感觉了,我败了,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突然间变得这么强吗?”琴痴盯着叶皓轩道。

  “因为我站在公理这一边,老天都会帮我。”叶皓轩说:“你无理取闹,断了弦也是咎由自取。”

  “我向来只相信实力,不相信公理,但是我发现我错了。”琴痴看着自己的古筝,良久才叹了一口气说:“我败了,我的琴也毁了,以后在也奏不出以前那种感觉了。”

  “你是琴痴,乐之仙,如果说你的能力都来自这把古筝,那么你真的枉称琴痴了。”薛听雨缓缓的走了过来。

  她的精神刚才好多了,两人这一番惊天动地般的战斗,她都看到眼里了,她为叶皓轩捏了一把汗。

  “为什么这么说?”琴痴盯着薛听雨道。

  “好像是一把名剑一样,其实在出名的剑,时间久了也会生锈,它之所出名,并不是因为剑,而是用剑的人,一个出色剑客,即使是一把普通的剑,他也能斩落强敌。”

  “相反一个水平一般的剑客,即使是送他一把绝世好剑,他也不是真正高手的一面之敌。”

  “琴也是如此,能弹出好的曲子,是弹琴的人,而不是手的古筝。”

  薛听雨的话让琴痴若有所思,她看着薛听雨道“你懂琴吗?”

  “略懂一点,如果琴痴前辈不嫌弃,我可以为你弹奏一曲,当然,里面的不足还希望你能指点。”薛听雨道。

  “好。”琴痴犹豫了一下,她把手如视性命一般的古筝交给了薛听雨。

  她一直把这古筝当做自己的生命,除了她之外,旁人从来没有碰过,薛听雨是第一个摸到把琴的人。

  薛听雨把古筝放在地,她调了一下音节,然后把手抚过琴弦,赞叹道“好琴。”

  她轻轻的一触琴弦,叮冬一声,清脆的琴声赏心悦目,薛听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玉指微动,一阵悦耳的声音从古筝发出。

  她弹的曲子很古老,让人听了有种远古洪荒的感觉,但是曲子又显得婉转哀怨,让人瞬间进入一个忘我的境界,让人觉得仿佛是在一望无际的海边,吹着海风,和最爱的人在一起看着日出。

  这幅画卷如此的真实,让人有种身临其景的感觉。

  “这是……潮声曲?”琴痴的脸写满了不可思议,她吃惊的看着薛听雨道:“这是古名曲,相传为少昊为恋人所做,这种音律流传于世,但是没有人能奏的出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这样,按着音律来的,或许是我心无杂念的原因。”薛听雨微微一笑道。

  “你是一个女子。”琴痴双眼放光的说“你能教教我吗?”

  她嗜琴如命,这首曲子她虽然也能弹奏的出来,但是绝对做不到薛听雨这样行云流水。她这才发现原来这个世还有人能把潮生曲弹的这么好。

  “您是长辈,教字不敢当,或许有时间我们可以探讨探讨。”薛听雨微微一笑道。

  “你天资聪慧,心无杂念,可传我琴心剑魄……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希望能收你为徒。”琴痴诚恳的说。

  “这……”薛听雨犹豫了。

  “我知道你的难处,你是京城薛家的千金,是不可能随我四处飘泊的,我可以到京城去。”琴痴说。

  “不是我吃不了苦,而是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薛听雨叹道。

  琴痴诧异看着叶皓轩,她没有看出来薛听雨身体有什么异样,换句话算是有异样,但是叶皓轩是医圣,他能没有办法?

  “听雨属于荷花命,我带她出行,也是为了寻求破解之法。”叶皓轩说。

  “几成把握?”琴痴问。

  “半半之数。”叶皓轩叹道。

  “你是医圣,你必须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治好我徒弟,否则的话我还会找你的。”琴痴说。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叶皓轩说。

  “那好,一个月后,我希望能见到她平平安安的。”琴痴说完转身,赤足微微一点地,她的身形缓缓飘起,她踏着柔软的小草向远处飘去。

  同时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前面或许会有更厉害的人在等着你,一路小心。”

  琴痴的声音渐渐的远去,然后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叶皓轩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薛听雨关切的看着叶皓轩。

  “没事……”叶皓轩的话音未落,他突然一声闷哼,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快坐下。”薛听雨吃了一惊,她连忙扶着叶皓轩坐下。

  “琴痴太厉害了,我刚才是险胜一招,如果不是她因为琴心被破而心神不定,在次反过来找我拼命的话,恐怕我撑不了多久。”

  叶皓轩盘膝坐下,他取出一颗天心玉露丸服下,眼下他的情况也只有用磕药这种办法来恢复了。

  他说的没错,一重天锁一旦开启,那只有不停顿的攻击才能让他不失去原有的效用,如果一旦停顿,它会失去原本的力量。

  如果不是琴痴的古筝毁了,她无心在与自己斗,那真的是要命的。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叶皓轩的身体才算是恢复了过来,他站起来叹道:“恐怕我们骑马西行的计划要泡汤了。”

  “来日方长。”薛听雨笑了笑说。

  “我们回去弄辆车,然后赶往三贤山,你的身体,不能在耽搁了。”叶皓轩说。

  “随缘吧,反正命运是这样,勉强不来。”薛听雨勉强的笑了笑。

  “它怎么办?”薛听雨看着疾云,说真的她有些恋恋不舍,疾云极其通灵性,如果两人离开的话,是没办法带它的。

  “放心吧,它会找到我们的,不过是我们慢了一点,我们开着车走,然后它在后面跟着,等你的身体好了,我们回去的时候骑着它一路走到京城”叶皓轩笑道

  “恩。”薛听雨微微的点点头。

  “去吧,吃饱喝足,以后要赶路了。”叶皓轩拍拍疾云的身体,它仿佛是听懂了两人的话,一声长嘶,然后撒开四蹄向景区深处奔去。

  薛听雨这一次晕倒,绝对不是偶然,叶皓轩感觉她的时间不多了,而且这一路,鬼知道又会出现什么妖魔鬼怪?

  匆匆的联系了车,叶皓轩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萨地,由于这一次的目的地在藏地最西边的边缘地带,那个地方人烟稀少,有些地方甚至不通车,所以叶皓轩必须在这里购置好一切,然后自己开车赶到目的地。

  说真的,他不知道三贤山具体的位置在哪里,也只有听说过三贤山的种种传闻,知道那里是蕴藏在藏地深处的一处道教圣地。

  但地图根本没有标注的地方,所以叶皓轩只得摸清楚那里的地势在说。

  找了一个酒店先让薛听雨休息,叶皓轩跑出去买了一辆性能不错的超野车,然后又购置了一大通的生活必须品,弄完这一切,天气已经渐渐的晚了下来。

  由于考虑到要穿越无人区,所以叶皓轩购买的车子适合越野,如果真的是那种娇滴滴的轿车,万一赶到了路段不好的地方,那车子基本会开废的,所以叶皓轩选择了一辆性能不错的越野车。

  “好可惜,没有时间去布达拉宫看看。”薛听雨遗憾的说。

  “以后有的是时间。”叶皓轩苦笑。

  他本来说是带着薛听雨来一场说走走的旅行的,可惜路没有怎么玩,要匆匆的赶到藏地边缘处了。

  那地方距离萨市还有很远,而且属于高原,叶皓轩不得不考虑路行程的耽搁。

  由于时间越来越紧迫,所以叶皓轩不得不加快行程,至于旅游,那也只得等薛听雨躲过这一劫之后在说了。

  “好好休息一晚,从明天开始,我们要穿越藏地的无人区,到时候想好好的休息,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叶皓轩笑道。

  “你先休息吧,我出去找点吃的,准备些干粮。”叶皓轩道。

  “我倒想去尝尝这里的特色小吃。”薛听雨笑道。

  “我陪你去。”叶皓轩说。

  “恩”薛听雨点点头,她站起身来换了一双鞋子,然后和叶皓轩一起走了出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